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7章 金蝉脱壳

     看着黄蓉一脸幽怨的样子,宋青书瞬间汗颜:“你说到哪里去了,解药只有一人有,我从她那里的来费了不少功夫。”

     “是么?”黄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直接戳破他的谎言,反而示意他手上的东西,“有的人现在手里还拿着人家姑娘的腰带呢。”

     宋青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把薛宝钗的腰带带过来了,不禁尴尬异常:“我急着把解药给你,忘了把这还给她了。”

     “快去还人家吧,一个千金大小姐,没了腰带呆在一群男人之中,肯定很慌乱的。”黄蓉眼睛里尽是笑意,虽然这人四处调戏姑娘,但记得将解药第一个拿来给她,让她还是有几分欣喜的。

     “那你现在这儿休息一下。”宋青书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厚道,急忙给随行的那些护卫解了毒,然后风风火火地往那边空地赶去。

     “抱歉,薛姑娘久等了。”回到薛宝钗身边,宋青书拿出解药给她闻了闻,因为心中有些歉意,总想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忽然看到了手里的腰带,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替姑娘将腰带系好。”

     说着就凑过身去替她系腰带起来,薛宝钗原本被解药臭得有些烦厌欲呕,不过见他靠得这么近,整个身子一下子就僵硬起来。

     尽管隔得这么近都能闻到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宋青书却并没有多想,心思却沉浸在西夏一群人身上,给了他们这么多时间,希望他们接下来能躲过皇城司的追杀吧。

     “那个……还是我自己……自己来吧。”薛宝钗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十几年来潜移默化受到的教育让她没饭坦然接受一个男人替她系腰带。

     宋青书一愣,发现她的脸蛋儿早已红得像苹果一样,终于醒悟过来,她毒已经解了,哪还需要自己替她穿。

     他脸皮也是够厚,丝毫没有露出羞愧的神色,反而很自然地起身:“那我去替你大哥他们解毒。”

     “嗯。”薛宝钗低着头,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宋青书这才拿着解药来到薛衣人面前,发现他一双眼睛似乎有火焰燃烧,担心和他呆一起久了会出问题,所以把解药放在他鼻尖那里闻了闻,就索性把解药留给了他:“你自己去给皇城司的那些人解毒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马车那边走过去,发现自己那些侍卫也渐渐恢复了过来,正打算下令继续出发时,忽然传来了衣袂破空的声音。

     宋青书回头一看,只见薛衣人已经站在一丈开外,手紧紧握着佩剑,仿佛随时都会长剑出鞘:“齐王马车里是谁?”原来刚刚宋青书替黄蓉解毒的时候,他远远看到了马车中有一女子。

     宋青书眉头一皱:“怎么,我嫌路上无聊所以特意带个姬妾随行也要向你报备么?”

     马车中的黄蓉羞得啐了一口,心想这混蛋时刻不忘了占我便宜,不过想到对方说带她在路上是为了解闷……姬妾能怎么解闷,答案呼之欲出……一时间双颊愈发娇艳。

     薛衣人淡淡地说道:“平日里自然不用,不过最近准太子妃被劫,我们皇城司奉命调查,皇上特许我们对任何人都有调查的权力。”

     宋青书语气瞬间冰冷:“没想到你和西夏人一样忘恩负义,早知道这样刚才袖手旁观让你们死在西夏人手里好了。”

     对他的冷嘲热讽薛衣人毫不在意:“我们只是公事公办,齐王不要过分解读。”

     “是么?”宋青书冷哼一声,“你要是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薛衣人长剑缓缓出鞘,遥遥指着宋青书:“若是齐王执意不让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不自量力!”宋青书虽然平日里笑哈哈居多,但泥人也有三分火性,薛衣人今天的行为的确惹怒他了。

     “住手!”这个时候薛宝钗已经跑了过来,拦在了薛衣人面前,“大哥你要干什么!”

     “你让开。”薛衣人浑身上下仿佛化作了一柄锋锐难当的利剑,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惊世一击。

     “我不让!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就是想找个由头和齐王比武,可是人家刚救了我们,你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薛宝钗气得粉脸通红,双臂张开也不知道是为了拦住薛衣人还是为了挡住宋青书的进攻。

     “机会难得。”薛衣人终于说出了实话,若是宋青书继续留在临安倒也罢了,总能找到机会比试,可如今他北上回到金蛇营,到时候千军万马之中更没机会了。

     薛宝钗知道自己这个堂哥骨子里倔强得很,认定的东西很难改变,可是她又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两人大战,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她终究是蕙质兰心,很快便想到了办法:“大哥,你刚刚中了毒,现在实力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根本没法拿出带你峰状态,这样的决战又有什么意义?”

    薛衣人瞬间沉默了,他知道妹妹说得不错,受到悲酥清风影响,如今虽然解了毒,但是解毒的时间太短,如今只恢复得七七八八,以他的实力,哪怕没有完全恢复,对付一般的高手也绰绰有余,可是眼前这人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差那么一点最后可能就会败得非常惨。

    见哥哥有些被说动,薛宝钗继续趁热打铁:“而且我们这次在西夏人手里吃了这么大亏,如今恢复过来得找他们把场子找回来,他们已经离开有一阵了,若再不追,恐怕就真追不上了。”

    薛衣人终于将长剑收回鞘中,浑身锋锐无比的剑意也渐渐消失不见:“你说得不无道理。”说完便转身离去。

    薛宝钗这才一脸歉意地对宋青书说道:“齐王,实在不好意思,我大哥好武成痴,所以才……”

    宋青书抬手制止了她的道歉:“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今天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若是再有下次,我不会手下留情。”薛衣人剑法虽高,但自己最不怕什么高手……

    说完也不待她反应,宋青书直接回到马车中:“启程!”齐王府的护卫也各就各位,队伍重新出发。

    看着齐王府远去的队伍,薛宝钗咬了咬嘴唇,本来她还有些话想和宋青书说,但如今气氛闹得这么僵,不说也罢……

    “你对人家小姑娘倒也心狠。”马车行驶了一段距离后,黄蓉忍不住笑道。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放她哥哥一码已经是很给她面子了。”

    黄蓉有些好奇道:“那个薛衣人剑法貌似非常高超,你们打起来究竟谁胜面大一些。”

    宋青书缓缓闭上了眼睛,笑而不语,黄蓉看得牙痒痒,忍不住狠狠掐了他一把:“让你跟我装高人风范~”

    “别别别,我说就是了,”宋青书之前宗师风范瞬间崩塌,急忙解释道,“他若是全盛状态,也许还有一战之力;刚才那状态,嘿嘿……”

    他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黄蓉忍不住感慨道:“也不知道你这个妖孽怎么练的武功,靖哥哥在你这个年纪武功远不如你。”

    宋青书面色古怪,小声嘀咕道:“他现在这个年纪武功也不如我啊。”

    黄蓉瞬间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没什么,”宋青书瞬间改口,“我说今天的天气好晴朗。”

    见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黄蓉不禁噗嗤一笑:“你这人,明明让我双手双脚,我都不一定打得过你,还故意装出一副怕我的样子。”

    宋青书侧着头看着她,脸上尽是笑意:“因为我惧内啊。”

    黄蓉心中一跳:“胡说八道!”说完直接转过脸去,再也不理他。

    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宋青书便带着黄蓉从马车出来,然后吩咐手下带着他的信继续往北走,到了金蛇营阿九看到信后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则带着黄蓉坐上了另一辆早就等在那里的马车,折返往东南方向走。

    北上的马车吸引各方势力的注意,宋青书和黄蓉两人则一路南下往桃花岛而去。

    一路上两人天南地北地聊着,一开始是聊天下大势,列国局势,江湖中各个帮派各方势力,还要丐帮如今的一些权力架构等等。

    聊着聊着两人不知不觉话题就越发分散,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奇门遁甲、风闻趣事……可谓是想到哪儿聊到哪儿。

    宋青书不得不佩服黄蓉不愧是东邪之女,江湖中有名的女诸葛,知识储备实在是太渊博了;黄蓉的震惊更在他之上,这么多年来论渊博程度,她只佩服父亲黄药师一人,可如今又多了一人。

    特别是宋青书来自后世,多了千年的经验,可谓是站在巨人肩上,很多见识连黄蓉也远远比不上,一些随口的话经常让黄蓉触动不已。

    双方越聊越投机,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双方虽然曾经有过最亲密的关系,但两人之间总有那么几丝隔阂,可经过这一路上的交流,渐渐感受到隔阂尽去,黄蓉心底已经将他当成了高山流水的知音一般。

    “靖哥哥就不会和我聊这些……”某个时候,黄蓉忍不住幽幽一叹,不过她很快收敛心神,驱散了脑中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我们到山阴了。”看着远处的城门,宋青书不禁有些感慨,这地方也算故地重游了。

    “在前边茶寮歇一歇吧。”一路舟车劳顿,黄蓉不禁有些疲累。

    “好!”将马车停在了附近,宋青书扶着她下来往茶寮走去,忽然看清了茶寮中两女子的身影,不由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