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43章 互相试探

     听到程英的疑问,宋青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半只脚踏进阴曹地府了,但被我拉了回来。”

     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程英打了个激灵,渐渐回过神来,看了看宋青书,又看了看一旁的陆无双,下意识再看了看自己胸前,顿时有些傻眼了。

     程英不同于一般女子,素来都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性子,并没有像一般女子那般慌乱尖叫,而是咬着嘴唇小声说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尽管没有尖叫,可是如今的她玉颊绯红,显然已经羞愤到了极点。

     宋青书心志早已强大无比,更何况这次的事情他完全问心无愧,听到对方的质问,淡淡地答道:“很简单,你们被那面具人制住,中了他下的毒药。你中了烈火丹,你表妹中了九九丸,我为了救你们,必须借助水来中和你们身上的热意与寒气。”

     程英这个时候也渐渐回忆起了刚才的事情,再加上师从黄药师,她也略懂岐黄之术,知道他这种做法是最佳的解毒之法,之前升起的怒火渐渐消散。

     “多谢相救。”程英小声道谢,可是表情总有些奇怪。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难怪程英素来有女中君子的评价,果然是恩怨分明,涵养极好,若是换一个女子遇到这种情况,不大吵大闹就不错了,哪还会开口道谢。

    “我……我能不能先上岸了。”程英红着脸说道,她毕竟是个云英未嫁的少女,这样和一个男子赤身裸.体呆在一起,哪怕知道是在疗伤逼毒,也很难接受得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体内余毒未清,还是待我完全化解了你体内烈火丹之毒再说吧。”

    程英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体内状况,然后睁开眼咬着嘴唇:“我体内毒大半已经被你化解了,现在这点残余毒性以我自己的功力足以排除,就……就不劳烦你了。”

    宋青书忍不住说道:“程姑娘,我知道你是在顾虑什么,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何不让我继续将你余毒肃清?江湖儿女事急从权,姑娘又何必为了一些世俗的礼节而拒绝我的帮助呢?”

    程英将身子沉到水下,只露出一个头来,这样仿佛更安心一些:“多谢……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毕竟男女有别,刚刚是没办法倒也罢了,如今……如今我既然醒了,还是自己逼毒吧。”一边说着一边还紧张地望了旁边的陆无双一眼,仿佛怕她醒来看到自己如今这个模样。

    她语气虽然温柔,但听得出她心意已决,宋青书倒不好勉强:“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姑娘了。以姑娘的修为,假以时日倒是能将这点余毒化解干净。”

    见他答应,程英暗暗松了一口气,对他抱以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就松开和他相扣的手掌,整个人犹如一道美人鱼一般往岸边游去。

    如今这个世界会水的女子不多,不过程英和黄蓉都是出自桃花岛,倒不在此列。

    尽管她整个身子都在水下,但溪水清澈,再加上宋青书修为高深,凭借着淡淡的月光已经将水底那修长苗条的身体看得清清楚楚,刚刚事态紧急,他无暇分心,如今两女身上大半毒性已解,不需要他绷紧心神运功逼毒,自然就放松了些。

    看着少女雪白青春的身体,宋青书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浑身燥热,仿佛也中了烈火丹之毒一般。

    这个时候程英忽然停下来回过头来对他说道:“宋公……”她刚开口就迎上了对方炙热的眼神,哪还不明白刚刚他一直在偷看自己,一张脸瞬间就红了。

    被抓了个现行,宋青书也有些尴尬,急忙移开目光:“程姑娘有什么事么?”

     程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才缓缓说道:“劳烦公子替无双将九九丸之毒全部逼出来,她修为不够,很难像我这样自己逼毒,而我如今又没有余力帮她。”

     “放心吧,我会的。”宋青书点头道。

     程英这才重新将头沉入水下,慌忙往岸边游去,只觉得面红耳赤浑身发烫,好像体内烈火丹之毒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一般。

     来到岸边,程英并不敢马上起来,而是回头往宋青书所在方向望了一眼,见对方刻意背对着自己,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宋大哥倒也是个君子……”不过她很快想起当初宋青书“欺负”堂姐程瑶迦的场景,君子的评价立马在她心中粉碎。

     趁宋青书没有望向这边,程英蹑手蹑脚往篝火那边跑过去,刚从晾起的衣服下钻过去,正打算寻找自己的衣服穿起来,忽然有些傻眼了。

     因为她看到一个极美的妇人正侧卧在草地上睡着了,瞬间认出了对方是师姐黄蓉,这还不是让她最震惊的,最震惊的是黄蓉此时浑身上下也不着片缕,大片裸露的肌肤在篝火的照耀下散发出阵阵蜜色的光芒。

     程英这才回想起刚刚在沈园似乎也看到黄蓉了,不过她不明白的是黄蓉此刻为什么会没穿衣裳,要知道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还有个男人呢,难道刚刚他们二人发生过什么?

     听到身边的动静黄蓉也渐渐睁开眼睛,原来因为孕妇嗜睡,如今夜已经深了,刚刚在篝火边上暖洋洋地,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经过一开始的迷糊,忽然她心中一凛,急忙回头望去,待看清是程英方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年,吓我一大跳。”

     “师……师姐。”她们师姐妹一直以来算不得多亲近,此时两人都是不着片缕,四目相对更是尴尬。

     黄蓉毕竟成亲多年,比程英这种小姑娘要放得开一点,很快起身悄悄凑出头往小溪中看了一眼:“宋……宋青书呢?”

     “他还在替表妹逼毒。”程英一手抱胸,一手试图捂住双腿.之间,一张俏脸变得通红。

     见宋青书果然还在小溪里,黄蓉暗暗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到程英的模样,不由噗嗤一笑:“师妹这样子当真是诱人无比,要是有个男人在这里,恐怕早已忍不住扑上来了吧。”

     程英忍不住也回了一句:“师妹这点蒲柳之姿又怎么比得上师姐这样娇艳的玫瑰,那男人真要扑也是往师姐身上扑啊。”

     黄蓉一边暗叹这个小师妹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边笑着说道:“师姐如今都怀孕了,身材都走样得厉害,哪比得上师妹这般我见犹怜。”

     “师姐丰满迷人,我又哪里比得上呢。”程英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对方沉甸甸的胸脯,眼中闪过惊叹之色。

     察觉到她的目光,黄蓉也是脸上一热,急忙说道:“我们还是先穿上衣服吧,免得等会儿姓宋的回来了,可别便宜了他。”

     程英也是脸色一红,扯下旁边的衣服穿戴起来,也幸好还有陆无双的衣服,不然这会儿功夫两女岂不是毫无阻挡地呈现在宋青书面前?

     “师姐,你为何会光着身子在这里……睡觉?”系好腰带后,程英道出了心中的疑问,毕竟换作是她,绝对不会这般大意到脱了衣服在另一个男子不远处睡着的,除非那人是……自己的丈夫。

     想起了宋青书和堂姐程瑶迦之间的事情,程英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莫非……

     黄蓉何等聪明,看到她的表情瞬间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心中不禁一凛,不过脸上却轻松不已:“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刚刚时间紧急,宋青书脱你表妹的衣服,我则脱你的衣服,将你送到水中,弄得我全身也打湿了,只好上岸脱了衣服烘干。你也知道师姐我怀孕了容易疲累,再加上忙了大半晚上,在这里烤衣服烤着烤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多谢师姐。”听闻不是宋青书给自己脱的衣服,程英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不过想到表妹被他占了便宜,又忍不住担忧起来。

     “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你表妹还在里面呢。”黄蓉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妹心细如发,若让她追问下去难保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急忙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听到黄蓉的问题程英呼吸都急促了几分:“那个……我觉得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自己能解,所以……所以我就上来了,表妹修为差一些,所以需要他彻底逼毒。”

     看到她局促的模样,黄蓉忍不住笑了起来:“师妹,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你也不必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放在心上,更何况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人知晓,宋……宋青书又不是多嘴之人,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我……”程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理智上她也同意黄蓉的说法,但感情上她一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和一个男子这般亲密接触,总有些难以释怀。

     想到“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杨过,程英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尽管他和自己什么关系也没有。

    想到杨过一直恋恋不忘的小龙女,还有之前宋青书提到的那个蒲察家的未婚妻,程英不由得心中怅然若失,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如果今天是师姐中了毒,被……被这样解毒了,师姐会……会告诉郭大侠么?”

     黄蓉瞬间一颗芳心狂跳:难道被她发现了什么?

    ---

    感谢黄金盟主白海浪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