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5章 再死一次

当宋青书回来看到这剑拔弩张的局面,不禁一怔:“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刚才那个黑衣人就是他假扮的,旨在替袁承志解围,他带着追兵溜了一圈后,自己又凭借轻功甩掉了后面的人,悄悄绕了回来,一绕回来就看到眼前的场景。
     “好像是这些侍卫要抓文妃……”夏青青皱眉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宋青书也觉得奇怪,就算真的有什么案件牵扯到文妃,可是她身份尊贵,按理说不该有刑部来管啊。
     此时那群侍卫已经步步紧逼,若是再往前走几步,任你武功再高,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也得被乱刀乱枪砍死,袁承志虽然失忆了,但高手的本能仍在,很快便意识到这一点,急忙对身后的萧中慧说道:“小慧,事已至此,我带你杀出去吧。”
     谁知道萧中慧摇了摇头:“不行,我要走了会连累父母家族的。”当初她之所以在爱着袁承志的情况下还是嫁给了皇帝,主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袁承志急忙说道:“可是听闻这次令尊陷入谋反一案,原本我们觉得没什么,可现在都直接派人来抓你了,想必你们家族覆灭已成定局,这时能走一个是一个啊。”
     萧中慧还是摇头:“我毕竟给皇上生了儿子,看在小敖的份上皇上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反倒是逃了那就说不清了。”
     不远处的宋青书暗暗摇头,袁承志毕竟曾经雄踞一方,这短短时间已经将利害关系看得通透无比,反倒是萧中慧还有些妇人之仁,这时还幻想着凭借儿子替家族洗清冤屈,实在有些可笑。
     “袁大哥,要不你先走吧。”萧中慧也明白,她或许能凭借儿子免罪,可是袁承志不行,万一到时候他出什么事情,那可就后悔不及了。
     袁承志面露挣扎之色,显然不知道该强行带走她还是自己走,犹豫这会儿功夫,周围士兵已经围过来了,手中长枪已经快刺到他身上。
    他本能地一挥手,震断了伸到前面来的长枪,不过如此一来瞬间捅了马蜂窝,那些侍卫不再留手,一窝蜂往他攻了过去。
    袁承志神色一变,伸掌一挥挡开了左边十数把长枪,然后纵身一跃踩在右边等人长枪上跃出了包围圈。
    那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袁承志一双手掌不停拍到那些人北上,右侧十几个侍卫顿时倒在地上身受重伤,虽然没死但也失去了战斗力。
    宋青书暗暗点头,武功高手最怕被士兵围住没了施展空间,到时候刀枪齐下再高的武功都会被砍成肉泥,袁承志千钧一发之际借力跳出包围圈,不管是眼力还是轻功,都是上上之选,而且看他出掌的劲道,似乎比当年泰山之上还要高一个境界。
    那些侍卫哇哇大叫,只可惜袁承志占了上风丝毫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夺过一把刀瞬间又放倒了十数个人。
    那几个侍卫首领再也坐不住了,纷纷拔刀冲了上去,只可惜袁承志学的是神行百变,世上最顶尖的轻功之一,整个人像水里的泥鳅一样,根本围不住,反而被他一阵乱突,转瞬间又倒了一二十个,甚至连几个侍卫小头领也纷纷带伤。
    “袁大哥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斯!”不远处的夏青青看得又惊又喜,没想到他轻轻松松居然就解决掉了这个百人队。
    “九转混元功,倒真有几分意思。”宋青书暗暗点头,之前的袁承志凭借华山派武功、神行百变、金蛇剑法的确算是江湖中顶尖高手,不过和宗师级别的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点火候,如今的他完全不怵宗师,甚至单以内力而论,还在不少宗师级别高手之上,不过这世上并非内力越高就越厉害,还要综合其他很多技能。
    当然这次辽国这队侍卫之所以败得这么惨,是因为一开始没有准备,本来他们只是来抓一个后妃而已,来了几十个人已经很劳师动众了,哪料到袁承志深藏不露,居然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他们若是带了弓箭、盾牌之类的就绝不会像如此这般狼狈。
    眼看着袁承志就要解决掉这批侍卫,忽然一声怒吼传来,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斜的冲出来往袁承志攻了过去,人还未到,裹挟的狂风就吹得旁边不少侍卫脸疼。
    感受到对方的声势,袁承志也暗暗心惊,丝毫不敢怠慢,放开了那几个侍卫小头目,全神贯注地应付起来人。
    两人战在一起,周围避之不及的侍卫稍微碰到一下不是被撞飞就是筋骨尽断,很快那群侍卫急忙闪到后面十数丈之外,甚至连一些之前受伤倒地的人挣扎着爬也要爬出战圈,生怕被殃及池鱼。
    “咦,居然是他?”宋青书不禁有些意外,这个忽然加进来的高手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见过的萧远山。
     “他怎么会在皇宫之中?”宋青书正疑惑间,听到那些侍卫的话大概也明白了过来,原来萧远山如今是辽国的殿前司都点检,整个皇宫侍卫的一把手。
     消失了几十年,一回来就担任这种要职?宋青书对辽国的官职安排有些看不懂了,不过想到萧远山出事之前是辽国属珊军的总教头,如今被提拔为殿前司都点检,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可能更大程度还是拉拢南院大王萧峰吧。”宋青书猜测道,如今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对萧峰的宠幸的确无与伦比,南院大王在辽国权力层本来排不进前五,可正因为有这份圣眷在,硬生生让普通百姓把萧峰当成了辽国第二人。
    这会儿功夫两人已经大战了数十回合,拳脚相交挥出的劲风连宋青书离得这么远都能感受得到。
    “宋大哥,他们最后会谁胜谁负?”只见两道身影你来我往,甚至最后根本看不清谁是谁,一旁的夏青青忍不住问道。
    宋青书沉声道:“袁承志九转混元功涅槃过后,一身内力江湖中已经罕有敌手,不过他毕竟失忆了,之前很多武功只能凭借本能运用,再加上他攻击力最高的金蛇剑法没法施展,只比拳脚的话,他恐怕不是萧远山对手,如今只是凭借雄浑无比的内力与其平分秋色,再过个两三百招,他内息稍有不继,恐怕就会败北。”
    “啊~”夏青青惊呼一声,尽管她已经说了和袁承志彻底了断,但对方毕竟曾经是自己丈夫,看到他陷入危险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
    宋青书继续说道:“其实就算他有金蛇剑在手也于事无补了,如今有萧远山拖住他,还有源源不断的侍卫往这边赶来,他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
    话音刚落,一大队侍卫已经小跑着冲了进来,为首一人赫然便是之前见过的萧十一郎!只见他手一挥,手下侍卫分散开来隐隐将场中两人围住,随时都做好了上前帮忙的准备。
    “宫中侍卫里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看到袁承志的出招,萧十一郎不禁有些见猎心喜,仿佛有一种拔刀的冲动,他身为殿前司副点检,以前自然见过袁承志的,只是没想到对方一直深藏不露。
    “姓袁的,你再不住手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响起来,还夹杂着一个女人的惊呼声。
    袁承志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小统领正把刀架在萧中慧脖子上,只要稍微用力萧中慧便会香消玉殒。
    “小慧!”袁承志不禁又惊又怒。
    萧中慧经历了最初的慌乱,渐渐镇定下来,冷声道:“撒把你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近侍直长也敢挟持本宫?”
    “撒把?什么破名字。”暗处的宋青书腹诽不已,不过从对方服饰来看应该是皇宫守卫里的中级军官,至于这古怪的名字……辽国毕竟是契丹人建立的国家,很多契丹人的名字与汉人命名规则大不一样。
    听到萧中慧的话,撒把狞笑道:“娘娘何必继续在这里摆架子,过了今天你还是不是娘娘都说不定呢。”
    萧中慧心中一沉,不由得惊惧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得到了什么内幕信息,爹的案情往不利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尽管如此她心中依然不怎么慌,毕竟她有晋王这张底牌,只要见到皇上,到时候他总会念及昔日的恩情的。
    撒把却不再搭理她,而是望向了不远处的袁承志:“姓袁的,你再不束手就擒,我这刀可就不认人了。”
    袁承志往这边望来,清楚地看到萧中慧白皙的脖子上已经有了浅浅的血痕,不由惊怒交加,他不明白撒把为何敢如此放肆,而且见不管是萧十一郎还是萧远山都没有制止对方的意思,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中有了犹豫,动作自然慢了下来,高手相争只在一线,萧远山找准一个机会,一掌击在了他胸前,然后瞬间用无相劫指点中他身上数道大穴,饶是袁承志有真气护体,也被打得鲜血狂喷。
    这时早有一旁等待的侍卫一拥而上挥刀往他身上砍去,眼看着转瞬间就会被砍成肉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