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44章 余毒

     黄蓉之所以被吓了一大跳,主要是这个问题她夜深人静之时经常在思考,如果当初金国那混乱的一夜过后,自己向靖哥哥坦白,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相处,她清楚丈夫的性子,知道他会原谅自己的无心之失,可原谅是一回事,心中注定还是会有个疙瘩的。

    她在郭靖面前一直是个完美的妻子,她不想在丈夫心中有任何的瑕疵……

    怪只怪黄蓉太聪明了,聪明的人心思就多,顾虑也多,如果她和郭靖处境呼唤,以郭靖坦荡的性子肯定会和她说实话的,只可惜……她不是郭靖。

    如今听到程英问出了她心底一直纠结的问题,黄蓉又如何不惊?

    “应该……应该会吧,靖哥哥为人坦荡,肯定不会介意这种事情的。”黄蓉回答的时候一阵心虚,因为她心中清楚,真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多半不会告诉丈夫的。

    “师姐,你们感情真让人羡慕。”程英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听到她说得这般轻松,不禁有些羡慕道。

    “以师妹的人品模样,肯定也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的。”黄蓉笑着安慰道。

    “是么?我怎么觉得我这一辈子注定要孤单到老了。”程英忽然喟然长叹,自从认识杨过之后,她就清楚自己沦陷了,可是他性子恬淡,这份心思一直没有付诸于口,因为她足够理智,知道自己和杨过是不可能的,同时她也清楚,自己这辈子多半不会喜欢上其他男人了,所以才发出这样凄凉的感叹。

    “怎么会呢……”黄蓉急忙安慰她起来。

    且说溪水中,陆无双体内九九丸的毒越来越少,渐渐也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身前的宋青书,再低头看了看自己,她的定力可没程英那么好,第一反应就是尖叫起来。

    幸好宋青书早有防备,在她张口之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她的叫声尽数堵回了喉咙里:“别叫别叫,不然黄蓉和你表姐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尽管想到她们应该能理解,但是等会儿解释难免要费一番口舌,为了省事还不如直接切断根源。

     听到他的话,陆无双这才注意到岸边的火光,两道人影被火光投射在了衣服上,她这才渐渐回想起刚才沈园中发生的事情。

     见她冷静下来,宋青书才说道:“你中了毒,我需要借助溪水化解你体内的毒性,所以才事急从权……你如果听明白了就眨一眨眼,我将你放开,不过千万不要叫啊。”同时暗暗吐槽,还是和程英这种冷静睿智的人打交道轻松啊,根本不必废自己这么口舌。不过他转念一想,傻妞也有傻妞的好处,一时间倒有些纠结起来到底喜欢哪种性格。

     这会儿功夫陆无双已经完全反应了过来,一双眼睛眨得快要抽筋似的,宋青书这才收回了手。

     “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啊。”陆无双双手抱在胸前,都记得快要哭出来了。

     宋青书一头黑线:“之前在陆府我们俩又不是没这么亲密过。”当初替陆无双治了腿,事后她不知道是发炎还是怎么的,发烧得厉害,宋青书担心她被这个世界的庸医所误,不得不想办法替她物理降温。至于他想的办法,就是浑身碰触她的穴道,彻底调动她的欲望,让其将内火发泄出来。

     陆无双脸蛋儿瞬间就红了:“不许提那晚的事情!”

     宋青书举手苦笑道:“好好好,不提就不提,其实你也不必这么纠结,中毒的又不止你一个。”

     陆无双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当时表姐似乎和她一起被那面具人制住喂下了毒药:“你是说表姐也……”

     “嘘~”宋青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把你表姐弄得恼羞成怒了,她这种温柔的人轻易不发火,一旦发起火来可不得了。”

     陆无双暗暗点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她自然也知道表姐的性子正如他所说。

     不知道为何,得知程英也这样,她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

     “快点过来,你体内余毒还未清呢,别弄得病情反复了。”见她慢慢适应过来,宋青书方才说道。

     陆无双小脸一红,双手抱在胸前,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宋青书无奈道:“又怎么了?”

     陆无双咕哝道:“为什么表姐都已经上岸了?”

     宋青书只好解释道:“那是因为她修为比你高,提前醒来,谢绝了我继续帮她逼毒,就上岸了。”

     陆无双低呼一声:“那……那我也谢绝你帮我逼毒,我也要上岸。”

     “你表姐能自己逼毒那是因为她内力足够高,你现在修为这么低,怎么逼毒啊。”宋青书没好气地答道。

     “我……我可以找表姐帮忙。”陆无双撅着嘴咕哝道。

     “你表姐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功夫管你。”宋青书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别那么多事情了,早点将毒肃清,早点结束。”

     陆无双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事儿多,可是身为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泰然处之?

    被他一把拉入怀中,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只觉得脑袋有些发晕。

    因为之前陆府的亲密接触,宋青书对陆无双倒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将她搂在怀里,一手按住她胸口,一手按住她小腹,雄浑的内力源源不断涌入她体内,不断洗涤着她被毒药腐蚀的经脉。

    “她们会看见的……”陆无双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这样的话,不是应该让他放开自己的么?

    反正那次在房间里也被他这样抱过了,再抱一次也没什么关系嘛,更何况他还是在替自己逼毒……陆无双只能这般安慰自己。

    “想要她们看不见还不容易么。”宋青书话音刚落,两人身边本来渐渐散去的白雾又变得浓郁起来,很快便阻隔了岸边和小溪中的视线。

    “你怎么办到的?”陆无双惊呼出声。

    “用阳刚内力蒸发周围水汽就行了。”宋青书答道。

    陆无双忍不住露出一丝倾慕之色:“你真的好厉害。”

    看着少女娇憨的一面,宋青书莞尔一笑,不再答话,专心致志地替她解毒起来。

    且说岸边的程英和黄蓉听到了刚才陆无双那声惊呼,悄悄撩起用来遮挡的衣服一角看过去,发现小溪中白雾弥漫,不由得一怔。

    “刚刚白雾不是快散开了么,怎么又变浓了?”黄蓉一脸疑惑地望向程英,因为刚刚她是亲历者,想来应该知道一二。

    程英脸色微红:“我也不知道。”

    看着越来越浓的白雾,两女都有些不安起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要不师姐您问一下?”程英也担心表妹的安危,不过因为刚刚的缘故,她是没法鼓起勇气和宋青书对话的,只能求助黄蓉。

    黄蓉点点头,她也担心出了什么变故,起身喊道:“宋……青书,你们那边出什么事了?”

    很快传来宋青书的回应:“陆姑娘体内的毒有点反复,不用担心,我已经控制住了,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

    程英不由喃喃自语:“表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黄蓉安慰道:“放心吧,宋青书的武功甚至超过了我爹他们,不会让陆姑娘出事的。”

    “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程英秀眉微蹙,“师姐能不能过去看一下?”

    黄蓉啐了一口:“那种情况我怎么过去!”

    程英瞬间尴尬地笑了起来:“是小妹欠考虑了。”

    “程姑娘,你体内余毒未清,尽快运功化解吧,不然毒素再次侵入经脉就麻烦了。”白雾之中忽然再次传来了宋青书的声音。

    “哎呀!”程英惊呼一声,她刚刚上来心乱如麻,再加上和黄蓉对话,竟然忘了自己毒还未清。

    黄蓉也急忙说道:“师妹你快运功逼毒吧,我助你一臂之力,我们内功同出一脉,应该会事半功倍的。”她虽然修炼了九阴真经,但是桃花岛的内力丝毫没有放下。

    程英面露欣喜之色,不过看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眼,犹豫道:“可是师姐你怀孕了,会不会损伤身体?”

    黄蓉微微一笑:“放心吧,主要还是你自己逼毒,我只是起辅助作用,如果稍微有点不对我自己会收手的,你不必担心。”

    程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刚她是不想在没穿衣服的情况下和宋青书继续面对面呆在一起,所以铁了心要上岸,其实以她的修为要逼毒虽然不是不行,可终究有些勉强,如今有黄蓉相助,她就彻底放心了。

    盘坐在地上,程英开始运气逼毒,黄蓉也在她身后坐了下来,一只手掌按在她背后,助她行功。若是之前,黄蓉是万万不敢帮她逼毒的,烈火丹毒性那么强烈,稍微不注意就会反噬自身,若是一个不留神导致火毒入侵到腹中胎儿,那她就后悔不迭了,不过如今程英体内的火毒被宋青书化解得七七八八,剩余的那点火毒倒也难不倒有九阴真气护体的她。

    感觉到岸上安静了下来,宋青书这才笑着对陆无双说道:“她们也在专心逼毒了,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

    陆无双一张脸蛋儿娇艳欲滴,头都快埋到胸脯里面去了,颤巍巍地说道:“你真的是在替我逼毒么?”

    宋青书一怔:“我不是在替你逼毒是在干什么?”

    “可是……可是……”陆无双声音细弱蚊蝇,“你杵着我了。”

    ---

    感谢白海浪等热心书友一直以来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