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46章 别离

    听到表妹的质问,程英脸上一热,果然有些心虚,暗暗后悔刚刚该叮嘱宋青书不要告诉她自己也中了毒呢,现在这场景太尴尬了。

    “你修为太低,所以让宋大哥多替你逼一下毒。”程英心虚道。

    “可是那种情形也太丢人了。”想到后来发生的种种,陆无双这倒是真心实意的感叹。

    见她们姐妹俩互相埋怨,黄蓉抿嘴一笑:“好了好了,那种情况下事急从权而已,你们不要太放在心上。”

    两女这次缓缓点了点头,程英拉着陆无双的手,忽然奇道:“咦,无双你身上怎么这么烫?你不是中了寒毒么?”

    陆无双心中一跳,急忙解释道:“可能是宋大哥为了替我化解寒毒,输了一些纯阳真气到我体内。”

    心中却是一阵羞赧,他输到我体内的东西那么发烫,某种程度上倒也可以说成是纯阳真气。

    一旁的黄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的神态有哪里不对劲。

    “你们好了没有,我要上来了?”这个时候小溪中传来了宋青书的声音。

    “好了,你上来吧。”程英和陆无双一个害羞一个心虚,纷纷像鹌鹑一般不敢出声,黄蓉无奈地笑了笑,只能由她来回应了。

    得到准许,宋青书三下五除二便游了过来,一身湿漉漉地爬上岸来。

    “快来这里烤一下火吧,你在水中泡了这么久,小心寒气入体。”两个小姑娘不说话,黄蓉自然只能开始张罗起来。

    程英下意识看了黄蓉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师姐对宋青书有一种特别的关心。

    “以我的内力早已寒暑不侵,泡这会儿算得了什么,再多泡会儿说不定我还更欢喜呢。”说完悄悄对陆无双眨了眨眼睛。

    陆无双小脸一红,低下头去,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在场的几个女人都是人精,宋青书也不敢太过明显,很快便说道:“我要脱衣服啦,几位美女要不要回避一下?”

    程英脸色一红,黄蓉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这人总是这么没正经,自己到边上去脱。”看到他浑身湿淋淋的,倒也没有拒绝他脱衣服烘烤的要求,不过几个女人不由自主都背过身去。

    宋青书嘿嘿一笑,开始悉悉索索脱下衣服晾在架子上烘烤了。他虽然能凭借内力将衣服烘干,但哪有自然火焰烘烤起来舒服。

    想到身后有一男子在脱衣服,几女心中都有些不自在,为了化解尴尬,程英开口问道:“师姐,你们为何会在山阴出现呢?”

    “对啊,郭夫人你怎么和宋大哥在一起?”陆无双也忍不住好奇道,其实程英也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她要委婉得多,只有陆无双性格比较莽撞没那么多考虑,心里想什么就问了出来。

    黄蓉一颗七窍玲珑心,又岂会不知道两女的想法,于是缓缓将临安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着重指出因为她不方面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郭靖委托宋青书护送她回桃花岛。

    听到是郭靖委托的,两女再无怀疑,反倒纷纷怒斥起皇帝来。

    “这狗皇帝怎么这样,郭大侠为国为民,郭夫人这些年也一直在襄阳不辞辛劳,可是却换来这样的结果。”陆无双性子比较直,忍不住气鼓鼓说道。

    “表妹慎言,”程英急忙拉了拉她的手,“你这番话若是传到外面去了,很可能给陆家带来灭顶之灾,而且还可能暴露师姐的行踪。”

    “对我影响倒是不大,”黄蓉微微一笑,“不过陆家是山阴大族,族中不少人在朝中为官,若是被其他人听见,的确会给陆家造成不小麻烦。”

    陆无双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错了。”

    此时宋青书的声音传来:“赵构本来就是个鸟皇帝,私底下说说也没什么的,只要不对外人说就好。”

    见他替自己说话,陆无双心里仿佛像吃了蜜一般甜。

    黄蓉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朝廷的齐王呢,说这种话不怕把王爵弄没了。”她们毕竟出身在这个时代,对皇权有一种天然的敬畏与尊敬。少女时期因为受父亲的影响,对皇帝啥的倒也没放在心上,不过嫁给郭靖过后,她跳脱的性格渐渐沉稳下来,礼教的影响也被郭靖潜移默化了。

    宋青书不以为意:“我这王爵靠的是绝世的武功、方圆千里的地盘、麾下十万精兵、还有救公主的大功换来的,可不是他赵构的施舍。” 来自后世的他一直都瞧不上赵构的,一是因为岳飞,二是面对金国太窝囊。

    程英也忍不住说道:“宋大哥还是谨慎为妙,当初岳将军声势比你还浩大,可最终结局……”

    宋青书淡淡答道:“岳将军无论打仗还是人品都无可挑剔,不过我可没他那么君子,更何况我手里的兵可不是南宋朝廷的兵。”

    黄蓉和程英心中一凛,她们自然听得出对方的潜台词,看来将来迟早有一场惊天巨变。

    “对了,你们怎么会去沈园?”宋青书不欲在这个问题上深谈,很快转移话题。

    程英解释道:“因为无双和沈小姐同在山阴城中,算是闺中密友,沈小姐出事之后我们一起去查探了很久,可惜一无所获,决定回来沈家查探一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新线索,谁知道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陆无双忽然想起什么,急忙问道:“沈家的人出什么事了?”她们刚刚到门口就被那面具人制服了,并没有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沈园里肯定出了事。

    宋青书和黄蓉对视一眼,不禁叹了一口气:“沈家的人都被杀了,沈夫人也自杀殉情。”

    “什么?”陆无双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她与沈璧君相交莫逆,经常到沈园玩耍,沈老爷沈夫人都对她很好。如今沈璧君生死未卜,沈家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究竟是谁干的?”程英相对来说要冷静些,一边扶住陆无双,一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从他给你们下的毒来看,应该和侠客岛有关。”宋青书缓缓说道。

    “侠客岛?”这下连黄蓉也动容了,身为曾经的丐帮帮主,她又岂会没听过侠客岛的名头,不过侠客岛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想到这次居然做下这般滔天血案。

    宋青书点点头,继续说道:“之前听他们的对话,他们应该是冲着鸳鸯刀来的。”于是将在沈园中听到的一些消息大致讲述了一遍。

    “鸳鸯刀已经被璧君带走了啊!”陆无双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气得直跺脚。

    宋青书不禁动容,霍然起身:“你亲眼看到的么?”

    之前因为隔着衣服,三个女人已经转过身来,如今他突然站起来,衣服哪里遮得完全他的身体,三个女人纷纷惊呼起来,不约而同转过身去。

    黄蓉面红耳赤地娇叱道:“你搞什么鬼!”

    宋青书急忙坐了回去,讪讪地笑道:“太激动了,不好意思。”

    三个女人这才缓缓平静下来,陆无双回忆道:“当初璧君走之前我去送她,发现她坐在轿子里手里拿着一把刀,我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带着一把刀,她笑着说是鸳鸯刀,是给太子的礼物,因为要成为太子妃,鸳鸯刀听着也吉利。我取笑她之余,还偷偷央求她给我看了看呢。”

    “那柄刀什么样子?”连黄蓉都好奇起来。

    陆无双一边比划一边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柄弯刀的图形,宋青书远远望去,和当初在电视中看到的割鹿刀的形状差不多。

    “这把刀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宋青书这次小心了些,躲在衣服架子后面,只露了一个头出来。

    陆无双一边回忆一边喃喃自语:“嗯,寒气逼人,应该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刀,至于其他的,我倒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的。”

    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宋青书不免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沈家研究鸳鸯刀这么多年都没弄明白其中的秘密,陆无双随便看一眼,能看出什么反而奇怪了。

    经过夜晚上的折腾,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蒙蒙亮了,程英忽然开口道:“这次沈园出了这么大事情,整个山阴城肯定戒严,附近州县说不定也会产生连锁反应,师姐和宋大哥的身份不宜暴露,所以还是尽快启程离去为好。”

    陆无双心中一惊,她刚与宋青书发生关系,心底并不愿意这么早和他分开,不过她却不知如何挽留,一时间神情有些黯然。

    黄蓉也点头道:“师妹你说的有道理,更何况青书本来就要回北方,送我回桃花岛已经耽误时间了,不能再被这件事绊住脚步。”

    “可是我们的行李还在客栈里。”宋青书虽然知道她们说得有道理,可是也不愿意刚得到人家姑娘的身子拍拍衣服就走了,总感觉像始乱终弃一般。

    “到时候我们回去帮你们收好,免得被捕快发现后怀疑到你们身上。”程英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摸出一些银子塞到黄蓉手中,“你们走得匆忙,肯定盘查不够,把这些也带上。”

    黄蓉倒没有和她客气,微微笑道:“那就多谢师妹了。”

    见她们师妹俩在那里拉着手说话,宋青书穿好衣服后对陆无双招了招手:“无双,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腿伤好得怎么样了。”

    陆无双脸色一红,刚刚明明在水底下已经手把手检查过了,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对方有话要和她说,急忙小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