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48章 迷阵

     上了岸过后,那头牛也跟着跳了下来,至于那船夫则急匆匆把船往外划去,显然害怕到了极点。

     宋青书哑然失笑,素闻海边之人畏桃花岛有如蛇蝎,不敢近岛四十里以内,如说出桃花岛的名字,任凭出多少金钱,也无海船渔船敢来,刚刚到了中途船夫就意识到了不对,正打算调转船头,却被黄蓉拿着匕首逼着才将船划了过来。

     那船夫听到过不少关于桃花岛的传言,说岛主杀人不眨眼,最爱挖人心肝肺肠,一见两人上岸,疾忙把舵回船,便欲远逃。

    黄蓉取出一锭银子掷去,当的一声,落在船头。那船夫想不到有此重赏,喜出望外,却仍是不敢在岛边稍停。

    “没想到你们夫妇当大侠这么久,这些船夫还是畏桃花岛如虎啊。”宋青书忍不住调笑道。

    黄蓉脸色一红:“边陲小镇,信息不通畅也是有的。”

    这是她爹当年不想外人靠近,故意散播出去的一些谣言,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船夫还心有余悸。

    宋青书笑了笑,忽然闻到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只见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黄蓉嫣然一笑:“这里的景致好么?”

    宋青书感叹道:“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看的花。”其实也不尽然,前世在植物园、一些城市花圃看到的花不亚于这里,不过再也回不去了。

    黄蓉甚是得意,笑道:“若在阳春三月,岛上桃花盛开,那才教好看呢。我爹武功虽然算不上天下第一,这养花的本事却绝对算得上天下第一。”

    “黄药师学究天人,的确让人敬佩。”说到养花,宋青书不禁想到曼陀山庄的李青萝,不过她主要是养茶花,全面性方面远远不如黄药师了。

    也不知道她和小龙女去鄂州进展如何了?

    见他在出神,黄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意,忽然往树林里跑去,只见她在花丛中东一转西一晃,霎时不见了影踪。

    宋青书眉头一皱,慢慢地跟了上去,只走出十余丈远,立时就迷失了方向,只见东南西北都有小径,却不知走向哪一处好。他走了一阵,似觉又回到了原地。

    他这才想起原著中关于桃花岛的描述,知道这里经过黄药师布置,有阴阳开阖、乾坤倒置之妙,这一迷路,若是乱闯,定然只有越走越糟。

    他倒也不急,坐在一株桃树之下养神起来,只待黄蓉来接。不过坐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动静,四下里寂静无声,竟不见半个人影。他忽然醒悟过来,一定是黄蓉故意借桃花岛的迷宫整自己。

    “区区一个迷宫而已,又岂困得住我。”宋青书冷哼一声,跃上树巅,四下眺望,南边是海,向西是光秃秃的岩石,东面北面都是花树,五色缤纷,不见尽头。

    宋青书一怔,桃花岛再大也不过是个小岛,为什么会没有尽头呢?

    他不信邪,仔细放眼望去,试图看出这些桃花树布置规律,可惜只看得头晕眼花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花树之间既无白墙黑瓦,亦无炊烟犬吠,静悄悄的情状怪异之极。更让人头疼的是桃树林里还弥漫着淡淡的白雾,很容易影响视线。

    “黄药师精通奇门遁甲,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暗暗感叹,居然还充分利用地理环境,将岛上的雾完美融入阵中,也不知道这些本事能不能用到战场上,如果可以的话,那真是如同传说中诸葛的八卦阵一般能挡住千军万马。

    且说黄蓉回到家中,先安排岛上的哑仆去岸边把那头牛牵回来好生安置,然后暗暗寻思:也不知道他在林中怎么样了……

    不过她很快就冷哼一声:“这混蛋当初那样对我,让他吃吃苦头也好。”

    “我当初怎么对你了?”半空中忽然传来一戏谑的声音。

    黄蓉抬头从半空中飞了下来,很快便站在了自己面前,不由得错愕不已:“你怎么出得了那树林?”

    要知道那片迷宫一般的树林是她爹毕生的心血,不仅可以困死普通人,就算高手来了也没用,因为黄药师还特意防范高手利用轻功跑到树顶去查看,可才这么一会儿时间,宋青书居然就破阵而出?

    “你也懂奇门遁甲?”黄蓉急忙问道,在她看来这是唯一的可能,而且其造诣还不低。

    “这种高深的东西我当然不懂了,”宋青书微微一笑,“不过这种迷宫最怕的就是能一览其全局,只要看到了其整体布局,那就很好找到出路了。”

    “不可能,”黄蓉惊呼道,“我爹特意仿佛了这点,就算里面的人爬到树顶,放眼望去,到处地形都是一样的。”

    宋青书淡淡答道:“只是因为那些人爬得不够高。”

    黄蓉一怔,忽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能凌虚登天求雨的人,他升到半空中,再巧妙的布置也对他无效了。

    “这就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么,果然如同人间仙境。”宋青书看了看四周,面露赞叹之色。

    黄蓉微微一笑:“我带你四处逛逛吧。”

    回到桃花岛,黄蓉心情非常好,连带着精神也好了几分,带着宋青书开始在桃花岛上转了起来,甚至还指着某些地方和他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一边说一边笑得十分开心。

    看着她无忧无虑的样子,宋青书暗暗感慨,这些年她在襄阳殚精竭虑,不敢有一丝一毫放松,也只有在这里才不必思考那些繁琐的问题,展现出最本质的她。

    路过那片迷宫般树林的时候,黄蓉也开始给他详细讲解此阵的精要所在,八卦的各个方位,没到一个点如何走才是正确的走法。

    宋青书发现很多时候眼前明明没路了,但黄蓉却能带着他硬生生穿过去,不由暗暗称奇黄药师的鬼斧神工,居然能做到完美欺骗视线。

    “令尊真乃天众奇才,真想和他畅谈个三天三夜。”宋青书发自真心地感慨道。

    黄蓉撅了撅嘴,恢复了几丝少女时期的俏皮:“你现在想见我爹,等真见到他了,说不定他会打断你的狗腿。”

    宋青书一怔:“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打我?”

    黄蓉脸色一红:“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他不该打你么?”说完后心跳加速了几分,匆匆往前走去。

    宋青书心中却是暗喜,要知道前段时间黄蓉对金国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如今居然主动提起来,看来是个好的信号啊。

    眼看着她要消失在树林中,宋青书担心又迷路,急忙跟了上去,黄蓉作弄了他一次过后仿佛已经满足了,倒没有刻意甩掉他,反而故意放慢脚步在等他。

    很快两人来到海边,黄蓉坐在一块岩石上,眺望着远方蔚蓝的大海,忍不住幽幽说道:“我已经好多年没这样安安静静看过海了。”

    宋青书看着她有些疲惫的神情,不由得心生怜惜,这些年她和郭靖一起坚守襄阳,赢得了天下汉人的尊敬,人人都尊称其为黄女侠、郭夫人,可是这份尊敬背后是她耗费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年华。

    试问天下间哪个女人不想花前月下,不想游山玩水,轻轻松松快快乐乐过完一辈子?

    “趁这次回来在桃花岛多住一段时日,待生完孩子再回中原吧。”宋青书关切地说道。

    “嗯~”经历了前几次风波,黄蓉的确有些怕了,准备在桃花岛上安心养胎。

    宋青书见她眺望大海的眼神极为专注,便体贴地不再说话,而是坐在她身边默默地陪她一起看海。

    两人就这样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海风渐渐强烈起来,黄蓉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我们回去吧。”

    宋青书点点头:“好。”率先站了起来,然后将手伸到了她面前。

    黄蓉一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手放在他手心之中,任由他拉了起来。

    “你平日里就是靠这样骗人家姑娘的么?”起身过后,黄蓉脸色微红,不露痕迹地抽回了手。

    宋青书苦笑道:“在我们家乡,这是一种礼节,是男人对女人绅士的体现。”

    “看来你们家乡的男人都很会骗女人。”黄蓉啐了一口忽然反应了过来,“襄阳一带哪有这样的风俗?”

    武当山就在湖北境内,离襄阳不远,黄蓉在襄阳多年,自然对那边的风俗了如指掌。

    “武当山并不是我的家。”宋青书轻轻一叹,神情极为落寞。

    他是想到再也回不去那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了,一时间伤感不已,黄蓉倒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为了当初被武当山逐出师门耿耿于怀,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你就不好奇我刚刚看海那么久在想什么嘛?”黄蓉最终决定说点什么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在想什么?”宋青书果然有些好奇,要知道刚刚在那里恐怕坐了一两个时辰吧,也不知道以她那么活泼好动的性子怎么坐得住。

    “我什么也没想。”黄蓉展颜一笑,比旁边树林中那些鲜花还要娇艳。

    “你在耍我么?”对她的回答宋青书顿时有些无语了。

    黄蓉摇了摇头:“是真的什么也没想,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仿佛空灵了一般,那种感觉很舒服,我从来没有这般放松过。”

    “这些年你的确辛苦了。”宋青书感慨道。

    黄蓉微微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