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49章 香冢

     “什么糟了?”宋青书一头雾水。

     黄蓉急忙解释道:“我久不在桃花岛居住,已经忘了看这边的天气了,刚才海岸边栖息了大量海鸟,正常情况下它们这个时候应该在捕食才对,这么早开始休憩,很可能风暴要来了?”

     宋青书一怔:“就这样就能判断风暴?万一只是那些鸟儿飞累了呢。”天虽然有点阴沉,但海上风平浪静,不像有台风的样子。

     见他不为所动,黄蓉又气又急,一边拉着他往回走一边说道:“当然不仅仅如此,正常来说,晚上的时候风由岛上往海上吹,白天的时候风由海上往岛上吹,可如今风向偏偏相反,证明马上有风暴来临。”

     宋青书一惊,心想为将者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才行,自己在这方面差得太远,如果以后打海战遇到今天这种情况自己却没提前察觉就糟了。

     正想说什么之际,忽然间狂风大作,吹得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宋青书往海边望去,只见海中波涛汹涌,一团无边无际的黑云从天边快速往这边接近,隐隐还看得到其中电闪雷鸣。

     宋青书不由得目瞪口呆:“这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刚刚还晴空万里呢。”

     黄蓉苦笑道:“海上的天气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不过今天这变化的确太异常了些,恐怕是几十年不遇的大风暴,我们快走。”

     宋青书暗暗咂舌,还在前世的时候,每年都能听到各种夸张的台风肆掠沿海,没想到这么倒霉,居然这么巧撞见了。

     黄蓉已经不再说话,拉着宋青书便在树林中往家中跑去,只可惜她们刚才一路散步,已经到了岛的最远端,一时半会还回不去。

     宋青书轻功倒是不错,不过这桃花岛处处是机关,他又不认得路,想快也快不起来,原本到可以飞到半空中过去,可惜如今这风这么大,吹得人都有些站不稳,飞到半空中没有借力之处,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这狂风直接吹到海里去。

     若只有他一人说不定还会去试试,可如今有黄蓉在一起,她又怀有身孕,万一从半空中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是以他不敢冒险。

     两人就这样一路小跑,忽然间黄蓉停了下来,捂着肚子露出一脸难受的表情。

     “怎么了?”宋青书急忙问道,“是不是动了胎气?”

     黄蓉点了点头,有些虚弱地说道:“可能吧。”

     宋青书不敢怠慢,急忙给她推宫活血,真气缓缓输入到她体内,良久过后她方才睁开眼睛。

     “没事了,我们继续走吧。”黄蓉有些疲惫地说道。

     宋青书眉头微皱:“要不我抱着你走吧,免得一会儿又动了胎气。”

     听到他的话,黄蓉脸色微红,摇了摇头,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是语气却很坚决:“不用,我自己走得了。”

     宋青书知道她不想和自己有太多身体接触,苦笑一声,也不再强求,跟在她身后走着。

     不过经过这会儿耽搁,风暴已经来临了,接下来宋青书可谓见识了什么叫瓢泼一般的大雨,这雨一下来,两人瞬间就成了落汤鸡。

     再夹杂着狂风,能见度只有几米而已,也多亏宋青书功力深厚,忽然心生警兆,直接拦在了黄蓉面前,一掌往空中劈去,这时候正好一棵大树倒了下来,被他掌力一拍,飞到了一丈开外。

     “不行,这样走太危险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一棵大树或者落石掉下来,我也不一定每一次都能发现。”宋青书在黄蓉耳边大声吼道,此时到处狂风肆掠,哪怕近在咫尺,不大声吼根本听不到。

     “我知道一个地方,跟我来。”黄蓉显然同意他的判断,一把拉住他往旁边一条小路跑去,这时候她倒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能见度实在太低,再加上岛上的迷阵,若是两人距离拉开个三五米,估计下一秒就会失去对方的踪影了。

     宋青书护在她周围,用身体替她挡住大部分狂风,时不时还拂开一些空中乱飞的断裂树枝、飞沙走石之类的东西。

     “快进去。”走了一会儿,黄蓉忽然说道。

     宋青书这才发现眼前有一座石头砌成的屋子,与之前见到的那些房子风格迥异,不由暗暗奇怪:“这树林中怎么会有这么一处石屋,而且造型这么古怪?”

     当他走进了忽然脸色一变,原来这时他方才看真切,眼前哪是什么石屋啊,明明就是一座石坟,坟前还有一个墓碑,上面书着“桃花岛女主冯氏之香冢”几个字。

     “看来这里就是黄药师的夫人冯蘅的长眠之所了。”宋青书没料到会走到这里,一时间有些发愣。

     “快点进来吧。”黄蓉打开了墓旁一扇门,急忙喊他进去。

     宋青书知道普通人的墓只有一个分众,但一些帝王将相的墓做得像宫殿一样,里面有着极大的空间,黄药师虽然没法像皇帝那般动用那么多人力物力,但显然也不至于像普通人家,里面的空间还是修得蛮大的。

     进门过后,黄蓉顺手将石门关上,之前肆掠的狂风暴雨瞬间被隔离到了外面,宋青书不得不感叹,难怪早期那些原始人要造房子,在房子里面的确更有安全感呐。

     宋青书打量四周,注意力很快便被放置在正中央那棺椁所吸引,知道那里面应该躺着的就是冯蘅了。

     只见黄蓉走了过去,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娘,女儿回来看您了。”早年她每次回来这里都哭得像个泪人,如今随着年岁增长,承受能力倒也好了些,不过脸上依然充满了伤感之色。

     忽然她听到砰砰两声,只见宋青书也跪在身旁磕头,不由得傻眼了:“你磕头干什么?”

     “你都磕头了,我当然也得磕。”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黄蓉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顿时又羞又怒:“胡闹!”要知道这世上也就她的丈夫,她的男人才会跟着她一起给母亲磕头,宋青书这番行为让她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蓉儿你不必多想,”宋青书微微一笑,“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令堂的事迹,对她充满了敬佩之情,身为晚辈拜见她一下也是应该的。”

     黄蓉哼了一声,一肚子嗔怒没法发作,而且看到他对母亲的尊重,眼神不由得柔和了些。

     拜祭完母亲过后,黄蓉走到门口,轻轻打开石门,看着外面狂风暴雨的场景,不由得面露忧色:“也不知道风暴什么时候能停歇。”

     “你从小在海边长大,难道没有个大概的推测么?”宋青书也走了过去。

     黄蓉摇了摇头:“这说不准的,有时候一天就过去了,有时候说不定会持续十天左右,只能听天由命了。”

     因为开门的缘故,外面的风吹进来,黄蓉浑身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原来刚才大雨倾盆而下,两人虽然在一路狂奔,可依然淋成了落汤鸡,刚刚在风雨中倒也罢了,如今一空闲下来,瞬间发现浑身衣服早已紧紧贴在身上,风一吹来,便是彻骨的寒冷。

     见黄蓉身子有些发抖,宋青书打算将外套披在她身上,不过看着湿漉漉的衣服,不由得苦笑起来,只能作罢。

     “这风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先生火将衣服烘干吧。”宋青书说道。

     “在这里生火?”黄蓉有些迟疑,毕竟这里是她母亲的陵墓。

     宋青书劝道:“你现在怀有身孕,身体抵抗力本就不行,若是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到时候不光是你,连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有危险,令堂在天有灵,肯定也不想自己女儿和外孙碰到危险吧。”

     若只有自己一人,黄蓉说不定真的就强撑了,可是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母性的本能让她终于同意了。

    宋青书开始收集材料起来,外面风雨这么大,树枝木头早已打湿肯定不能用了,幸好陵墓里面还能收集到不少东西。

    本来宋青书将主意打到棺椁前面的香案上去,不过被黄蓉断然拒绝,幸好其余地方收集的一些木料倒也够用,他就没再坚持。

    火堆很快生了起来,两人顿时感到几分暖意。

    “把衣服脱下来烤吧,湿衣服这样贴在身上容易生病的。”宋青书说道。

    “啊?”黄蓉不由得吃惊地看着他。

     宋青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前两天在山阴城外不也这样么?你自己思想不纯洁。”

     黄蓉差点没被憋死,到底是谁不纯洁?不够对他的提议,心中不禁有些意动。

     “放心吧,不会偷看你的,我这人正人君子得很。”宋青书知道她的顾忌,补充道。

     黄蓉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算哪门子正人君子?不过这段时间以来他倒是对自己满守礼的,而且想到山阴城郊的事情,她犹豫了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那你到那边去,不许回头。”

     宋青书摊了摊手:“放心吧。”说着绕到了棺椁另一侧,仿佛消失了踪迹。

     黄蓉这才松了一口气,悉悉索索开始脱下衣服,一边拿起衣裙挡在身前,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另一边看去,见他没有偷看,方才放心地烤火起来。

     “顺便帮我的衣服也烤一下呗。”就在这个时候,一团衣服从另一边扔了过来。

     黄蓉本能地抓在手中,定睛一看,不由得又羞又怒:“你也把衣服脱了?”

    ----

    本章刚好在写恐怖的狂风暴雨,结果现实中碰上地震了......

    和尚码字的时候猛然发现头很晕,然后感觉整栋楼都在摇晃,急忙跑出去了。后来得知是九寨沟那边发生了大地震,余波影响到了我们这里。最后希望这次地震没造成什么伤亡,在天灾面前,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