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1章 误会大了

     听到黄药师的话,宋青书脸色古怪地对黄蓉眨了眨眼睛,黄蓉羞得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没法反驳,只好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宋青书暗暗感叹,黄药师理智上显然也很欣赏女婿郭靖为国为民的情操,可是作为一个父亲,情感上他依然替女儿心疼。

    不怎么顾家,可能也是郭靖唯一的黑点了吧,毕竟《神雕》原著中黄蓉遇到那么多次危险,数次险象环生,最需要丈夫保护的时候他都忙着襄阳的公事,不在她的身边,若不是主角光环以及杨过多番相救,黄蓉的结局想必会非常凄惨,这也是后世论坛上不少蓉儿迷比较腹诽的一点。

    黄药师说了一些关于女儿女婿的话过后,又开始回忆一些当年和妻子的往事,最后喟然一叹,拿出玉箫吹奏起来,以此遥寄自己的相思。

    宋青书暗暗感叹,他虽然不擅长音律,但也听得出这曲子不同凡响。

    隔了一会儿,箫声调子斗变,似浅笑,似低诉,柔靡万端。宋青书心中一荡,呆了一呆:“这调子似乎有些古怪,怎么如此好听?”见识过前世各种古典音乐、流行音乐,说实话这个世界的曲子已经很难让他产生惊艳的感觉,偏偏此曲是个例外。

    只听得箫声渐渐急促,似是催人起舞。宋青书又听得一阵,只感面红耳赤,百脉贲张,不由心中大惊,当下坐在地上,运转内息。

    初时只感心旌摇动,数次想跃起身来手舞足蹈一番,但用了一会功,心神渐渐宁定,到后来意与神会,心中一片空明,不着片尘,任他箫声再荡,他听来只与海中波涛、树梢风响一般无异。

    宋青书缓缓睁开眼来,心中已经明白刚才的箫声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碧海潮生曲了,其实到了他这个境界,可谓是外邪不侵,不过碧海潮生曲非常特别,是引起人最深处的欲望,当初功力远高郭靖的周伯通就受不了碧海潮生曲,郭靖反而能抗住,就因为周伯通尝试过男女之事,那时候郭靖还是处男一枚。

    比起周伯通来说,宋青书对男女之事更为热衷,若是一不小心被引动欲望,那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值得庆幸的是宋青书如今功力比黄药师深厚,刚刚被他引动了情绪,及时反应过来平息了体内的躁动。

    正自沉吟,忽听得耳边发出一阵急促喘气之声,转头望去,只见黄蓉脸颊潮红,一双眸子仿佛要渗出水来,此时整个人仿佛骨头都融了一般,半靠半躺在了他怀中。

    这时那洞箫声情致飘忽,缠绵宛转,便似一个女子一会儿叹息,一会儿呻吟,一会儿又软语温存、柔声叫唤,箫中曲调比适才更加勾魂引魄。

    黄蓉此刻脑海中一会儿浮现出当年洞房花烛的场景,一会儿又回忆起金国那次的事情,随着洞箫曲调变化,她脑海中剩下的全是金国种种画面了,毕竟那是让她最震撼最刺激也是最害怕的,所以印象要比其他事情深很多,以至于被碧海潮生曲影响,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

    黄蓉白皙的肌肤已经不知不觉染上了一层嫣红,哪怕没有穿衣服,依然热出了一身香汗,双眼之中尽是迷离之色,感受到身边炽烈的阳刚之气,忍不住扭到了他怀中,同时情不自禁往他身上吻了上去。

    宋青书差点没被亲的走火入魔,好不容易方才收敛心神,急忙传音入密道:“蓉儿,快清醒过来。”

    可惜黄蓉仿佛陷入了魔怔之中,对他的呼唤一点反应也没有。

    宋青书感受到她的身体滚烫无比,知道她此时已经被碧海潮生曲引动了情火,若是不即刻治疗,轻着大病一场,重则走火入魔甚至癫狂至死。

    他不敢耽搁,急忙一边以大毅力抵抗诱惑,一边将真气源源不断输入她体内,让她体内激荡的气息平缓下来。

    宋青书如今功力何等厉害,再加上类似的事情碰到了不少——虽然以前女子多半是碰到中了催情之药,不过碧海潮生曲起到的效果和那些药也差不了多少,他早已摸索出了一套化解的办法,以阴阳之气慢慢调息黄蓉的身体,她终于渐渐恢复了清醒。

    黄蓉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缩在宋青书怀中,甚至各种主动缠绕着他,双方肌肤相亲完全没一丝一毫阻碍,差点没吓得惊叫出来。

    不过她对刚才的事情还有些记忆,知道并非宋青书对她图谋不轨,而是她主动投怀送抱。当意识到这一点,她整个人都快晕过去了,恨不得自己不要醒来,此时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下意识想离对方远一点,但刚才那一会儿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此刻浑身酥软无力,刚撑起来又跌到了宋青书怀中。

    “何方鼠辈,给我滚出来!”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黄药师的暴喝。

     原来一开始他思念亡妻,到没发现墓室里面有人,不过当他吹奏碧海潮生曲,回忆当年与妻子相亲相爱的往事,箫声不小心勾动了黄蓉的情火,她变得粗重的呼吸自然瞒不过黄药师的耳目。

     当意识到墓室中有人,黄药师心头大怒,不过因为在祭奠妻子,他并不想中断曲子,打算一曲终了后再找那人算账。

     不过他也没打算让那人好过,后来故意加深了功力,试图以碧海潮生曲乱其心志,毕竟闯入妻子墓穴打扰她安息,已经碰触了他的逆鳞,就算不被曲子迷失心志也要挖眼割舌,断手断脚方才解其心头之恨。

     黄药师并没有怀疑对方是黄蓉,毕竟黄蓉与郭靖形影不离,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桃花岛了,而且如果真的是黄蓉的话,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对方就会出来相认了,不会这般藏头露尾,所以他才痛下狠手,一点都没有留情。

     不过让黄药师没想到的是,明明那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儿情况忽然又平稳下来,哪怕他后来再催动功力,依旧无法影响对方分毫。同时他心中的怒意越来越盛,一曲终了再也忍不住就要对暗处那人出手了。

     听到破空之声,宋青书暗暗叫糟,知道已经被黄药师发现了,也不再掩饰形迹,直接抓起一旁衣服裹在黄蓉身上,同时扯过自己衣服围绕在腰间。

     这个时候黄药师已经一掌劈了过来,宋青书无奈之下只好举掌迎去,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墓室仿佛都晃了晃。

     “怎么还有一个人?”这一瞬间黄药师眼神余光已经瞄到了另外一个人的人影,但没看清楚黄蓉的样貌,不过饶是如此也让他震惊无比,因为他刚才明明只感觉到了一个人,为什么凭空多出了一个人?是这人精通隐匿气息之术还是功力在自己之上。

     宋青书趁这功夫急忙解释起来:“黄岛主,其实这一切都是误会……”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他每次都忍不住吐槽剧中的人为什么不说重点,偏偏要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直到身临其境,方才明白那种紧张的情况,一切都是本能的反应。

     经过一开始的震惊,黄药师此刻已经认出了黄蓉,微微错愕过后视线落到了她裸露在外的香肩上,看得出来她只是草草将衣服挡在胸前……

     再看到宋青书此时赤裸着上身,下半身……也是一件衣服草草围了一圈,黄药师瞬间发怒欲狂:“淫贼受死!”

     说完便往宋青书扑了过去,一出手便是最厉害的杀招。宋青书神色一凛,面对五绝之一全力攻击,丝毫不敢大意,急忙伸手迎战。

     两人你来我往瞬间交手数十招,甚至数次弄得险象环生,一旁的黄蓉看得又是羞愤又是担心:“不要打了~”

     “蓉儿,这淫贼敢欺负你,我今天一定将他千刀万剐。”黄药师依然处于狂怒状态,只当女儿被这男子污辱,哪还有平日里半分潇洒气度。

     说完拿起手中玉箫往宋青书浑身穴道点去,姿态飘逸,宛若翩翩起舞,剑式虽然潇洒俊雅,此刻却饱含杀气,若是被其点中,恐怕非死即重伤。

     宋青书也是暗暗叫苦,此时他一手扯着“围裙”遮挡下半身,只有一只手对敌,因为裤子没穿好,导致其迅捷的身法也很难发挥出来——当然,如果宋青书足够不要脸也是可以满场飞奔的,不过想到那样光屁股的样子会别黄蓉和黄药师看到,他就一阵恶寒,是以只在方寸之地腾挪闪躲,谨守门户。

     黄药师成名多年岂是易与之辈,玉箫剑法更是浸淫多年,此时施展出来完全不亚于江湖中那些顶尖的剑术名家。

     饶是以宋青书的境界应付起来也很头疼,相斗数十招终于瞅准一个机会,使出剑气削断了小半截玉箫。

     黄药师微微一错愕,不过他纵横江湖数十年的经验岂是易与,瞬间施展出弹指神通绝技弹到了那掉落的小半截玉箫上面,那半截玉箫犹如离弦之箭瞬间击中了宋青书腿弯。

     宋青书苦于下盘移动不方便,来不及躲过去,只觉得腿弯一麻整个人不由一个趔趄,黄药师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瞬间一掌往他天灵盖击去,他想到刚才的场景,以为宋青书对女儿施了暴,此时含恨出手,丝毫没有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