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2章 得知一切

     “不要!”看到这惊人一幕,一旁的黄蓉惊呼出声,其实她心情也很矛盾,在金国的时候恨不得杀了宋青书,可到了现在,她却不愿意看到他出事了。

     尽管听到了女儿的呼声,黄药师依然没有留情,一掌径直劈了下去。

     宋青书倒是没有慌乱,慢悠悠地抬手却后发先至,使出九阴真经里的飞絮劲将黄药师的掌力移到一旁。

     黄药师全力一击落到空处,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呼吸凝滞,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可是对宋青书来说已经足够。

     宋青书趁势反击,使出一阳指往他身上点去,眼看要点上了,忽然悚然一惊:黄药师如此高傲的人,本来和蓉儿在这里不清不楚已经有些过分了,若是再点中他的穴道,岂不是将他得罪狠了?

     因为这一迟疑,黄药师已经反应过来,弹指神通使出刚好弹在他一阳指之上,双双皆是一震。

     “爹,青书,快住手!”这会儿功夫黄蓉已经在棺椁后面草草穿好了衣服,急忙双手张开,拦在了两人中间。

    见女儿拦着自己,黄药师眉头暗皱,负手而立,不再继续攻击,其实他如今也是震惊不已,对面那人只能单手迎敌,下盘还不方便移动,既然都能和自己斗得旗鼓相当?

    要知道当年周伯通学了九阴真经过后可以称得上五绝第一,哪怕是这样单手和黄药师打,也被打得重伤吐血,如今见对面这人年纪轻轻,却单手和自己平分秋色,黄药师又岂能不震惊?

    “黄岛主您真是误会了,我们只是借这里躲雨而已,外面风暴太大,我俩全身淋湿,只能脱下衣服烘烤。”宋青书急忙趁机解释道。

    黄药师脸上怒意甚浓:“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赤身露体成何体统。”

    宋青书苦笑道:“我们一直守之以礼,并没有半点冒犯蓉……令千金。”他暗暗庆幸自己改口及时,若是喊出蓉儿恐怕黄药师又要炸毛,毕竟蓉儿这称呼太过亲密了些。

    黄药师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向了黄蓉:“蓉儿,他说的可是真的?”

    黄蓉脸色微红,尴尬地点了点头:“我们的确没发生什么。”

    黄药师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开始上下打量起宋青书来:“你到底是谁,以你的武功,想必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宋青书一边拉着腰间的衣服,一边尴尬地行了一礼:“晚辈宋青书,见过黄岛主。”

    “原来你就是那个这两年风声水起的金蛇王,”黄药师冷哼一声,“晚辈什么的就免了,以你的武功,我可不敢把你当晚辈。”

    同时他心中霍然开朗,难怪这人年纪轻轻武功就这么高,原来是他。

    “快把衣服裤子穿好,这样子成何体统!”不知道为何,黄药师总觉得看他哪里都有些不顺眼。

    宋青书尴尬笑了笑,急忙拉扯着衣服裤子躲到棺椁后面悉悉索索穿了起来。

    黄药师这才将女儿拉到一旁:“蓉儿,你怎么回桃花岛了?怎么就你一个人,郭靖呢?”

    黄蓉这才将临安发生的事情大致和他讲了一面,听得黄药师冷哼连连:“赵构这昏君,当真是无可救药。”

    不过他素来知道女儿心思重,接着安慰道:“蓉儿,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年岳飞在军中地位如何,还不是被赵构给冤杀了?靖儿虽然没得到四川兵权,却也不一定是坏事。”

    “黄岛主说得有道理。”宋青书这会儿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

    黄药师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直接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你没事吧?”黄蓉忍不住问道,毕竟从来没见到过父亲那般愤怒过,他全力出手宋青书又只能一只手抵挡,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放心,黄岛主手下留情了,我没事。”宋青书笑着说道。

    黄药师冷哼一声:“别给我带高帽,我可没手下留情,刚刚已经全力出手,却伤不了你。”他生性高傲,自然不愿意占这种便宜。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黄蓉却非常震惊地看着他,她虽然估计到他武功要高过父亲,可没想到只用一只手就能和父亲平分秋色了。

    黄药师却皱着眉头望着黄蓉,聪明绝顶的他敏锐地意识到了女儿对这个男人似乎关心过了头,特别是想到她首先担心的是对方而非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就让他万分不爽。

    “难怪别人都说女儿是赔钱货。”黄药师愤愤不已,原本他根本没有重男轻女的心思,反而更喜欢女儿,不过不管是郭靖还是宋青书,黄蓉都胳膊肘往外拐,让他非常不爽。

    忽然间黄药师想到什么,瞬间勃然色变:“你们竟然骗我!刚刚明明两人搂在一起的。”原来他回想起刚才出手间隐约看到两人紧紧挨在一起。

    “爹~”黄蓉羞窘得直跺脚,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原本我们是好好的,谁知道你突然出现,担心被你误会,所以……所以只好躲在暗处了。”

    “你们若是问心无愧,躲什么躲?”黄药师脸上阴云密布,“刚刚被我碧海潮生曲影响的也是你咯?”

    “嗯~”黄蓉低着头,像个驼鸟一般,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候做错事被父亲责骂的时候。

    想到自己的曲子将女儿弄得情动不已,而且这两人又没穿衣服紧紧挨在一起,之间发生些什么黄药师不用想也知道,差点没给气晕过去:“蓉儿,你平日里那么精明,怎么此番如此糊涂。”

    “我也是仓促之下没反应过来。”黄蓉撇了撇嘴,心中也是郁闷,若不是父亲忽然出现,自己又岂会落到如此尴尬地情景。

    正所谓知女莫若父,黄药师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照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了。”

    黄蓉急忙摇头:“女儿不敢。”

    黄药师不再看她,回过头来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姓宋的,给我马上滚出桃花岛!”

    宋青书脸色微变,还没说什么,黄蓉急忙说道:“爹,现在外面这么大风暴,海上有多危险您又不是不知道,这时候他怎么离开?”

    “难道你还要我把他留下来当贵客不成?”黄药师怒极反笑,“若非看在他为岳将军平反昭雪的份上,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他心中清楚,宋青书单手便能与自己平分秋色,双手齐出自己恐怕会有所不敌,不过毕竟是纵横江湖多年的五绝,他自然也有些压箱底手段,要想拼个同归于尽还是有有机会的。

    “可是海上这么大风暴,又没有船,此时让他离开不是要他的命么?”黄蓉又气又急,试图改变父亲主意。

    黄药师冷冷说道:“江湖中不是说他可以呼风唤雨么,还可以凌虚横渡么?随便施展一个本领不就能离开了?”

    黄蓉急得直跺脚:“爹,你这是故意为难人家嘛。”

    宋青书制止了她:“黄岛主是此地主人,既然已经下了逐客令,我自然没有舔着脸留下来的道理,如今既然已经平安送你回来了,任务也算达成了,就此告辞。”说完不顾黄蓉挽留,打开墓室石门,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风雨之中。

    黄蓉跑到门口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回过头来有些嗔怪地瞪了父亲一眼:“爹~”

    黄药师反而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真是越大越不像话了,当年一意孤行非要嫁给郭靖倒也罢了,再怎么说也算得上情投意合;可是没想到你胆子越来越大,现在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黄蓉有些心虚地回了一声:“我做什么事了?”

    黄药师冷笑起来:“爹可不是郭靖那个傻小子,你们刚才那些鬼话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爹。”

    “我们刚才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啊。”黄蓉顿时急了。

    黄药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的性子我最了解,若非你们有过亲密关系,你决计不会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脱下衣服,哪怕你真的是为了烘烤衣服。”

    “不是为了烘烤衣服还能为了啥,”黄蓉声音不由自主就低了下去,“别把女儿想得那么坏。”

    黄药师也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蓉儿,到了这个田地,你连我也要瞒么?”

    黄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她清楚自己父亲学究天人,再合理的借口都骗不过他。

    “他是不是上次在金国见到的那人。”黄药师忽然开口问道,当初他与周伯通路过金国境内,正好撞见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抱着她在空中飞行,当时他眼见,看出两人神态举止极为亲密,绝非被那人挟持,担心事情暴露,还特意支开了周伯通。

    黄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承认:“是~”

    “你们究竟怎么好上的?”黄药师追问道。

    黄蓉本想否认,但是在父亲洞察一切的目光审视下,她终于有些崩溃了,扑倒他怀中嘤嘤哭了起来:“爹~”

    这段日子承受的委屈和担惊受怕终于彻底爆发出来,原原本本将金国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当然只提到阴差阳错那混乱的一晚,并没有提之后几天宋青书做的那些邪恶的事情,不然父亲绝对会追出去找他拼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