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3章 抉择

     “这个混账,居然占了你这么大便宜!”黄药师顿时大怒,一掌拍在旁边一根石栏杆上,顿时将栏杆震得粉碎。

     “那一晚他也不是成心的,一切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更何况他还多次救了我和靖哥哥的性命。”黄蓉将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和父亲讲了,特别是这次临安几次相救,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替那个人说话,可是看到父亲这么暴怒,她还是忍不住替宋青书解释起来。

     黄药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对他已经产生感情了。”

     黄蓉脸色微变,急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黄药师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沉默良久过后终于开口道:“蓉儿,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黄蓉身子一颤,红着脸说道:“当然是靖哥哥的。”

     “是么?”黄药师眼神仿佛能洞察人心。

     黄蓉咬着嘴唇说道:“反正孩子会姓郭。”

     黄药师若有所思,不再这个话题上追问下去,反而转开话题:“这件事郭靖知道么?”

     黄蓉茫然地摇了摇头:“我没告诉他。”

     黄药师长叹一口气:“我虽然一直不喜欢郭靖那小子,不过也承认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这件事你总不能瞒他一辈子。”

     “这件事告诉他又有什么意义,除了增加他的烦恼,让我们夫妻间的感情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黄蓉态度很坚决,“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这件事,我会用我的余生来弥补对他的亏欠。”

     黄药师摇了摇头:“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了,你勉强维持这段婚姻,到头来剩下的更多的愧疚与亏欠,再也回不到那种存粹的爱情,这样你真的会快乐么?”

     “而且这件事本来就错不在你,以我对郭靖的了解,你对他实话实说,他也不会怪你的。与其充满欺骗与愧疚过完一辈子,还不如和他坦诚相告,彻底解开这个心结。”

     黄蓉脸色有些苍白:“爹,你别逼我了,这种事情我真的做不到对他实话实说。”

     黄药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来你还是对姓宋的小子动了真情。”

     “我没有!”黄蓉急忙否认。

     黄药师走到墓室门口打开石门,望着外面呼啸地风暴,良久后方才说道:“你现在的处境就是左右为难,理智告诉你不能做对不起郭靖的事情,可是情感上又无法控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不仅担心伤害到郭靖,还担心被全天下唾弃,可你是我东邪的女儿,哪用管世上的繁文缛节?只要你内心真的喜欢,你直接与郭靖了断这桩婚姻,和宋青书在一起,哪怕全世界唾弃你,爹也会支持你。”

     黄蓉吃惊地望着他:“爹你这么欣赏宋青书?”

     黄药师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我欣赏他个屁!”

     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冷哼一声方才继续说道:“我只不想你在悔恨与犹豫中渡过一声,助你做出选择:要么与姓宋的一刀两断,彻底不相往来,再告诉郭靖一切,这样也不怕宋青书日后纠缠你;要么就长痛不如短痛,直接和郭靖分手,让宋青书娶了你,那样你也彻底解脱,孩子也有亲生父亲。”

     黄蓉一张脸红得快要滴出水来:“爹,都和你说了孩子不是……”

     黄药师直接打断道:“行了行了,当真你娘的面,你也不必那么多顾虑,自己仔细思考一下,究竟该如何选择吧。”

     黄蓉深吸一口气,语气坚定地答道:“我早就想好了,自然是选择靖哥哥。”

     黄药师盯着她的眼睛,冷声说道:“那好,如果以后姓宋的再来纠缠你,我打断他的狗腿!”

     黄蓉忍不住咕哝一声:“到时候谁打断谁的腿还说不定呢……”

     黄药师瞬间剑眉欲竖:“你说什么?”

     黄蓉吐了吐舌头,仿佛回到了少女时期,急忙笑嘻嘻地解释道:“爹,人家宋青书再怎么说对我和靖哥哥有救命之恩,也算是我们的朋友,怎么做得到完全不来往嘛,那样靖哥哥问起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糊涂啊,你们有过肌肤之亲,再经常接触,难保会行差踏错,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来。”黄药师怒其不争道。

     “不会的,我有分寸。”黄蓉有些倔强地说道。

     “希望如此吧。”黄药师喟然一叹,这会儿功夫外面风暴似乎小了些,他接着说道,“趁这会儿我们快回家,你的衣服应该还没干吧?回去洗个热水澡把衣服换了。”

     “嗯。”黄蓉脸色一红,心中却是暗暗感动,父亲虽然一直在训斥她,可偏偏还关心着她的身体,担心她因为湿衣服感染风寒。

     黄药师拿起刚刚放在门口的蓑衣披在女儿身上,一路护着她回到了家中。急忙吩咐仆人准备热水和干净衣裳给她沐浴,自己则急匆匆跑回房间给她调配驱寒安胎的方子。

     且说黄蓉躺在浴桶中,浑身上下升起一股暖意,有些呆呆地望着窗外,尽管如今风暴小了很多,但依然是一个危险的出海天气。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葬身大海?”黄蓉喃喃自语。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啊。”这个时候房间中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黄蓉不可置信地转头望去,发现宋青书正靠在另一边的窗台上,似笑非笑地望着这边。

     “你不是下海了么?”黄蓉惊呼一声。

     “你才下海了,”听到下海两个字,宋青书一头黑线,“刚才那种情况我哪好意思再留下来,不然你爹岂不跟我拼命啊。不过我又不是傻瓜,这么大的风暴下海……啊呸,出海喂鱼啊。”

     “所以你就悄悄绕回来了?”黄蓉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笑意。

     “当然,幸好你之前给我讲解过岛上的机关,我才能一路找到这里来,不然这么大风暴我跑到天上去还真有可能被吹到海里去。”宋青书庆幸地说道。

     黄蓉互相想起什么,双手紧张地捂在自己胸前,整个人缩到浴桶底下,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青书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好了,我什么也没看到。”

     黄蓉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当听到他后面一句话差点没气晕过去:“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之前都看完了。”

     “你!”黄蓉呼吸急促,双眸之中尽是怒意。

     “好了好了,你快点洗吧,我被淋了个落汤鸡,浑身难受得很,也想洗一下。”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拉扯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一脸嫌弃的表情。

     “你不要乱来,我爹可就在不远的地方,我可要喊了。”黄蓉悚然一惊,身子愈发躲在水下了。

     宋青书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又不是要和你一起洗,是让你洗完了水给我洗一下。”

     黄蓉脸色一红,断然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宋青书茫然道。

     “这水我洗过,怎能……怎能给你?”黄蓉咬着嘴唇嗔道。

     “那怎么办,难道让那些仆人再准备一桶水?你爹那么精明的人肯定会联想到什么,”宋青书摆了摆手,自以为贴心地说道,“放心好了,我不会嫌弃你的洗澡水的。”

     黄蓉差点没气晕过去,什么叫你不嫌弃我,明明是我嫌弃你好不好,哪有女子的洗澡水能给男人用的。

     不过她也知道宋青书说的有道理,若是重新打一桶水以父亲的聪明才智肯定能察觉出异常,看到他此时浑身湿透的样子,知道他如今堂堂的齐王,若不是送自己回来,也不会搞得这么狼狈。

    暗暗叹了一口气,黄蓉说道:“那你等一下吧。”

     “好,你慢慢洗,我不急。”宋青书好整以暇地在靠在窗台上,神态倒是十分潇洒。

     黄蓉心想有你在这里,我哪里能慢慢洗,虽然他没有看这边,但她总觉得很不自在,余光扫到一旁的屏风之上,拿起旁边的毛巾一甩,缠绕到了屏风之上,一把拉过来挡在两人之间。

    宋青书不禁有些郁闷了:“你这是不相信我的人品啊。”

    黄蓉啐了一口,笑骂道:“你这人有什么人品可言。”

    宋青书哼了一声:“这一路上我对你秋毫无犯吧?”

    “那之前从韩府出来轿子上呢?”黄蓉一句话便让他哑口无言。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后面我不是改正了么?”宋青书不满地咕哝道。

    “正因为你后来行为还算君子,所以我才这样客客气气留你在屋内,不然你觉得我会这般容忍你么?”黄蓉快速擦拭好身子,躲在屏风后面悉悉索索穿起衣服来。

    宋青书这一刻简直是泪流满面,好人有好报,古人诚不我欺也,若是之前她肯定不会同意和自己在同一间屋子里换下衣服烘烤,更别说像如今这般沐浴的时候还让自己在房中呆着了。

    虽然看不到,但是气机锁定,听得出她正急着在穿衣服,宋青书忍不住提醒道:“不要急,我不会偷看的,你有孕在身,地上水滑小心别摔着。”

    黄蓉心中一暖:“晓得了。”

    当她从屏风后走出来,宋青书不禁看呆了,居家长裙尽显少妇风范,丝质长裙轻轻裹着丰腴曼妙足以让无数男人着魔的身子,特别是因为刚沐浴玩的缘故,周身还隐隐带着丝丝水汽,仿佛仙女下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