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6章 弦断谁人知

“啊!”看到这场景萧中慧惊呼出声,另一边的夏青青也瞬间紧紧抓住宋青书的手,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心想若是让她目睹袁承志被乱刀砍死的画面,估计一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的,手一扬正准备暗中出手相救。
    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响起:“住手!”
    那声音的主人仿佛素有威信,一干侍卫纷纷停了手,疑惑地往对方望去。
    只见撒吧沉声说道:“他深夜出现在后宫之中,此事非同小可,各种是非曲直还是要仔细查明白为好。”
    不管是萧远山还是萧十一郎都暗暗点头,若是让他这样死了,那文妃半夜私会男人一事就会传得沸沸扬扬,死无对证之下就算没事也会被流言蜚语弄出事来。
    见袁承志暂时死不了了,宋青书便放弃了出手的打算,看着一群侍卫将袁承志与萧中慧收押,身旁的夏青青忍不住问道:“青书,我们现在怎么办?”
    “要救他的话也不能在这皇宫中动手,动静太大。”宋青书沉声说道,如今皇宫的守卫力量已经彻底发动起来,到处都是御前侍卫,此时去救完全就是与成千上万的皇宫卫队正面交锋,就算侥幸救出后,接下来也会开启逃亡模式。
    宋青书这次悄悄来上京,如今事情没办成自然不想因小失大。
    夏青青显然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知道此时出手无异于以卵击石,她虽然想救袁承志,却不愿意看到宋青书因此陷入危险。
    “放心吧,等他们被投入夷离毕院的大牢后,要救他们就容易得多。”看着对方担心的样子,宋青书柔声安慰道。
    “谢谢你,宋大哥……”夏青青欲言又止,她知道宋青书根本没有必要救袁承志,完全是看在她的份上才出手相帮,满腔感激的话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侍卫越来越多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宋青书揉了揉夏青青的头发,拉着她悄然离去。
    出了皇宫,宋青书对夏青青说道:“青青,你先回去与冰雪儿汇合,我去打探一下相关消息,毕竟堂堂的文妃居然被夷离毕院的人抓,实在是有些蹊跷,得到足够的情报后我们再商量如何救人。”
    “好。”夏青青满怀心事地点了点头。
    宋青书走了两步又有些不放心地回头喊住了她:“青青,你回去等我消息,千万不要再莽撞行事。”
    看到他一脸郑重的样子,夏青青噗嗤一笑:“放心吧,我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跑去当宝亲王妃的女人了,现在你才是最重要的。”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原来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啊。”
    夏青青白了他一眼:“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想什么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放心吧,我会在小院等你,不会擅自行动的。”
    “这就好。”宋青书这才放下心来,“我会尽快回来找你的。”
    两人分开过后,宋青书径直往汝阳王府的秘密据点而去,如今这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瞎转还不如找赵敏要情报来得有用,虽然浣衣院也有一定情报能力,但缺少一个厉害的领头人物,获取信息的速度与准确性比蒙古这边差多了。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赵敏正在书房整理各种线索,看到宋青书的到来有些诧异,毕竟之前告诉过她,今天晚上都有可能不回来了。
    “不想我回来么?”宋青书调笑道。
    赵敏白皙如玉的脸颊上闪过一丝红晕,啐了一口:“你这人总是这么没正经,难怪江湖中对你的风评总是不好。”
    “那都是对我的误解。”宋青书正色说道,不过想到江湖中自己的名声说得好听点是风流倜傥,说难听点就是贪花好色,一时间也有些压力山大。
    赵敏懒得和他斗嘴,直接轻哼一声:“说吧,你这么早回来,肯定是有事找我。”
    “太聪明的女人会很难嫁出去的。”宋青书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吐槽了。
    “这个不劳阁下费心。”赵敏云淡风轻地答道。
    宋青书只好将皇宫中的事情说了一遍,特别提到了袁承志的事情。
    赵敏轻哼一声:“难怪心急火燎地跑出去,原来是为博红颜一笑。”
    宋青书讪讪一笑,他知道以赵敏的智商,不难猜到夏青青的存在。
    “我很好奇为什么堂堂的文妃,会被夷离毕院的人给抓去。”宋青书担心她追根究底,急忙追问道。
    赵敏淡淡答道:“不足为奇,根据最新得到的情报,夷离毕院得到了最新线索,耶律齐与萧半和谋反一案已经快板上钉钉了。”
    “什么线索?”宋青书忍不住问道,毕竟他是不相信以耶律齐的人品会谋反的。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赵敏答道,“还需要时间才能确认。”她再神通广大,也不至于这么快得到所有情报,能知道谋反案最新进展已经很难得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可文妃毕竟金枝玉叶,就算涉案也该由惕隐司管,怎么会由夷离毕院这种地方管?”这是他最疑惑的地方,堂堂一个深受宠幸的贵妃,怎么能像一般犯人那般由夷离毕院审查呢。
    赵敏诧异地望了他一眼:“原来你还不知道,如今惕隐司的首领萧匹敌与萧半和是堂兄弟,皇帝为了避嫌,自然不让惕隐司参与,从这点来看,文妃父女的命运恐怕不容乐观。”
    宋青书依稀记得以前苏隐好像也是惕隐司的什么首领,怎么现在又变成了萧匹敌?也不知道苏荃如今究竟在哪里。
    “你到我这里来除了问文妃的事情,恐怕也是下不定决心是否要救的吧。”赵敏忽然又开口道。
    宋青书一怔,最后喟然一叹:“看来什么也瞒不过你。”
    赵敏起身轻笑一声:“袁承志和你不仅不是朋友,还曾经是敌人,更何况他还是夏青青的丈夫,与其冒险救他,还不如顺其自然,让其死在辽国人手中,夏青青也没法怪罪你什么。”
    宋青书脸色阴晴变化,最后说道:“我不是圣人,的确不太情愿冒很大风险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而且……”他话虽然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所以你此行前来是征询我的意见?”赵敏似笑非笑地说道。
    宋青书点点头:“我身处局中,实在很难理智判断,郡主智计无双,想必能给出最合适的建议。”
    “你这人倒是狡猾,把什么事都推到别人身上,”赵敏笑了笑,不过脸上的表情显然对此并不介意,“我的建议当然是救他。”
    “哦?”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她这个答案实在出乎意料。
    赵敏在书房中负手踱步,缓缓分析道:“袁承志不仅是夏青青前夫,他还有另外一个棘手的身份,那就是前任的金蛇王,如果被辽国查出这重身份,到时候若是以他为筹码来要挟金蛇营,哪怕你如今将金蛇营控制得铁板一块,也难免金蛇营会产生极大的动荡,所以需要救他,不能让他被辽国人掌握在手中。”
    宋青书缓缓点头,不得不承认她分析得很有道理,赵敏继续说道:“当然救他冒的险太大,相比而言最佳的选择是你表面上去救他,实际上却在牢中解决掉他,这样既解决了后顾之忧,同时还能得到夏青青的感激,实在是一箭双雕的上上策。”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虽然有些犹豫,但也不至于行这种阴毒之事,休要再提。”
    “妇人之仁。”赵敏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心中却暗暗多了一丝欣慰,虽然他少了一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气魄,不过正是因为这份骨子里的宽厚才让我能放心地和相处,如果他真是那种心狠手辣的枭雄,想必我也不会……
    赵敏脸色一红,这才继续说道:“不杀他也不是什么坏事,那样一来有另一种收获,一来袁承志此人性格忠厚,如果你对他有救命之恩,想必他不会对金蛇营的事情说三道四,哪怕他恢复记忆,因为有文妃这个新的红颜知己,多半也不会嫉恨你的夺妻之恨。”
    宋青书一头黑线:“什么夺妻之恨,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他死了,更何况我和青青也历经各种磨难。”
    赵敏却毫不在意:“切,你解释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抢了他妻子的事实。”
    宋青书张了张嘴,一肚子解释的话最终却化作了无奈的苦笑。
    赵敏继续说道:“另一方面的好处么,我们如今断了慕容景岳的线索,文妃父子毕竟身处高位,说不定会有一些线索,”她顿了顿,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说,哪怕他们没有丝毫线索,至少也知道鸳鸯刀的事情,对鸳鸯刀的秘密,我们也一直很好奇。”
    听完她的话,宋青书站起身来:“既然你都这样说,那我就去救他一救。”
     赵敏站在他身边浅笑道:“其实你自己心中早已有了决定,我只不过是给你一个理由而已。”
     宋青书一怔,旋即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欲将心事付摇琴,知音少,弦断谁人知,没想到世上居然能找到郡主这样的知音。”
    赵敏白皙的脸蛋儿上浮现出两朵嫣红的桃花:“呸,谁是你的知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