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5章 神物

     黄蓉瞬间怒了:“你刚刚不是说只要有人靠近你就会提前知道么?连我爹这种高手也不例外。”

     宋青书真恨不得把刚才的话吞回去,心想以后不能乱炫耀,不然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说的那是清醒的情况下,我睡着了哪还能这么警醒?如果是一般人靠近也许我会察觉到,可熟睡后你爹这样的高手靠近,我又不是神仙,哪里能很快反应过来。”

     黄蓉皱了皱眉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很有道理,他若是住在其他房间,的确很有可能被父亲发现,唯有留在自己的房间……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孤男寡女……留你在这里难免瓜田李下,不行。”黄蓉虽然有所松动,不过考虑再三过后,还是拒绝了。

     宋青书耸耸肩,并没有继续勉强:“你说得也有道理,我自己出去找地方对付一晚,你早点休息吧。”对她笑了笑,身影很快闪出了窗外。

     “哎~”黄蓉张了张嘴,最终却把手收了回来,喊住他又能如何,难道能留他在这里么?

     躺在了床上,黄蓉盯着床顶发呆,原本困意浓浓的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想了太多的事情,也回忆了太多的事情,最后思绪翻飞、芳心凌乱。

     轰隆!

     忽然窗外闪过一道雪白的闪电,紧接着传来阵阵恐怖的雷声,天地间的威力这一刻彻底展现出来。

     黄蓉面露挣扎之色,最终还是从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拿起伞,实在放心不下打算出去看看宋青书。

    “这么大风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黄蓉咬了咬嘴唇,站在原地发呆了一会儿。

    桃花岛并不小,要找一个人并不那么容易,不过黄蓉当然不会闷着头去乱转,仔细思索起来:“他不愿意住其他房间,难道跑回我娘的墓室里去了,想来如今只有那里最安全。”

    “不对,他刚刚沐浴完换了衣裳,应该不会再冲到雨中去,淋一身雨全身难受。”黄蓉否定了一开始的猜测,最终还是决定在附近这些房间里找。

    刚推开门,哪怕裹着外套黄蓉也觉得一阵凉意袭来,不过她还是强撑着往外走去,在那些空房间里查探起来。

    她先找了女儿的房间,一无所获,接下来又去了大小武等人的房间,可惜依然没有丝毫发现。

    忽然心中一动,心想对方今天一天只吃了几块糕点,会不会到厨房那边去了?

    黄蓉提着裙摆,快步往厨房方向走去,谁知道没走多久迎面碰上了黄药师。

    “这么晚了你出来干什么?”黄药师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黄蓉反应也快,毫不迟疑地接道:“我忽然饿了,打算去厨房做点东西吃。”

    “你喊那些哑仆做就是了。”黄药师怜惜地看着女儿,“你怀孕了做这些不方便。”

    “这么晚了我不想麻烦他们,更何况我还是习惯自己做的口味。”黄蓉并没有压低声音,因为她担心宋青书躲在厨房那边,希望他听到动静提前藏起来。

    “不错,论厨艺那些人拍马也赶不上你。”黄药师点点头,“我陪你过去吧,还能给你帮把手。”

    黄蓉嗯了一声,忽然问道:“爹爹你这么晚了为什么也还没睡?”

    黄药师哼了一声,脸色有些难看:“还不是为了宋青书那小子,我怀疑他根本没有离岛,所以四处查探一下。”

    黄蓉心中一跳,急忙问道:“爹爹有查到什么吗?”

    黄药师眼神瞟了她一眼:“你在担心他?”

    黄蓉急忙摇头,有些心虚地说道:“我怎么会担心他。”

    “没有就好,”黄药师哼了一声,“你和他之间不能再有来往。”

    “知……这道了。”黄蓉嘴巴一撅,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回到了当年和靖哥哥两情相悦却被父亲棒打鸳鸯的那种场景,这种感觉实在是似曾相识。

    “我知道你心中不以为然,但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不要行差踏错。”黄药师声音有些冷冽,再次警告道。

    “知道了知道了。”黄蓉心中有些烦躁,忍不住哼了一声,“爹不是非汤武薄周孔么,怎么现在像程朱理学那些老学究一般。”

    黄药师一脸黑线:“爹虽然不在意世俗礼法,但最看重一心一意的爱情。你如果下定决心离开郭靖那小子,爹爹不会再说什么;不过既然你最终选择了他,那就不能再有其他心思。”

    “更何况姓宋的那小子,成名没几年,在江湖上惹下的风流债却是一大堆,连我这样不问江湖中事的人都听到过好多关于他的桃色事情,这样的男人又岂有真情?”黄药师自己对妻子冯蘅一心一意,自然最厌恶花心之人,所以尽管他也不怎么喜欢郭靖这个傻女婿,但是更讨厌宋青书这种轻薄浪子。

    “行了,女儿又不傻。”黄蓉神情一黯,其实这些道理她早已想明白。

    接下来父女俩在厨房中一边烧菜一边聊天,父女俩多年未见,自然有很多可以聊的,时间渐渐流逝。

    看着碟子里做的几样菜,黄药师忍不住皱眉道:“你怀孕了还吃得下这些东西么?”

    黄蓉眼神有些闪烁:“不知道为何,这几天特别饿,有些想吃肉。”

    “是么?”黄药师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爹爹要不要尝尝?”黄蓉急忙问道。

    “我晚上不吃东西的,”黄药师摇了摇头,“你有孕在身,下雨了地又湿滑,我帮你端到房里去吧。”

    “不用了,女儿没那么娇气的。”黄蓉担心宋青书杀了个回马枪跑到自己房间去,哪敢让父亲去。

    黄药师忽然“你不会在房间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当然没有了,我还不是怕爹你劳累了。”黄蓉知道父亲素来精明,如今肯定已经起了疑心,若是再拒绝下去他说不定真能猜到什么。

    “我堂堂中原五绝之一,端个东西有什么劳累的。”黄药师说起自己五绝的身份,不禁又想到自己全力出击居然只能和宋青书一只手打成平手,脸色更是黑了三分。

    “那就劳烦爹爹了。”黄蓉抿嘴笑了起来。

    黄药师将女儿送回房间后,锐利的目光四处扫荡的踪影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多虑了,蓉儿岂会那般荒唐。”

    黄蓉见宋青书不在,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又升起几分惆怅,难道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分别了么?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吃了早点休息吧,爹爹不打扰你了。”祛除了心中疑虑,黄药师一身轻松,走到门口后,想了想又从衣袖里扔了一个柠檬到桌上,他使用了巧妙柔劲,虽然隔这么远扔过去,柠檬却轻轻落在桌上,一点动静也没引起,“你怀孕了吃这么多油腻的东西,小心恶心呕吐,吃的时候挤点柠檬汁压一压。”

    “谢谢爹。”见父亲这般关怀备至,黄蓉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暖意。

    送走父亲过后,黄蓉在桌边坐了下来,却没有动之前辛辛苦苦烧的菜,反而手托腮在那里发呆。

    “难道真的走了么?”

    这时候外面又电闪雷鸣,黄蓉一阵心悸,忍不住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望着漆黑的夜空,看着外面风雨大作,不由蹙眉道:“这么大的雨,你能去哪儿呢?”

    “你是在担心我么?”这时候有声音从下方传来。

    黄蓉吓了一大跳,低头望去只见宋青书正缩在窗台下面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你怎么躲在这里?”黄蓉又好气又好笑,这里虽然在屋檐下,但是外面风雨时不时被吹过来,旁边的地方全湿透了,唯独他周身一尺的地方是干燥的,想必他一直动用内力让雨吹不到身上。

    宋青书苦笑道:“你爹像防贼一般四处巡查,我能躲到哪儿去,想来只有你这里最安全,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只能躲在外面墙角了。”

    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黄蓉明知他有伪装的成分,却也有些歉意,毕竟以宋青书的武功根本不怕自己父亲,之所以这般东躲西藏主要还是顾忌自己面子。

    “先进来再说吧。”黄蓉拿过伞替他遮住了外面飘来的风雨。

    事到如今,宋青书自然不会客气,轻轻一跃便从窗户翻了进来:“什么东西这么香?”

    黄蓉指了指桌上的佳肴:“刚刚在厨房做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吃吧。”

    宋青书大喜:“蓉儿厨艺天下无双,我高兴都来不及,又岂会嫌弃呢?”他今天一天除了几块糕点还没怎么吃东西,现在的确算得上饥肠辘辘了。

    “这是特意为我做的么?”看着几样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宋青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想得美。”黄蓉啐了一口,“只是因为我在厨房附近碰到爹了,为了不被他怀疑,顺手做的。”

    看着她微微发红的脸蛋儿,宋青书笑了笑,不再追问,注意力回到了她做的几样菜上面:“椒盐濑尿虾,葱姜炒花蟹,等等,剩下的这一盘是……生蚝?”

    “生蚝怎么了?”黄蓉一脸茫然,“因为在岛上,如今只有这些海产。”

    “这是给男人壮阳的神物,蓉儿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宋青书似笑非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