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7章 飞来横祸

     黄蓉一张俏脸瞬间红了,又是羞又是窘:“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忽然察觉到大腿那里有些异样,下意识伸手一摸,黏糊糊一大片让她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做个梦而已,用得着这么……这么动情么。”黄蓉此时两颊烫得厉害,心虚地往旁边看了看,幸好宋青书正在熟睡,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这才稍微舒了口气。

    浑身黏糊糊的有些难受,黄蓉想先去洗浴一番,不过如今也已经深了,自然不方便喊仆人准备水,而且她刚刚一起身,就觉得浑身酥软得厉害,想来刚才在梦中的一切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

    无奈之下她只好重新躺了下来,可经过这么会儿波折,却怎么也睡不着了,静静地望着身边男子侧脸,一时间不由得有些痴了:“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梦到和他……难道这就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么?”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接下来黄蓉就在这样忐忑而又挣扎的心情中渡过,天也渐渐变亮了。

    当宋青书睁开眼睛,看到黄蓉一脸疲惫双目无神的样子被吓了一跳:“蓉儿,你怎么了?”

    黄蓉终于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醒过来,看到宋青书的脸,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主动雌伏跪在他面前的画面,一张脸腾地一下又红了:“没……没什么。”

    宋青书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皱眉道:“有些发烫,看你身上似乎又不少热汗,难道是昨天淋雨后感染了风寒?”

    “不……不是。”黄蓉眼神有些闪烁,心虚地说着,然后起身穿上了外套,心想等会儿一定要吩咐仆人准备热水洗漱一番,不然身上太难受了。

    担心被对方看出什么异常,黄蓉急忙开口道:“只是因为担心你昨晚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所以一直睡不着觉。”

    宋青书不由得苦笑不已:“在你心中我就这样不值得信赖么?”

    黄蓉哼了一声,想到昨晚做的梦,心中愈发烦躁起来。

    宋青书也从床上翻身下来,穿好衣裳过后,跑到窗边一看,不由喜道:“风暴居然停了!”

    黄蓉一怔,这风暴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要知道以她从小在海岛上长大的经验判断,这样的风暴往往会持续几天才对。

    “趁这个机会我得抓紧时间走了,不然风暴又来了,我就会一直被困在这里了。”宋青书想到南宋朝廷磨刀霍霍要北伐,金国那边有太多的事情要布置,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那我也不留你了。”若是昨天,对这样匆忙的分别黄蓉说不定还会有些怅然若失,可是经过晚上那个荒唐的梦,现在她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巴不得他早点离去,这样她能好好平静一下。

    “蓉儿,你在岛上好好养胎,中原如今凶险万分,你暂时不要回去了。”宋青书想到原著中黄蓉怀孕期间遇到的各种危险,忍不住提醒道。

    “嗯,我知道。”黄蓉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又想起了悠扬的洞箫声,显然黄药师起床了,房中的两人纷纷心中一凛。

    “我真得走了,不然被你爹发现我在你房中过夜,他不和我拼命才怪了。”宋青书急忙说道,可以预见这种架真打起来会很冤枉,对方拼了命要杀你,你却又不能伤了对方。

    黄蓉也有几分慌乱,推着他往屋后窗台那里去:“那你快走吧,我就不留你了。”

    宋青书身形一闪便跳了出去,黄蓉正隐隐有些失落的时候,对方又露了张脸出来:“我有空了会来桃花岛看你的。”

    黄蓉啐了一口:“谁要你看。”

    宋青书哈哈一笑,不再停留消失在了窗外。

    黄蓉走到窗前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一时间有些神色复杂。

    “蓉儿,我似乎听到了你房间里有男人的笑声?”就在这时,黄药师推门走了进来,一脸狐疑地四处审视着。

    黄蓉心头一跳,急忙回过身去挤出一丝笑容:“爹,女儿房间里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一边说着一边在背后悄悄擦拭掉宋青书刚刚踩在窗台上的脚印。

    “是么?”黄药师四处看了看一无所获,忽然注意到黄蓉脸上的疲惫,不由惊道,“你的气色怎么比昨天还要差了。”

    “昨晚没有睡好,”黄蓉脸色一红,真实原因当然不方便讲,只好解释道,“可能是刚回来不太习惯吧。”

    且说黄蓉与父亲斗智斗勇的时候,宋青书已经来到了海边,昨天黄蓉给他讲解过岛上的机关,那些密林自然拦不住他。

    到了海边发现了一个码头,想来是桃花岛的人出岛时所用,岛上的人有多年的海上生活经验,将船只藏在一些隐蔽处,因此没有被昨天的风暴损毁,宋青书将其中一艘小船推到了海中,忽然间却有些犯了难。

    他试了试船上的风帆和桨,却始终掌握不好力度,只能在原地打转。

    “难道要回岛上去抓一个哑仆来操作么?”宋青书一头黑线。

    不过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主要是他担心事后哑仆泄露出今天的事情,到时候黄蓉名节有损——哑仆虽然口不能言,但是要传递消息还是有很多方法的,宋青书又实在做不到冷血地灭口,只好打消了找哑仆的念头。

    “哼,当年达摩能一苇渡江,难道我还不能一船渡海么?”宋青书傲气也上来了,索性不再用桨和帆,直接用内力催动着小舟离岛而去。

    也多亏来到这个世界很多年了,再加上之前行军打仗的经验,他凭借各种知识确定了前行的方向,不然一旦搞错方位,任他内力再强,也决计做不到横渡太平洋。

    好在桃花岛离大陆并不算远,宋青书找对了方位,几个时辰后终于登上了岸。

    才上岸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种地在晃的错觉,不由脸色难看:“等找个时候学学操舟驶船了,不然搞得像原著中鸠摩智那样,空有一身武艺却被两个小丫头片子给整得差点葬身水中,那就悲剧了。”

    在附近找了一户农家问清了此处地名,大致估计了一下离宁波不算太远,便一路往西北行去,天快黑的时候终于进入了山阴城中。

    “看来上次沈园的血案影响颇大,城门的士兵比平日里多了几倍。”宋青书之所以回到这里,一来是此地算得上是他北上的必经之路,二来么是当初答应了陆无双要回来看她,正所谓宁负天下,不负红颜,他又岂能忍心让一个小姑娘伤心失望?

    且说此时陆无双正在房中发呆,嘴里不停喃喃自语:“宋大哥啊宋大哥,你到底会不会来看我?我已经拖了这么久了,明天说什么也得动身了。”

    原来她和程英约好继续去救闺蜜沈璧君,本来早该动身出发了,可是陆无双想到当初宋青书临走的承诺,一直找各种理由拖着不走。

    程英无奈之下只能先行动身,让她后面再跟上,她才能在山阴多呆几天。

    可是这两天陆无双已经数次收到表姐的催促信息,知道再也不能拖下去了,决定明日一早便动身去与表姐会合。

    “说不定他早就就把我忘了。”陆无双顾影自怜地说道。

    “谁把你忘了啊?”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无双不可置信地回头,愕然发现窗户上正坐着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

    “宋大哥?”陆无双有些不确定地喊道。

    “无双,让你久等了。”看到她微微红肿的眼睛,宋青书充满怜惜地说道。

    “宋大哥!”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陆无双再也忍不住,激动地扑到了对方怀中,嘤嘤哭了起来。

    温香软玉在怀,宋青书轻轻拍着少女的背安慰起来,不过忽然有些面色古怪,不知道是昨晚吃的生蚝的缘故还是被黄蓉刺激的后遗症,如今的他极为敏感,搂着少女的身体瞬间就有了反应。

    陆无双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娇嗔一声身子愈发柔软了。

    眼看着屋中气氛越来越暧昧,宋青书忽然耳朵一动,神色凝重地望向了屋外:“有人来了。”

    陆无双一怔,这会儿功夫外面渐渐传来了嘈杂声,把窗门推开一个细缝,发现一群捕快往这边走了过来。

    “宋大哥你先躲一下吧。”陆无双毕竟是个黄花闺女,如果被人知道在闺房中私会男人,她也没脸见人了。

    宋青书点点头,自己身份敏感,如今的确不宜和南宋官方的人物打照面。

    他藏好没多久,门便被从外面推开了,为首鹅蛋脸,丹凤眼,容貌丰美,赫然便是薛家大小姐薛宝钗。

    “她怎么会来这儿?”暗处的宋青书疑惑不已。

    很快薛宝钗的话便解开了他的疑虑:“陆姑娘,我们怀疑你和沈园灭门案有关,还望你跟我们走一趟。”

    陆无双还没从刚才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奏闻噩耗不由一怔:“你说什么?”

    “还望陆姑娘见谅,”薛宝钗淡淡说道,“我们皇城司接受沈园灭门案,经过这段时间排查,终于找到一些线索,案发当晚,有人看到你和你表姐往沈园方向赶去,我特意查问了贵府中的丫鬟,当晚你和你表姐都没有回来,所以你们有犯案的重大嫌疑。”

    “胡说八道,”陆无双本来就是个直性子,当即反驳道,“我和我表姐是去调查璧君失踪一案的,再说了,璧君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岂会害她家人!”

    “就因为你们和沈璧君关系密切,所以我们怀疑你们和此案有脱不开的干系。”见陆无双还要再说什么,薛宝钗直接一挥手,“有什么话跟我们回去再说,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