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59章 洗去晦气

     宋青书心中一凛,其实他要躲开这一剑并不难,可是忽然间想到自己闪开过后,把薛宝钗留在原地她岂不是很可能被这一剑刺穿?

     他此行前来只是为了洗脱陆无双程英的嫌疑,并没有杀人的心思,刚才和皇城司密探相斗也只是让其失去战斗力,并没有下杀手。

     对不认识的男人都手下留情了,更何况薛宝钗这样前世就闻名遐迩的佳人?

     手腕一转,薛宝钗手中的利剑剑尖便被扭了下来,宋青书毫不停留拿着剑尖就向后面那一剑迎了上去。

     瞬间双方交手十几招,尽管险之又险,宋青书依然将对方的攻势一一化解。

     “咦~”来人显然也很震惊,没料到对方居然用小半截剑尖就能和自己交手这么多招。

     这会儿功夫宋青书已经看清楚了来人,赫然便是薛宝钗的堂兄薛衣人。

     认出是他,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刻意护着薛宝钗,伸手在她腰间一推,便把她像个沙包一样往薛衣人身上推去,自己则趁薛衣人去接妹妹之际,施展轻功逃之夭夭。

     “快追啊!”薛宝钗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线索逃掉,急忙吩咐麾下密探道。

     “不用了,那人轻功好得很,追不上的。”薛衣人冷冷地说道。

     “哥~”薛宝钗一脸自责之色,“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不小心被他抓住,也不会让他趁机逃了。”

     “这人武功奇高,你被他抓住也没什么丢人的。”薛衣人皱眉道,“有这样武功的人,在江湖中绝非默默无名之人。”

     “他应该是侠客岛的人。”薛宝钗急忙说道,将之前得到的信息还有刚刚对方施展的一些武功说了一遍。

     “侠客岛?”薛衣人陷入了沉思,“侠客岛虽然被江湖中人传得神乎其神,不过武功高到这个程度的,恐怕也只要寥寥三四人,龙木二岛主年纪对不上,难道是赵大和钱二?”

     “侠客岛很少涉足中原,一般是张三李四出面,赵大、钱二只是据传言存在,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连我们皇城司都没有他们的资料。”薛宝钗皱眉道。

     “那只是以前没有可以查而已,如今涉及到太子妃,还有朝廷大员被灭门案,我们可以调动皇城司更多的权限,区区一个侠客岛又如何能与朝廷的力量抗衡?”薛衣人收剑入鞘,一脸冷洌。

     兄妹俩就这样一路商量案情一边往回走,当回到据点的时候,发现陆家的人协同山阴城守一起过来了,显然是来保陆无双的。

     薛宝钗这会儿功夫已经知道凶手另有其人,再加上山阴官场上的压力,无奈之下只好下令把陆无双放了。

     陆家的人带着陆无双回到府中,府上各房的人都跑来慰问,陆无双好不容易将那些人打发走了,回到自己屋中紧张地四处寻找起来。

     “宋大哥,宋大哥?”陆无双一边寻找,一边小声喊道。

     可惜喊了一半天,一点回应都没有,陆无双不由得失望地坐在窗前:“哎,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面具人爬到了窗户边,陆无双吓得正要尖叫,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无双在黯然什么啊?”

     “宋大哥?”陆无双不可置信地望着对方。

     宋青书取下面具,温柔地笑了起来。

     陆无双激动地扑到了他怀中,过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来看着她:“你怎么打扮成这幅模样?”

     宋青书苦笑道:“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接下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他为了以防万一,从薛氏兄妹那里逃脱后,并没有马上回来,而是特意跑出城,路上还故意惊动了守卫,在城外将追兵甩掉过后,再无声无息地赶回来,就是为了给皇城司一个他已经出城的假象,彻底和陆无双撇清关系。

     正因为绕了这么多大个圈子,他才现在赶回来,不然以他的轻功早就回来了。

     “难怪皇城司这么容易把我放出来了,”听明白了一切,陆无双又是佩服又是感动,“我就知道宋大哥一定有办法。”

     宋青书正要说什么,忽然神色微变:“有人来了。”说完便闪到了一旁的屏风后面。

     很快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七小姐,七小姐~”

    听出是丫鬟的声音,陆无双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好不容易才盼来宋青书,难得的二人世界被打扰,她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给您端来沐浴的热水和新衣服了。”外面丫鬟答道。

    陆无双一脸郁闷:“不需要,都退下吧。”

    外面的丫鬟为难道:“这是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说你去皇城司那种地方,身上沾染了不吉利的东西,要用柚子叶泡的热水洗掉晦气,再把身上的衣裳全换下来烧掉。”

    陆无双张了张嘴,最终无奈地答道:“进来吧。”在陆家老夫人可谓是说一不二,再加上一直以来对她也挺好,所以她也不好拒绝。

    得到她的应允,一群丫鬟婆子鱼贯而入,每个人手中都不是端着热水,便是拿着衣服,要么拿着柚子叶和花瓣香料,很快便在屋子内搭起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浴桶。

    “小姐请更衣~”布置好一切过后,丫鬟来到了陆无双身前。

    陆无双脸色一红,心想这屋里还有个男人呢~尽管双方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说实话双方还有些陌生与隔阂,她还真有些不自在。

    她正为难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了宋青书的传音入密:“让她们都下去吧。”

    陆无双本来正有此意,于是对那群丫鬟婆子说道:“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想一个人清净一下,你们东西放在这里,都退下吧。”

    一群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同意了,毕竟陆无双算是府上最得宠的小姐,再加上今日受了委屈,倒也没有人这么不识趣去触他的眉头。

    “是!”丫鬟们纷纷行了一礼,“不过还望小姐先将衣裳换下来,我们要按照老夫人的吩咐拿去烧掉。”

    陆无双无奈,心想反正自己已经是宋大哥的人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一群人的服侍下将衣服脱了下来。

    不过她还残留着少女的羞涩,刚脱下来便整个人没入到浴桶之中,希望用水和花瓣遮挡住光溜溜的身子。

    很快那群丫鬟婆子便退了出去,陆无双咬了咬嘴唇,抓着浴桶边缘往屏风那边望去:“宋大哥,你还在么?”

    宋青书从屏风后面闪身出来,笑着说道:“有你在这儿,我又怎么舍得走。”

    陆无双脸色一红,身子又往水下缩了缩:“宋大哥,你先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洗好了出来。”

     宋青书直接往浴桶这边走了过来:“不用急,慢慢洗才有趣。”

     “啊?”陆无双不由一怔,有些呆呆地看着他。

     宋青书趴在浴桶边上,笑眯眯地说道:“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洗吧?”

     陆无双惊呼一声,小脸瞬间便红了:“这……这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宋青书笑了笑,三下五除二便把衣服脱了跳进了水里,在陆无双连连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你在这么叫下去,说不定会把那些丫鬟婆子给召回来哦。”宋青书从背后抱着她,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

     他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陆无双果然被吓得马上闭上了嘴。

    宋青书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无双,既然我在这儿,就由我替你洗掉身上的晦气吧。”

    陆无双脸蛋儿烫的厉害,小声咕哝道:“总觉得你有些不怀好意。”

    宋青书笑了笑,没和她纠结这些口头上的便宜,见她既然没有反对,那就直接动手了,捧起水温柔地淋在她身上,手慢慢滑过她的肌肤,两人不约而同皆是一颤。

    “少女的肌肤果然幼滑无比。”宋青书暗暗赞叹,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更喜欢这种青春的少女还是那些温柔妩媚的御姐。

    “当真是各有各的好,实在难以抉择。”宋青书想了一半天,决定不再纠结,这是一个危险的乱世,稍不注意就会成为路边野骨,可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机会的世界,至少有些事情在前世社会根本想都不敢想。

    洗到后来,陆无双浑身肌肤已经染上一层桃红之色,呼吸更是急促起来,别说是青涩的她,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宋青书也是口干舌燥,浑身燥热得厉害。

    之前在桃花岛与黄蓉明明有些肌肤之亲,却碍于心中的道德执念,不得不做君子,体内早已有股邪火,特别是昨晚还吃了一大堆生蚝之类的东西,是以被陆无双的身体稍微那么一刺激,整个人早已燥热难当。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陆无双如今已不是未知人事的少女,又岂会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只见她咬着嘴唇身子往前探去,拿起一团丝巾递到了宋青书手中。

    “这是要干什么?”宋青书一怔,一时间不明白是何意。

    陆无双低着头,声若蚊蝇:“用这个把我嘴塞上吧,免得……免得我等会儿控制不住发出什么声音来……”一句话没说完已经羞不自胜。

    当初在小溪中与宋青书发生的事情,陆无双印象最深的便是那种想叫却又怕被岸上的两人发现,只能苦苦忍耐,那种煎熬她心有余悸,不想再禁受第二次。

    宋青书眉毛一扬,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有点抖m属性,既然如此:“其实不仅可以把嘴巴塞上,还可以有更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