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7章 一鳞半爪

从赵敏那儿离开过后,宋青书回到浣衣院据点所在,夏青青早已在那里等着了,宋青书担心时间久了有什么变故,也来不及歇息,直接对她招手道:“我们去救袁承志吧。”
     一旁的冰雪儿之前已经从夏青青口中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宋青书不计前嫌去救袁承志,心中愈发佩服,觉得自己总算没看错人,见他们要走,急忙提醒道:“一路小心啊。”
     宋青书朗声一笑:“嫂嫂放心,区区夷离毕院难不倒我。”
     看到两人消失的身影,冰雪儿脸上依旧有些红晕,想到对方口中“嫂嫂”二字,更是有些心旌神摇,暗暗啐了一口:“都让这小子不要再称呼我为嫂嫂了……”冰雪一般的肌肤上闪现出阵阵晕红,愈发动人心弦。
     且说宋青书与夏青青到了夷离毕院,发现这里虽然也算得上守卫森严,但因为是下半夜的缘故,明显没有因为文妃等人的到来而增加守卫之类的,他们很快打晕了两个侍卫,然后换上两人衣服混了进去。
     后半夜毕竟是人最困的时候,里面的守卫不少都在打瞌睡,宋青书两人一路有惊无险地混进去,除了几次避无可避打晕了几个守卫之外,甚至都没怎么出手。
     来到关押袁承志的房间,发现他身受重伤,正萎靡不振地倒在床上,夏青青急忙压低声音喊了起来:“袁大哥,袁大哥?”
     袁承志毕竟有着深厚的内功底子,虽然身受重伤但也不至于昏迷过去,听到有人喊他,有些茫然抬起头来,待看到夏青青后,不禁一愣:“是你?”他记得这是之前在诸行宫都部署见到的那个女子,当时那女子看到他表现得就很奇怪。
     听到他的话夏青青一喜,还以为他恢复了记忆,不过看到他眼中的茫然才反应出来他此时多半只是记起了之前牢房里的事情,心中一黯只好答道:“袁大哥,我们是你以前的朋友,这次是来救你的。”
     “原来的朋友?”袁承志一怔,脸上闪过一丝茫然,之前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片空白,不过现如今他也没功夫询问这些,急忙说道,“既然你们是我的朋友,能不能先帮我救一下小慧……呃,就是那边牢房里的那个女人。”
     听到他的话夏青青心中一酸,不过忽然意识到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跟宋青书,那么袁承志和萧中慧有结局就更好,这样一想她反而有些高兴起来:“好,我们帮你救她!”
     “多谢两位高义!”袁承志拱了拱手,激动地说道。
     “高义?我还白洁呢。”宋青书腹诽不已,伸手一扬,一缕剑气切开了他手上的枷锁,“走吧,跟我们一起去救她。”
     看着手中精钢手镣光滑的断口,袁承志心中大惊,一边出来一边佩服道:“阁下武功之高,实在令在下佩服。”
     “袁兄弟过奖了。”宋青书淡淡一笑,心想你要是知道我将你的妻子摆出的各种姿势,估计会更震惊的,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这些想法实在有些不堪,急忙将这些念头扫出脑海。
     一行三人来到萧中慧所在的牢房,她毕竟是堂堂贵妃之尊,自然不像一般犯人那般在狼藉不堪的牢房之中,而是算得上牢房中的五星级宾馆了,窗明几净,甚至床上还是丝绸被子。
     萧中慧原本正坐在窗前发呆,忽然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看到外面三人,不由得又惊又喜:“袁大哥?”
     “小慧!”袁承志也有些激动,若非被铁栏杆拦着,说不定他早已冲了进去,“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萧中慧此时已经跑了过来,隔着栅栏握住了袁承志的手:“没有,他们对我还算客气。”
     看着一对小情侣在那里互诉衷肠,宋青书忍不住咳嗽一声打断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要说的出去再说吧。”
     “袁大哥,他们是?”萧中慧疑惑地问道。
     “他们是我以前的朋友,”袁承志正想给她介绍二人,忽然面露尴尬之色,“不好意思,刚才还没来得及问你们高姓大名。”
     “我姓宋。”宋青书此时身份敏感,并不方面将真名透露。
     “我是……”夏青青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简短地介绍道,“我姓夏。”她担心说出自己的姓名让袁承志想起什么,那就有些不妙了。
     “宋大哥,夏姑娘,两位当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袁承志看得出两人关系非比寻常,亲密无比,下意识恭维道。
     哪知道这句话落在两人耳中却让两人表情极为古怪,宋青书笑了笑:“我与她的确情投意合。”
     被他当着丈夫的面说这样的话,哪怕知道丈夫早已失忆,两人之间情谊已尽,夏青青依然羞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这会儿功夫萧中慧也已经听明白了两人的来意,却摇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还不能走,我要是走了,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到时候我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甚至我整个家族都会因为我而被皇上牵连,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害了那么多人。”
     宋青书眼神一动,没想到这个萧中慧还是个圣母一样的人物,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个时代的人对家族概念都很重,特别是皇帝一言不合就来个诛九族,她的考虑也不无道理。
     “可是……”袁承志还想劝阻她,萧中慧继续说道:“放心吧袁大哥,虽然如今皇上暂时被小人蒙蔽,但我替皇上生了晋王,念在这份恩情他也不会对我们家族做什么,到时候案情查清,自然能还我们家族一个公道。”
     宋青书却是眉头暗皱,这件案子牵扯到了许许多多的势力,绝非单纯的被牵扯到谋反案当中,不过他也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估计说了萧中慧多半也不会信。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青青一脸忧虑地看着他。
     宋青书苦笑一声:“这就要看他们自己决定了,我们来救人总不能将他们绑着走吧。”
     萧中慧这时说道:“我暂时就不走了,不过袁大哥不一样,你先跟他们走吧。”
     袁承志摇了摇头:“不,我在这里陪你。”
     萧中慧急了:“我身份特殊,他们不会为难我,但是你的话……”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袁承志依然态度坚决:“只要再过两天我伤养好之后,这区区牢房根本困不住我,到时候我要走随时可以走。”
     看着两人在那里情意绵绵地要做一对同命鸳鸯,宋青书不禁玩味地望向一旁的夏青青,谁知道她也正看着自己。
     “既然他们心意已决,那我们就走吧。”看到两人感情这么深厚,夏青青反而松了一口气。
     “我还有点事情想问一下他们,”宋青书牢记着这次前来的目的,上前问道,“萧姑娘,这可认识一个叫慕容景岳的人?”
     “慕容景岳?”萧中慧一脸茫然,“没听说过。”
     这答案不出意料,宋青书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发觉这两年来皇宫之中有谁比较反常?”他和赵敏分析,如果慕容景岳没有藏在朝堂之中,那么很可能藏在皇宫之中。
     “反常?”萧中慧蹙眉思索道,忽然想起什么,“说起来好像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是谁?”宋青书大喜,急忙追问下去。
     萧中慧张了张嘴,正要回答,不远处忽然传来了警报声:“发现了狱卒的尸体,有人潜进来了,快快快,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话音刚落,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便往里面冲了进来。
     “宋大哥,我们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夏青青急忙拉着宋青书的手臂。
    宋青书还想再问,夏青青急忙说道:“他们都还在这里,以后有的是机会再问,先离开这里再说。”
    宋青书一想也是,如果继续耽搁下去,就会和辽国的士兵打个照面,到时候难免一场大战,自己虽然不惧,但此后连锁反应会导致上京城戒严,若是惊动了暗处的慕容景岳那就糟糕了,毕竟这厮狡猾得像狐狸一样,好不容易抓到他的尾巴,若是惊走了他,鬼知道下一次再去哪儿找他。
    分析清楚其中厉害关系,宋青书与两人匆匆告别,带着夏青青撞破了一扇木栏杆窗户跑了出去,袁承志则趁机也回到了自己牢房,装模作样将手镣脚镣重新带了起来,因为宋青书那边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倒也没人发现他曾经出去过。
    冰雪儿一直在浣衣院秘密据点那里等着,看到只有两人回来,不禁一怔:“没有救出来么?”
    “是,也不是。”夏青青摇了摇头,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冰雪儿听得有些羡慕道,“两人愿意同生共死,这段感情倒真是情比金坚。”
    宋青书不满地哼了声:“若是嫂嫂你被抓了,我也能做到的。”
    冰雪儿缓缓摇头:“你对我的感情我明白,不过同生共死么……”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要你真和我同生共死了,你那么多红颜知己该怎么办?恐怕连青青也不会放过我吧。”
    “雪儿姐姐~”被她打趣夏青青有些窘迫地跺了跺脚。
    宋青书也有些尴尬,如今他肩负着太多责任,的确很难做到与一个女子同生共死。
    不过看到冰雪儿脸上那淡淡的笑容,他就有些心头火气,走上前去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我们分隔太久爱-意有些变淡了,看来需要好好做一做来增补一下。”
    
    ---
    祝各位读者中秋快乐!和小女友们好好......升温一下感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