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68章 穷途末路

     宋青书眉头紧皱,他比赵敏还要先认出来,不过此时萧峰却没了平日里那副豪气干云的神采,被人背在身上,一脸委顿之色,明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同时更让宋青书惊讶的是,跟萧峰在一起的还有两个熟人,其中一个穿朱红色裙子的,正是多年不见的阿朱,当年在燕子坞全靠她教的易容术这些年才能瞒天过海。

     另一个穿紫衣服的少女居然是阿紫,前段时间听金蛇营传来消息,得知阿紫趁机逃走了,宋青书也没有当一回事情,毕竟她在自己心中也没什么分量,不过她为何现在和萧峰、阿朱在一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剧情修正力么?

     此时背着萧峰的是个彪形大汉,身体高大魁梧,可惜头戴黑巾,看不出他的样貌,不过却能看出他武功非凡,背着一个人依然健步如飞,反倒是阿朱和阿紫有些跟不上他。

     在他们几人身后,有一群人正远远追过来,宋青书放眼望去,神情愈发古怪了,都是老熟人啊。

    为首的那人身材魁梧,身着袈裟却满脸煞气,赫然便是号称两百年少林第一的玄澄,另一人慈眉善目,须发皆白,正是方证大师。

     另一人光头发亮,眉宇间有一股威严之色,赫然便是少林寺的方丈玄慈大师,之前宋青书和张三丰一起上少林和他打过交道。

     边上还站着一个心性慈和的僧人,另一个一脸苦相,嘴角下垂,两人赫然便是少林“见闻性智”四大神僧中的空闻与空智,四大神僧中空见中计死于谢逊之手,空性与赵敏麾下的金刚门高手阿三较量指力,败北被割下头颅,当年威震江湖的四大神僧已经名存实亡。

     旁边还有不少高僧,宋青书很多不认识,但看衣着服饰,不是玄字辈的高僧,便是空字辈的高手。

     在这群高僧中,还有一个穿低阶弟子服饰的人分外显眼,相貌平平眉毛粗大,鼻孔还有些上翻,其他的高僧虽然年纪颇大,但个个也算得上相貌堂堂,这个小和尚年纪虽轻,却是最丑的一位。

     不过宋青书却不管轻视他,因为他正是金蛇大会上大放异彩的虚竹,年纪虽轻,可是一身武功奇高,在场这么多高僧,以武功而论,他绝对是前三的存在。

     “也不知道虚竹一身逍遥派武学是哪里学的。”宋青书之前问过李青萝还有符敏仪她们,她们都不知道虚竹的师承,再加上这个世界并没有发生过珍珑棋局,是以虚竹的武功来历就很可疑了。

     “难道逍遥派还有一脉潜藏在少林寺中?”宋青书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毕竟从这两年的遭遇来看,逍遥派神秘无比,同时支脉众多,缥缈峰、西夏皇宫、琅嬛福地、柴荣的几个皇子……有一脉藏在少林寺也不是不可能。

     宋青书分神这会儿功夫,只见玄澄、方证、玄慈、虚竹纵身一跃,分布在前后左右已经拦住了萧峰一行的去路,很快其余的少林高僧纷纷追了上来,将萧峰四人团团围住。

     “难怪萧峰会受重伤,被这么多少林顶尖高手围攻,天下间恐怕没有谁能讨得了好。”宋青书暗暗皱眉,若只有几个高手还好说,这么多人,自己恐怕也只有避其锋芒。

     “我们过去看看热闹。”赵敏神色激动,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看热闹?”宋青书苦笑一声,“这么多高手,一不小心小心别把自己小命搭进去。”

     “他们武功再高还能高过你?”赵敏翻了个白眼,拍了怕他的胸膛,“快点啦~”

     宋青书哭笑不得,这就是赵敏和周芷若的区别,若是周芷若在这里,绝不会如此胡闹,她骨子里是相当正经的,也只有赵敏这样心中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方才会如此天不怕地不怕。

     “快点啦~”赵敏又催促起来。

     无奈之下,宋青书只好一把搂起她的腰肢,施展出绝世轻功悄悄靠近过去,藏身于附近一棵枝叶繁密的大树之上,其实就算赵敏不催促,他也会过来的,毕竟不管是阿朱,还是萧峰,都与自己有极为深厚的渊源,他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不过他却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打算先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敏被他这般亲热地搂着腰肢,脸色微微一红,不过这两年来两人搂搂抱抱已成常态,她早已习惯了,很快便将注意力转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萧峰狗贼,你们今天插翅也难飞了。”空智怒喝一声,四大神僧里面,空见佛学修为最高,空闻其次,空性和空智最次,是以第一个按捺不住。

     方证叹了一口气:“师弟,你又犯了嗔诫了。”

     一旁的玄澄冷声说道:“师兄此言差矣,正所谓佛也有怒而狮子吼,萧峰这狗贼狼心狗肺杀了自己的恩师玄苦大师,上回没抓到他,这次好不容易他自投罗网,我们正应该替天行道,何错之有?”

     方证微微皱眉,其实他一直觉得玄澄也有些杀气过重,可是玄澄武功奇高,在寺中地位超然,自己并不方便说他什么。

     树上的宋青书暗暗奇怪,心想萧峰虽然外表看着像个莽汉,但是他素来心思缜密有勇有谋,为何会如此不智自投罗网?

     “我没有杀师父!”萧峰怒道,“定是有奸人从中作梗。”

     “奸人?我看你就是奸人!”玄澄怒道,“玄苦师兄临终之前就是指着你,寺里还有几个其他弟子也亲眼看到你进了玄苦师兄的禅房,铁证如山,你还敢抵赖不成?”

     萧峰脸上露出一丝悲愤之色,旋即对背着自己的黑衣人说道:“前辈放我下来吧,此事与你无关,以前辈的武功,若是一心要走,说不定还有机会。”

     他并没有提出让对方带阿朱或者阿紫走,因为他清楚如今被这么多少林寺高手围着,对方一个人走都未必能走脱,若是带上两个女子,绝对只有命丧当场。

     那黑衣人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豪迈之色:“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什么大不了的,又岂能做那贪身怕死之徒?”

     宋青书面露异色,听这黑衣人笑声中气十足,显然一身功力不在萧峰之下,可是萧峰的武功已是江湖绝顶之列,和他差不多绝非什么无名之辈,难道……是那个人?

     萧峰性子素来豪迈,听到黑衣人这样说,也不禁笑了起来:“我连前辈面都没见过,却仿佛神交已久,也罢,就让我们携手大战一场,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此言一出,少林众僧纷纷色变,萧峰和那黑衣人武功之高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如今虽然借着人多势众能杀了对方,可是对方拼死一搏,己方肯定也少不了损伤,也不知有多少高僧今日要在此圆寂。

     “南院大王萧峰果然是万人敌,就算穷途末路也有如此气势。”赵敏语气中止不住地钦佩与欣赏,她担心被那些人听见,是以嘴巴几乎是凑到宋青书耳朵上说出了这句话。

     宋青书暗暗捏了一把汗,幸好少林诸僧注意力全在萧峰他们身上,担心他们突然暴起发难,不然赵敏声音虽轻,恐怕也很难瞒过其中某些高手。

     “萧峰的确是顶天立地的大豪杰。”宋青书也忍不住赞叹道。

     “那你救不救他们?”赵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宋青书沉声说道:“有些棘手,先看看再说。”

     只听得那黑衣人也哈哈一笑:“不愧是我契丹的好男儿,没有这些南朝人那般忸忸怩怩。”

     萧峰一怔,喜道:“前辈也是契丹人?”

     黑衣人长笑不已:“老夫当然是契丹人。”

     玄澄森然道:“你们也不必在这儿上演惺惺相惜的戏码,反正今天你们都会死在这里。”他注意到两人豪气干云,几番对话仿佛就夺了场中的气势,己方这边隐隐有些士气低落,他敏感地意识到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所以特意出言打断。

     随着他的开口,场中顿时冲斥着浓烈的杀气。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阿朱握着萧峰的手,缓缓说道:“萧大哥,带头大哥一定就在这些人当中,所以他才这般污蔑你,希望利用寺中高手杀你灭口。”

     树上的宋青书恍然大悟,难怪萧峰要自投罗网,原来是去调查带头大哥去了,不过以他的缜密与智谋,不应该陷入这样的绝境才对啊?为何会被这么多高手围攻,仿佛对方在等着他似的?

     “什么带头大哥,不知所云。”玄澄冷哼道,“姓萧的,不要试图转移注意。”

     “三十年前,我父母带着尚在襁褓中的我回家探亲,谁知道路过雁门关的时候居然被一群南朝高手袭击,那一战可谓天昏地暗死伤无数,我的父母族人尽数被杀,南朝的高手也近乎全军覆没,我多番查证,得知是带头大哥组织的这次行动,我只想问他,我父母只是平民一个,为何他要带人下如此毒手。”说起这段往事,萧峰气得血脉喷张。

     “阿弥陀佛,”方证大师宣了一个佛号,“三十年前那件事只能说阴差阳错,不过萧施主所言,令尊只是平民百姓,此言未免有些不尽不实,令尊当年身为契丹宫分军总教头,可谓是位高权重,不然凭借他以及随行的部署,又岂能让那么多伏击的南朝高手近乎全军覆没?”

     “宫分军?”宋青书一怔,因为辽国如今已经衰落,构不成什么威胁,所以之前在金国和清国皇宫之中,并没有详细地研究过辽国的情报,是以听到宫分军有些一头雾水。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赵敏凑到他耳边解释起来:“辽国早期御帐亲军分两支,一支是从属皇帝的,叫皮室军,“皮室”在契丹语中是“金刚”之意;另一支是皇后麾下的,叫属珊军,盖比珊瑚之宝。不过随着辽国渐渐安定下来,皮室军和属珊军渐渐变为征讨与戍边的部队,御帐亲军则被另一支军队所代替,里面每一名士兵都是从辽国十二宫一府中精挑细选而出,所以这支新的军队又被称为宫分军。”

    -------

    第三更已完成,感谢各位读者在公众号的热情支持!

    顺便再说一下,忽然注意到本书中第一个白金盟主诞生了,那就是一直以来支持本书的白海浪,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