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69章 水落石出

     赵敏在耳边说话,宋青书明白了什么叫作吐气如兰,被她的气息喷在肌肤上,感觉心弦都被人撩拨了几下似的。
    至于她口中的十二宫一府,是辽国的一种特别行政单位,辽国每一任皇帝都会建立自己的斡鲁朵,也就是宫,是皇帝、个别后妃、亲王个人掌管的政治、经济、军事机构。
    它有办事的衙署、长官、军队、牧场、州县和从事生产、服务的宫分人。斡鲁朵的经济收入是主人的私产。宫分人“入则居守,出则扈从”、 “有调发,则丁壮从戎事,老弱居守”。皇帝死后,由后妃和子孙继承。
    辽国共有斡鲁朵十三个,包括九帝、二后(太祖后述律月理朵和景宗后萧绰)、一个皇太弟(圣宗时的孝文皇太弟耶律隆庆)的十二个斡鲁朵和圣宗朝大丞相韩德让所建的文忠王府,统称十二宫一府。
    萧峰的父亲当年任职宫分军的教头,可见其武功非凡,地位独特。
    宋青书暗暗寻思,他记得原著中设定萧远山是属珊军的总教头,不过这个世界辽国式微,辽国太后的势力更是衰退到极点,属珊军可谓是名存实亡,萧远山成为了宫分军的总教头,倒也合情合理。
    “大师也知当年之事?”听到方证的话,萧峰又惊又喜,急忙问道,“敢问当年带头大哥是谁?”
    方证摇了摇头:“往事随风逝者已矣,萧施主又何必再造杀孽?”
    萧峰急道:“我一直调查带头大哥是谁,除了想报父母之仇外,还因为这段时间当年知情人接二连三的死亡,想必是带头大哥为了隐瞒身份,故意杀人灭口。”
    “胡说八道!”空智怒道,“那位带头大哥德高望重,岂是你口中的大魔头?明明是你杀了马大元、谭公谭婆、徐长老,还杀了授业恩师玄苦,你才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不要想把自己的罪责嫁祸到别人头上。”
    “听空智大师的话,显然也认识那位带头大哥了?”阿朱忽然开口道。
    空智呼吸一窒,旋即哼了一声:“是认识又如何,小丫头你不必来套我的话,我不可能告诉你的。”
    阿朱还想说什么,萧峰身边的黑衣人抬手阻止了她:“不必浪费精力了,他们当然不会说的,因为那位带头大哥是他们拼死也要保护的人。”
    萧峰神色一动:“听前辈语气,难道也知道那位带头大哥是谁?”
    “我当然知道。”那黑衣人傲然说道,视线缓缓扫过前排一众高僧,看得那些人极不自在。
    “那人是谁?”萧峰这一路追查带头大哥,眼见马上要真相揭晓,不禁激动不已。
    那黑衣人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什么意思?”萧峰一怔。
    黑衣人解释道:“你我今日陷入重围,可谓是凶多吉少,再加上在场的都是少林寺的人,就算带头大哥身份曝光,也于事无补,反倒可能害了这两位小姑娘的性命。”
    萧峰明白他的意思,少林寺素来自诩名门正派,就算今天自己和这位前辈在劫难逃,但他们多半不会为难阿朱和阿紫的,但如果此时两女知道了带头大哥的身份,反而可能引火烧身。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现,脱口而出:“那位带头大哥是少林寺的人!”
    此言一出,少林寺诸僧纷纷色变,黑衣人眼神中露出赞赏之色,不过他很快开口道:“若是此番我们有幸逃得性命,到时候再告诉你也不迟。”
    “好,为了得知结果,萧某说什么也要保住性命。”萧峰朗声大笑,尽管他身受重伤,此时却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
    少林人数虽多,但方证、空闻慈悲为怀,其他的人也缺乏萧峰这种战场上磨炼出来的惨烈杀气,是以气势居然再次被压制,玄澄重重地哼了一声:“阁下未免太乐观了些,今天在场这么多高手,你终究难逃一死。”
    他说话时动用了佛门狮子吼的秘法,将各位同伴瞬间从颓然的情绪中再次振作起来。
    “聒噪!”黑衣人冷哼一声,忽然间便动了,可谓是兔起鹘落,瞬间就攻到了玄澄面前,显然是打算利用他刚使出狮子吼,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重伤他。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除了极少数人知道扫地僧无名之外,江湖中大多数人都公认玄澄乃少林寺中第一高手,十三绝神僧,少林两百年来第一人。
    只要首先重创他,不仅能去一强敌,还能达到先声夺人的地步。
    玄澄也是一惊,他虽然武功极高,但毕竟更倾向于学院派,应变方面比不上黑衣人那种在惨烈的战争中活下来的高手,是以被对方找到破绽攻击。
    仓促之间玄澄下意识舞动禅杖,使出自己的绝学伏魔杖法,可惜黑衣人已经欺入他近身,伏魔杖法的精妙之处完全无法施展,在击中对方之前,对方已经一掌按在了他胸口。
    黑衣人眼中一喜,正要催动掌力取其性命,忽然只见玄澄身上金光一闪,他的掌力犹如泥牛入海。
    “金刚不坏体!”黑衣人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大变。
    玄澄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挥掌使出少林寺最深奥的般若掌反击出去,黑衣人抬手对了一掌,见周围那些高僧已经反应过来,急忙接着反震之力飞退回了萧峰身边。
    宋青书此时几乎已经确定了黑衣人的身份,有如此高的武功,还处处帮着萧峰,不是萧远山又是谁?
    “萧远山不愧是当初在雁门关血战中将中原高手杀得血流成河的存在,这临敌经验真是让人佩服,选择时机也是妙到巅峰,若非玄澄正好有金刚不坏神功护体,恐怕已经饮恨当场了。”
    “十三绝神僧,果然名不虚传。”黑衣人嘿嘿笑了一声,忽然神情一变,只听得咔嚓一声响,他面上的黑巾忽然碎脸开来,原来刚刚受到金刚不坏体反震,再加上玄澄恼羞成怒下般若掌的反击,他终究还是没来得及完全卸去对方掌力,导致面巾被震碎。
    周围瞬间响起阵阵惊呼之声,一群人纷纷惊骇地看着他。只见他方目阔鼻,虬髯丛生,相貌十分威武,约莫六十岁左右年纪。尽管须发微白,却一脸彪悍之气,但这不是最让众人吃惊的,最让他们吃惊的是眼前这人除了年纪大了点,居然长得和萧峰一模一样。
    萧峰惊喜交集,抢步上前,拜伏在地,颤声叫道:“你……你是我爹爹……”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好孩儿,好孩儿,我正是你的爹爹。咱爷儿俩一般的身形相貌,不用记认,谁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子。”一伸手,扯开胸口衣襟,露出一个刺花的狼头,左手一提,将萧峰拉了起来。
    萧峰扯开自己衣襟,也现出胸口那张口露牙、青郁郁的狼头来。两人并肩而行,突然间同时仰天而啸,声若狂风怒号,远远传了出去,只震得山谷鸣响,场中众人听在耳中,尽感不寒而栗。虽然一共只有两人,但声势之盛,直如千军万马一般。
    宋青书佩服不已:“果然是豪气干云。”
    旁边的赵敏却堵住了耳朵,不满地说道:“真是吵死了。”
    萧峰从怀中摸出一个油布包打开,取出一块缝缀而成的大白布,展将开来,正是智光和尚给他的石壁遗文的拓片,上面一个个都是空心的契丹文字。
    那虬髯老人指着最后几个字笑道:“‘萧远山绝笔,萧远山绝笔!’哈哈,孩儿,那日我伤心之下,跳崖自尽,哪知道命不该绝,堕在谷底一株大树的枝干之上,竟得不死。这一来,为父的死志已去,便兴复仇之念。那日雁门关外,中原豪杰不问情由,便杀了你不会武功的妈妈。孩儿,你说此仇该不该报?”
    萧峰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焉可不报?”
    萧远山道:“当日害你母亲之人,大半已为我当场击毙。
    智光和尚以及那个自称‘赵钱孙’的家伙,已为孩儿所杀。丐帮前任帮主汪剑通染病身故,总算便宜了他。只是那个领头的‘大恶人’,迄今兀自健在。孩儿,你说咱们拿他怎么办?”
    萧峰急问:“此人是谁?”
    萧远山一声长啸,喝道:“此人是谁?”目光如电,在诸僧脸上一一扫射而过。
    诸僧和他目光接触之时,虽然明知己方占尽优势,可是骨子里依然有一股栗栗自危的感觉。,虽然这些人大多与当年雁门关外之事无关,但见到萧氏父子的神情,谁也不敢动上一动,发出半点声音,唯恐惹祸上身,被两人临死一击拉上垫背。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如此一来,阿朱和阿紫就危险了。”
    之前萧远山一直不说带头大哥是谁,就是怕逼得对方狗急跳墙,同时害了两位小姑娘的性命,可如今他与玄澄交手震断面巾,露出本来面貌,身份再也藏不住,再加上被勾起了伤心事,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可是他不管,宋青书却不能不管,他对阿紫虽然没什么感情,但她毕竟是自己女人,岂能由他人处置?特别是阿朱,更是对其有恩,更不能让她碰到什么危险了。
    萧远山目光落在玄慈身上,冷冷道:“玄慈方丈果然是佛法精深,到现在居然还沉得住气。”
    了解当年内情的几位纷纷色变,另外一些不知情的少林弟子各个下意识往玄慈望去。
    萧峰又惊又怒:“玄慈方丈,带头大哥居然是你!”要知道他以前和玄慈打过交道,甚至还与其交手过两次,对他的武功与人品都十分佩服,哪知道他居然就是自己苦苦追查的大恶人!
    玄慈方丈双手合十:“善哉,善哉!既造业因,便有业果。当年雁门关一事虽然是被奸人蒙蔽,不过对你父母族人的惨死,老衲依然难辞其咎。”
    ---
    今天刚拔了智齿,流了不少血,再加上一天下来只能喝点稀饭,没多久就饿得头昏眼花。
    想精心设计一下这场大战,可惜后来头越来越昏,只能先行码一章出来,以免断更,明天恢复精力后再多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