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70章 武学障

     “原来是你!”萧峰勃然大怒。
     玄慈叹了一口气:“阿弥陀佛~”
     萧峰怒道:“你们当年杀我妈妈,还可说是事出误会,虽然鲁莽,尚非故意为恶。可是你却为了隐瞒身份,去杀了我义父义母乔氏夫妇,还杀了赵钱孙、谭公谭婆等人,甚至连我恩师玄苦大师也不放过,当真是禽兽不如!”
     玄慈面露异色,惊讶地说道:“这话从何说起,这些人不都是死于萧居士之手么?”
     玄澄这会儿也从刚才的袭击中缓了过来,正因为刚才吃了个暗亏,闻言更是大怒:“姓萧的你别含血喷人,我师兄德高望重世人皆知,又其实你口中那种人,更何况那些人分明是你杀的,玄苦师兄之死更有多人目睹你行凶,你还敢狡辩!”
     萧峰正要辩解,萧远山却哈哈大笑,道:“孩儿,你这可错了。”萧峰愕然道:“孩儿错了?”萧远山点点头,道:“错了。那乔氏夫妇,是我杀的!”
    萧峰大吃一惊,颤声道:“是爹爹杀的?那……那为什么?”
    萧远山道:“你是我的亲身孩儿,本来我父子夫妇一家团聚,何等快乐?可是这些南朝武人将我契丹人看作猪狗不如,动不动便横加杀戮,将我孩儿抢了,去交给别人,当作他的孩儿。那乔氏夫妇冒充是你的父母,既夺了我的天伦之乐,又不跟你说明真相,那便该死。”
    萧峰胸口一酸,说道:“我义父义母待孩儿极有恩义,他二位老人家实是大大的好人。然则放火焚烧单家庄,杀死谭公、谭婆等等,也都是……”
    萧远山道:“不错,都是你爹爹干的。当年带头在雁门关外杀你妈妈的是谁,这些人明明知道,却不肯说,个个袒护于他,岂非该死?”
    萧峰默然,心想,“我苦苦追寻的‘大恶人’,却原来竟是我的爹爹,这……这却从何说起?”缓缓的道:“少林寺玄苦大师亲授孩儿武功,十年中寒暑不间,孩儿得有今日,全蒙恩师栽培……”说到这里,低下头来,已然虎目含泪。
    萧远山道:“这些南朝武人阴险奸诈,有甚么好东西了?这玄苦是我一掌震死的。”
    少林群僧齐声诵经:“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声音十分悲愤,虽然一时未有人上前向萧远山挑战,但群僧在这念佛声中所含的沉痛之情,显然已包含了极大决心,今日必取他们父子性命报仇雪恨。
    萧远山又道:“杀我爱妻、夺我独子的大仇人之中,有丐帮帮主,也有少林派高手,嘿嘿,他们只想永远遮瞒这桩血腥罪过,将我儿子变作了汉人,叫我儿子拜大仇人为师,继大仇人为丐帮的帮主。嘿嘿,孩儿,那日晚间我打了玄苦一掌之后,隐身在旁,不久你又去拜见那个贼秃。这玄苦见我父子容貌相似,只道是你出手,连那小沙弥也分不清你我父子。孩儿,咱契丹人受他们冤枉欺侮,还少得了么?”
    萧峰这时方始恍然,为甚么玄苦大师那晚见到自己时,竟然如此错愕,而那小沙弥又为甚么力证是自己出手打死玄苦。却哪里想得真正行凶的,竟是个和自己容貌相似、血肉相连之人?
    听到这一切,树上的赵敏忍不住撇撇嘴:“这个萧远山当真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脑子已经不正常了,他做的这些除了坑自己的儿子,还有什么用?”她之前在汝阳王府负责经略中原武林,自然知道萧峰所遭遇的一切事情。
    宋青书一脸古怪,其实他也赞同赵敏的看法,人家都是坑爹,可是在整个天龙八部里面,萧远山和慕容博堪称是坑儿狂魔,在坑儿方面,可谓是不相上下。
    “杀了玄苦师兄,今日让你们父子俩血债血偿!”玄澄刚刚被萧远山弄得有些狼狈,急于找回面子。
    “哼,老夫当年能将你们中原武林人士杀得尸横遍野,今日一样也行!”萧远山傲然道,话音刚落,全场顿时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
    “不自量力!”玄澄手中禅杖重重在地上一杵,一股肉眼可见的声波四散开来,场中.功力低者,不少都烦厌欲呕,像阿朱阿紫更是站都有些站不稳。
    “我讨厌这个臭和尚!”树上的赵敏抚着自己胸脯,轻嗔不已,要知道他之所以中了慕容景岳的三尸脑神丹,就是因为当初被玄澄袭击,被他大金刚掌掌力所伤,不得不去开封寻平一指医治,谁知道平一指的真实身份居然就是慕容景岳。
    “我也不喜欢他。”玄澄好勇斗狠,脾气暴躁又爱出风头,宋青书总觉得他有违出家人本分。
    萧远山忽然神情一变,急忙一个跳跃离开原地,只听得嗤嗤几声响,他刚刚所处之地身后的树上已多了三个焦黑的指洞。
    “无相劫指!”萧远山脸色难看,难怪他刚刚故意用禅杖杵地,原来是掩饰真正的杀招,无相劫指本就无形无相,再被他这么一掩饰,更是防不胜防,“阁下身为佛门中人,居然暗施偷袭。”
    玄澄哼了一声:“对付你这种无耻之徒,用得着讲什么江湖规矩么?更何况当初你偷袭玄苦师兄,也没见得……”
    他还没说完,忽然身边传来一声惨叫,只见空智胸前三个恐怖的血洞,若非他功力精深,恐怕已经当场毙命,不过饶是如此,如今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无相劫指!”这下轮到少林寺诸僧勃然色变了。
    萧远山惨笑道:“嘿嘿,嘿嘿!当年我并无夺取少林寺武学典籍之心,你们却冤枉了我。好,好!萧远山一不作,二不休,你们冤枉我,我便做给你们瞧瞧。这三十年来,萧远山便躲在少林寺中,将你们的武学典籍瞧了个饱。区区一个无相劫指,又算得了什么!各位大师可以品评一下,我这无相劫指造诣如何?”
    宋青书看得大为佩服,萧远山如今脑瓜子虽然不好使,但是在战斗技巧上他却是最顶尖的存在,这么轻易便废掉了对方一个顶尖高手,要知道空智虽位列四大神僧之末,却精通十一门少林绝学,真单打独斗,萧远山要胜过他也没那么容易。
    相比宋青书的赞赏,少林诸僧就要愤怒得多了,有什么事情比对方用你家的东西打了你更让人恼火?
    “卑鄙!”
    “无耻!”
    各种怒骂声声声不绝,萧远山却露出一脸讥诮之色:“刚刚是谁说对付卑鄙无耻之徒,不必讲江湖规矩的?”
    玄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此时他心中也是憋屈无比,明明一身神功却连续两次在他面前吃亏,真是丢尽了颜面。
    “纳命来!”玄澄决定不再给萧远山使诈的机会,怒吼一声,整个人犹如一发金色的炮弹往萧远山冲了过去,沿途中仿佛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声势极为骇人。
    萧远山神色一凛,毕竟对方号称少林两百年来第一人,丝毫不敢大意,急忙运功迎了上去,双方转瞬间就交手了十数招。
    “韦陀杵,这贼人居然偷学了韦陀杵!”忽然少林僧人中有人惊呼出声。
    “岂止啊,刚刚他还使出了般若掌,天哪,般若掌是本寺最深奥的拳法,全寺上下都没几个人能领悟其精要,他居然学会了!”又有人眼见认出了他的掌法,愈发惊骇起来。
    玄慈、方证、空闻互相对视一眼,心想萧远山昔日身为辽国宫分军总教头,今日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不然他将本派武学传给契丹军队,哪还了得?
    他们几人其实平日里都是慈悲为怀的人,可如今涉及到本派武学典籍,个个都涌起了一股杀机。
    “这萧远山武功还真高,居然能和玄澄平分秋色。”树上的赵敏有些吃惊道,当初她麾下的高手和玄澄交过手,没少在他手下吃亏,如今见萧远山和他你来我往丝毫不落下风,自然惊叹不已。
    宋青书却是暗暗皱眉,他注意到数次萧远山明明能够占上风,却因为出招太过狠辣以至于力度角度有了偏差,而高手过招,这一点点的偏差却能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咦,看萧远山的神情,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错失了数次克敌制胜的良机。”宋青书暗暗心惊,忽然间有些明白过来。
    萧远山的武力值变化可谓是天龙里最让人不理解的事情之一了,三十年前他一人对上二十一名中原高手,其中不乏玄慈、丐帮帮主等一等一的高手,依然将二十一人杀得近乎全军覆没,连在一旁偷看的慕容博都吓得胆战心惊,回到燕子坞地窖中躲了七天七夜。
    可三十年后,玄慈已经和萧峰对掌平分秋色,慕容博也与他大战三场,数百招都分不出胜负。要知道这三十年萧远山可是一直在少林寺偷学武功,可是当年远不如他的玄慈、慕容博居然后来居上,成长到与他伯仲之间的地步。
    让人有一种感觉,仿佛这三十年来萧远山一直在原地踏步,等着他们追上一般。
    前世宋青书也不明白,可是如今他自己也在修炼武功,境界达到了一种格外高度,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要知道一个人的武功不会永远不停增长上去,到达一定高度过后,如果没有奇遇或者顿悟,终生的境界可能就会固定下来。
    就像当年王重阳评价周伯通一般,认为周伯通不能胸怀天下,格局太小,注定不能成为绝顶高手。果不其然,周伯通明明武学天分极高,还得到了王重阳的真传,但是功力一直停留在比裘千仞稍差的水平,虽然在江湖中已是一等一的高手了,可是终究还是被五绝吊打。
    直到后来他修炼《九阴真经》,再加上他有一颗赤子之心,研究出了左右互搏术,武功终于得到升华,从一开始被黄药师吊打到后来五绝自认不如。
    萧远山也是类似的情形,早年他是草原上豪迈的好汉,心胸豁达阳光,是以武学进度极快,可是雁门关一役后,他内心已经被仇恨所扭曲,行事作风由以前的光明磊落变成了阴谋诡计,因此虽然后来在少林寺偷学不少绝技,表面上看似进步不小,可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提升。
    再加上少林的武功需要对应的佛法来化解,他心中只有复仇的念头,强练绝学反而练出了暗伤。
    按照原著中扫地僧的评价,那就是萧远山陷入了“武学障”,他花了近三十年都没有参透这个武学障,导致武功一直没有本质提升,结果慕容博、玄慈等人渐渐追上了他。
    当然,慕容博等人武功高到这个境界后,同样也会遇到武学障,他们若是参不透,武功同样也会止步不前。而且他们因为强练少林绝技导致身体有暗伤,以至于不仅无法突破,甚至最后连目前的境界都很可能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