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73章 以多取胜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刚刚不是说了么,以慕容复的功力,还杀不了玄悲大师。”玄悲虽然在原著中只是个没出场就死的龙套,但其武功却一直被低估了,种种迹象表明,他是当时少林寺扫地僧、玄慈之下第三高手,毕竟慕容博偷袭在先,居然还落入下风,最后只有靠使出绝技斗转星移才出其不意杀了对方。
    慕容博的目的是挑起列国纷争,本是要用一阳指杀玄悲的,只可惜玄悲武功太高,他一阳指练得又不到家,最终险象环生,必须使出独门绝技,嫁祸不成反倒坑了自己的儿子。
    “可你不是说玄悲死于斗转星移之手么?”萧峰疑惑不已,忽然间反应过来,“难道是慕容博!”
    “不错。”宋青书点了点头,将慕容博假死一事大致讲了一遍。
    “这狗贼!”萧峰十指捏得直响,双眼尽是愤怒的目光。
    “居然是他!”萧远山也差点没有晕过去,得知这几十年来在少林寺和他交手的居然是自己的大仇人,要知道当初他见慕容博在少林寺偷经书,认为他是少林敌人,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他暗中指点他武功,第一次比武一百招左右慕容博便支持不住直到第三次比武打了三百招依然不分胜负。
    想到因为在自己指点下导致仇人武功突飞猛进,萧远山简直快气得吐血。
    此时虚竹忽然开口道:“关于慕容老先生的事情本寺必会查个水落石出,不过阴谋或许有,但萧氏父子杀人也是真,更何况萧远山偷学本寺七十二绝技,若是放他们离开,到时候武功泄露给异族,将来残害的是中原百姓,本寺无论如何不能当这个千古罪人。”
    “不错,不能放萧氏父子离开。”少林寺诸僧刚刚听到宋青书话后有些犹豫,如今听完虚竹所言瞬间坚定了想法。
    宋青书暗暗皱眉,这个虚竹可不像原著中那个老实憨厚的小和尚啊,难道他也像张无忌那样被哪个老妖怪夺舍了?
    树上的赵敏暗暗撇嘴,如果萧氏父子只是杀了谭公谭婆赵钱孙等等一些江湖杂鱼,少林估计也就做做样子,不一定非要留下他们,甚至他们杀了玄苦大师,少林也有可能看在宋青书的面子上暂时忍耐,不过萧远山偷学了七十二绝技,这可是少林的命.根子,是他们在江湖中安身立命之本,现在恐怕连张三丰、王重阳来了都不管用。
    “你们怕萧远山将武功传授给契丹士兵将来残害汉人百姓是吧?”宋青书反问道。
    “自然!”虚竹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如今神州沉沦,我们少林自古为武林领袖,自然当为天下百姓出一份力,防范于未然。”
    “好一个出一份力,好一个怕萧远山传授给契丹士兵,”宋青书语气中忽然多了一丝讥诮之意,“你们口中的异族人尚知道将得到的秘籍传授给普通士兵,富国强军,为国家利益做贡献,可你们手握正版的七十二绝技,何曾将这些武功传给我们汉人的士兵,让他们对上异族铁骑时不至于没有自保之力?”
    “你!”少林诸僧一时语塞,要知道各门派的绝学素来看管极严,非内门弟子不传,生怕绝学泄露,千百年来各门各派都是如此,没谁会有意义,谁知道宋青书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让他们不知道如何反驳。
    如果是一般门派,直接回他一句有毛病就行了,江湖上哪个门派会将绝学外传?可他们是自诩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若是承认因为门户之见而不把绝学授人导致汉人士兵被异族人骑兵欺凌,这罪名他们可承受不起。
    方证大师喊了一声佛号,接着说道:“齐王有所不知,练习我们少林的武功需要很好的基础,而且前期进步缓慢,修炼到后来每一门武功还需要对应的佛法化解,不然很容易伤及自身,不仅无益,反而有害。而军队需要简单直接见效又快的训练办法,因此本寺武功不适合传授给他们。”
    诸僧听得纷纷点头,方证佛法精深,为人慈眉善目,在寺中素来为众人爱戴,这番说得合情合理,巧妙地解答了对方的责问。
    虽然对其他人没什么好感,但对方证这个和善的老和尚宋青书倒是有几分敬重,不过今天事关萧峰父子的性命,他也只能得罪了:“既然按大师所言,贵寺的武功并不适合在军中推广,为何一口一个怕萧远山回去传给契丹士兵呢?”
    “这……”方证素来不是能言善辩之士,一时间不由得语塞。
    虚竹急忙说道:“虽然本寺武功不适合军中推广,但契丹人武学路数与中原不同,万一他们有什么改良之法,将本寺武功改得适合士兵修炼,到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树上的赵敏暗暗点头,这小和尚贼眉鼠眼虽然有点讨厌,但倒也挺能言善辩的。
    一旁的玄澄终于按捺不住,大声说道:“姓宋的,你巧舌如簧就是想替萧氏父子脱罪而已,告诉你门都没有,今天本寺这么多高手在,哪会让你得逞?说起来上次损毁《易筋经》梵文原本一事都还没跟你算账呢!”
    听到《易筋经》,阿紫张了张嘴,试图说如今梵文原本在宋青书那里,这样少林寺众人必然会和宋青书打起来,自己一行人也能趁机逃脱。
    不过她犹豫半晌,不知道出于何种顾虑最终没有说出来,只是暗暗哼了一声,若是你不管我们,我就把你一起拖下水!她出身星宿派,计划这种事情心里毫无负罪感。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自己差点被阿紫给卖了,而是对玄澄冷笑连连:“说一半天最后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唉,那打一半天嘴仗到底为何。”
    “哼!”玄澄僧袍一挥,显然是领教了他嘴炮的厉害,不愿意再与他做口舌之争,不过他身上的衣服刚才被萧远山的皮鞭一顿狠抽,此时破破烂烂一条一条的,样子分外滑稽。
    “萧峰毕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坐视不理,这样吧,”宋青书提议道,“若是混战起来未免伤及无辜,不如我们就各选一人出来,如果我们赢了,你们就放他们离开;若是你们赢了,那萧氏父子就任由贵寺处置,如何?”
    少林诸僧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忌惮,宋青书武功之高,金蛇大会上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后续更是又打了几次交道,可谓是深不可测,场中高手虽多,但对上宋青书谁也没有把握。
    连玄澄这样狂的人都有些犹豫起来,他虽然非常有自信,可是此战关系到少林的绝学与声誉,他可不敢孟浪。
    “阿弥陀佛~”空闻开口道,“施主武功之高,早已名动江湖,何必再拿本寺来彰显呢。”
    宋青书耸耸肩:“我现在还真没有显摆的意思,只是想帮朋友而已,这样吧,你们觉得一战定胜负没法接受,那就改为三战如何?你我双方各出三人,赢得次数多的算胜,如何?”
    听到他这个提议,少林诸僧不禁有些意动,纷纷传音入密交流起来。
    在他们看来,如今萧峰已受重伤,虽然还能勉力支持,但自己这边随便出一个高手应该能稳赢,其他的阿朱阿紫武功低微,根本不值一提。这样算起来,还未战就稳赢了一场,这次赌约赢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玄慈提出了异议,他们虽然能稳赢一场,但对方出了宋青书,多半也能稳赢一场,那胜负关键就在于和萧远山的比试上。刚刚看了萧远山与玄澄的对决,你们谁有信心能稳胜他么?
    其余几位高僧沉默不语,他们虽然自诩不输萧远山,但要赢下他,却没有十足的把握,此站关系重大,谁也不敢冒险。
    最终虚竹提出己方占尽优势,为何放着大好的优势不用,非要和他们进行单挑定胜负?玄澄随即附和,玄慈等人也纷纷点头。
    最终商议已定,玄慈开口道:“萧氏父子手上沾染了太多武林同道的血,还偷学了本派武功,本寺决不能放任其离开。若是齐王能袖手旁观,此前我们双方的恩怨一笔勾销,还能赢得我们少林的友谊。”
    宋青书不得不承认,他的提议还是有几分吸引力的,少林千年古刹,在武林中有着巨大的号召力,若是得到他们的相助必定是如虎添翼。
    不过他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一个虚无飘渺的友谊承诺管得了什么用?他非常清楚,双方的根本矛盾冲突不可调和:少林是需要找能一统天下的强者联合,到时候他们也能水涨船高成为国教,利益得到极大扩张,如今自己的势力相对整个天下还很弱小,自然不在他们计划之内。
    如今种种迹象表明,少林眼中最可能统一天下的是蒙古……其实这也无可厚非,历史上不管是禅宗还是全真教,又或者西方的各个教派,都各尽所能向蒙古大汗传教,因为蒙古大汗信奉了某教,那个教的地位就会变得非常超然,天下各处都能开寺庙,各种赏赐、田产、信徒的奉献更是取之不尽。
    只不过禅宗和全真教斗一半天,最后反倒是密宗更受蒙古大汗青睐……
    特别是想到之前少林特意安排陈友谅这枚棋子试图遏制自己势力,宋青书便愈发不爽:“如此看来,堂堂少林是打着以多取胜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