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77章 真当我不会杀人么?

    宋青书此时心中也陷入了回忆,身为一个穿越者,他自然是看过《风云》的,对里面的万剑归宗以及剑二十三印象非常深刻,而且非常凑巧的是,他在这个世界居然误打误撞也练出了这两门功夫。
    万剑归宗的剑谱当首一段话是“万气自生,剑冲废穴;归元武学,宗远功长。”后面则全是白纸,大多数修炼者根本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宋青书站在上帝视角自然知道万剑归宗最关键是要先自废武功,将自己变得像一张白纸一般,然后重新凝练内力,将每一丝内力都凝练成剑气,这样最后方能练成万剑归宗。
    而巧合的是宋青书当初在黑木崖之上被明尊偷袭,导致一声武功尽废,最后到吐蕃密宗学得《欢喜禅法》方才恢复武功。
    那段时间他脑中时不时浮现出前世看到的关于《万剑归宗》的理念,所以重新练内力的时候就有意识将内力凝练成剑气。
    再加上欢喜禅法强大的融合特性,最后居然让他练成了,不过毕竟是自行摸索,中途总会碰到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导致《万剑归宗》并不是那么完美,直到后来上了侠客岛,练了《太玄经》过后,平生所学剑法、掌法、内功、轻功,尽皆合而为一,不仅悟出剑二十三,连万剑归宗也终于达到了大成之境。
    此时无数剑气浮现在四周,宋青书淡淡地说道:“我与少林本没有解不开的仇怨,之前一直手下留情,没料到你们居然还存了杀我的意思,既然如此,那你们……全都去死吧!”
    声音中忽然带了一丝疯狂之意,之前在周围缓缓游走的无数剑气漫天激射而出,往少林诸僧激射而去。
    “全都散开!”玄慈大惊失色,急忙吼道,他毕竟是个顶尖高手,很敏锐地判断出对于这种群体攻击手段,阵型越密集损失会越惨重。
    面对漫天的剑气纵横,少林诸僧大骇之余只能本能地拿出看家本事抵抗起来,不过这无形的剑气不知道是什么凝结而成,简直可以说是无坚不摧。
    那些少林僧人手中的禅杖、哨棒、戒刀之类的刚挡了一两剑便从中断裂,仿佛被倚天剑、屠龙刀斩断了一般,没了兵器,很多人身上瞬间冒出血洞,已经被剑气击中了身体!
    方证宅心仁厚,看到不少同伴倒在血泊之中,急忙跑过去挡在他们身前,替他们挡住了再次袭来的剑气。
    不过他的千手如来掌很快就溃不成军,千钧一发之际他使出了金刚禅狮子吼,肉眼可见的声波一圈圈散开,将袭来的剑气轰散。
    不过他自家人知自家事,狮子吼极为耗费内力,他也不可能这般一直吼下去,一旦气息不继,对方的剑气瞬间就会淹没他们。
    宋青书对方证这个慈眉善目的大和尚印象还不错,见到是他,暗暗收了几分力。不过对于另外几个人他就没这么好的性子了。
    玄慈表面上慈悲为怀,但是坐视当年雁门关一役相关的人相继死于非命却一直不出来面对乔峰,这倒也罢了,更龌龊的是明知道情人叶二娘在江湖中为非作歹残害幼儿,他却始终不闻不问,也不知他的慈悲在哪里。
    至于虚竹,本来还是个老实和尚,可这个世界的虚竹却与宋青书记忆中的形象大相径庭,表面上忠厚老实,实际上却腹黑狡猾,让他一度怀疑其是否也被明尊这样的老妖怪魂穿了。
    玄澄的话更不用说,好勇斗狠完全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杀性又非常重,双方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是时候做一番了结了。
    宋青书手一扬,第二轮更恐怖的剑气再次往少林诸僧袭去,此时其余僧人基本都重伤倒地,还能站着的只有玄慈、玄澄、方证、虚竹四人而已。
    玄慈不停利用袈裟伏魔功荡开剑气,时不时还使出大金刚掌的劈空掌力轰击避无可避的剑气,饶是如此,身上被剑气所伤的血痕越来越多。
    虚竹一开始试图用北冥神功吸收对方的剑气,不过刚吸收了一缕剑气,经脉中顿时传来了剧烈的刺痛,吓得他急忙打消了吸收对方剑气的念头,老老实实用北冥真气催动燃木刀法,应付着剑气纵横的攻击。
    他用北冥真气催动的燃木刀法与鸠摩智的火焰刀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来也是世上一等一的武功,只可惜宋青书的万剑归宗剑气无形无相,可谓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饱和攻击,虚竹的刀法再神妙,总无法同时护住全身,是以也不停被剑气击中,身上又是血水又是汗水,显得狼狈不堪。
    相对来说玄澄是局面最好的一个,他毕竟被誉为少林两百年来第一人,又有金刚不坏神功护体,个人的防御明显比其他人强上一筹,不过整个人也被剑气攻击得非常狼狈。
    此时宋青书身边的众人可谓是神情各异,萧峰苦笑,心想当初自己见到六脉神剑就觉得惊为天人,如今看到这漫天的剑气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此刻的心情,之前还以为对方武功和自己伯仲之间,就算高明些也高得有限,如今想来真是太自大了。
    萧远山更是惊骇,心想我在少林寺藏经阁偷学三十年,见过的绝学不知道凡几,可眼前这“万剑归宗”当真是人间的武学么?
    阿朱轻轻掩着嘴唇,虽然吃惊但更多的是高兴,当初在宋青书落魄时因为香水秘方而结缘成了朋友,如今看到他居然成长到这个地步,发自内心地欣慰不已。
    阿紫则是一双眼睛骨碌碌直转,本来之前她从移魂大.法中醒来后,第一反应是恼怒异常,自己在星宿派那么险恶的环境下辛辛苦苦保存的清白身子居然这般稀里糊涂失去了,她自然不能这么算了。不过如今再次见到宋青书神奇的武功,她忽然又打消了报仇的主意。
    “貌似跟他也不错……”阿紫毕竟是在邪派长大,骨子里更信服强者为尊的理念,如今宋青书强大到她完全生不起反抗的念头,索性彻底臣服了,至于爱情……那是什么东西?
    赵敏此时在宋青书怀中,漫天剑气带给她的冲击更为直观,看着那些晶莹透明的剑气,她忍不住赞叹道:“真漂亮!”
    心想这家伙真是个混蛋,明明这么厉害刚刚还故意装成那样让我替他担心。
    尽管心中腹诽,赵敏依然嘴角微微上翘,尽情欣赏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在观赏一场绚丽的烟花。
    不过她秀眉忽然一蹙,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讨厌的大光头,原来玄澄意识到这样被动挨打迟早会坚持不住,索性强运起金刚不坏神功,任由剑气射在身上,自己则一步一步往宋青书所在方向走来,打算和其近战,让他没有精力再操控这漫天的剑气。
    看到他靠过来,宋青书冷哼一声,手一挥大半的剑气就往玄澄身上射了过去。
    玄澄闷哼一声,再也无法前进半步,只能运起所有功力抵挡对方剑气的侵蚀,整个人不仅没法前进,甚至还缓缓再往后退。
    “金刚不坏体,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好大的名头,”宋青书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之意,忽然声音转冷,“那我今天就来打破这个神话。”
    说完伸手遥遥一扭,漫天的剑气瞬间急速旋转起来往玄澄身上袭去,玄澄此时运起金刚不坏体硬抗漫天剑气,根本不敢丝毫分神,是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螺旋剑气攻到了胸前。
    玄澄身上的金光瞬间一黯,紧接着发出仿佛蛋壳破碎的声音,玄澄噗地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整个人再也站不住,颓然倒在了地上。
    宋青书不得不承认,金刚不坏体被誉为古今五大神功之一,果然是名不虚传,本以为这一击能取了对性命,谁知道只是重创于他。
    要知道剑气螺旋过后,冲击力比原先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就这样玄澄居然都硬扛住了。
    因为玄澄吸引了大部分剑气,是以玄慈、虚竹、方证等人还能勉强支撑,宋青书哼了一声伸手一挥,纵横的剑气瞬间加快速度往三人身上席卷而去,玄慈和虚竹惨叫一声,身上都出现了几个恐怖的血洞,若非功力深厚,恐怕已经当场毙命。
    唯独因为敬佩方证的人品,宋青书倒是没有对他下重手,只是让其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而已。
    看着少林众人倒了一大片,宋青书淡淡说道:“我们之间的恩怨,干脆今天就尽数了结吧。”
    只见不远处的玄澄、虚竹生死不知,另外那些高僧也丧失了战斗力,玄慈凄然笑道:“万万没想到,阁下武功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
    宋青书冷冷说道:“也亏得我武功到了如此境界,不然今天还不被你们强行击杀?”
    “一开始只是因为各自的立场与贵寺有了些冲突,可双方并没有解不开的仇怨,谁知道随着我势力越来越大,你们就越来越如鲠在喉,欲除我而后快,不仅在前段时间安排陈友谅回丐帮来牵制金蛇营,如今还试图毕其功于一役杀掉我,”宋青书顿了顿,森然道,“真当我不会杀人么?就由虚竹那厮开始吧。”
    说完一缕剑气往虚竹身上射去,如今虚竹躺在那里昏迷过去没法运功抵抗,若是被射中绝对会命丧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