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0章 神秘人

     “停!”宋青书急忙捂住了阿紫的嘴,担心她说下去会说出什么更夸张的事情来。
     一旁的赵敏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不让阿紫姑娘说了?我听着倒是蛮有趣的啊。”
     “咳咳~”宋青书喝了口茶被呛到,“哪里有趣了,这些话千万别让萧兄听到了,我这方面的名声素来不好,可不能让他误会了。”
     赵敏笑容更胜了:“你也知道你的名声不好啊。”
     宋青书神情一肃:“我虽然贪花好色了些,但又怎么会觊觎兄弟的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禁有些心虚。
     不过这次他倒没说假话,阿朱虽然容貌俏丽,但还远远达不到能让宋青书不顾与萧峰的情谊的地步,更何况如今他桃花债缠身,都快发展成桃花劫了,哪还有心思去随便沾花惹草?
    赵敏还要说什么,宋青书忽然脸色一变:“嘘,有人过来了!”
    没隔多久,门外就传来了萧峰豪爽的声音:“宋兄弟,下去喝酒!”
     阿紫早已贴心地跑过去将门打开,宋青书看到萧峰萧远山还有阿朱都站在了门口,笑吟吟地邀请着自己。 萧远山果然内力深厚,这么会儿功夫就替萧峰暂时稳定住了体内的伤势。
     宋青书面色古怪地站了起来:“萧兄你重伤在身,这个时候喝酒……”
     萧峰笑呵呵地拍了拍胸脯:“酒对其他人也许是毒药,但对我来说正好是补药,喝得越多伤势反而好得越快。”
     宋青书苦笑起来:“萧兄当真是天赋异禀。”
     赵敏也走到他身边有些佩服地说道:“萧大王果然是豪气干云,佩服佩服!”
     萧峰拱了拱手:“还没谢过郡主之前的援手之恩。”辽国与蒙古如今是同盟,一个身为辽国南院大王、一个是蒙古的郡主,双方自然没少打过交道。
     赵敏抿嘴一笑:“萧大王客气了。”
     一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往下走,阿朱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宋公子,你和阿紫认识么?”跟阿紫不同,这次姐妹重逢她心底是十分欣喜的,十分珍惜这段姐妹关系,刚刚是因为要照顾萧峰来不及问,现在稍微空了终于忍不住问道。
     宋青书看了阿紫一眼,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是啊,我们认识,还不是一般的熟呢。”心想我连她的深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还不算熟么。
     场中其他人要么是正人君子,要么是出身高贵,倒是听不出他话里的隐藏意思,唯独阿紫出身邪派,倒是瞬间就听明白了,一张俏脸不由得浮现出一道红晕。
     “上次我也是被那群少林臭和尚追,多亏公子救了我。”不知道为何,阿紫并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和宋青书那方面的关系,故意含糊不清地解释了一句。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说破。
     “那还真是有缘。”萧峰哈哈一笑,招呼众人坐下,然后直接喊道,“小二,来十斤牛肉、十斤好酒。”
     宋青书一头黑线,心想这些古人喝酒还真是按斤算的,幸好赵敏还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
     萧峰端起一碗酒敬了过来:“宋兄弟,这杯酒萧某敬你,正所谓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到我的,刀山火海萧某绝不皱一皱眉头。”
     “萧兄言重了,我相信如果今天是你碰到我们遇险,肯定也会义不容辞地出手相助的。”宋青书笑着答道。
     “哈哈哈,”萧峰长笑一声,“你我也算数次经历同生共死了,不如结义为兄弟如何?”
     宋青书一惊,没想到自己居然无意间将萧峰的好感度刷满了,闻言笑道:“求之不得,只不过宋某在江湖中仇家众多,萧兄到时候可别介意多了一些无妄之灾。”
     “宋兄弟如今名动天下,不嫌弃我高攀才是。”萧峰笑呵呵地说道,显然不介意他的那些仇家。
     “萧某今年三十出头,痴长几岁,二弟不介意的话我就当一下大哥了。”萧峰拱了拱手。
     “大哥!”宋青书其实性子更多偏向深沉,不过此时同样也有些激动,毕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萧峰都是他极为佩服的英雄。
     两人一连干了三大碗酒,方才相视一笑。
     “对了,我还有个结义兄弟,”萧峰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大理世子段誉,你们应该以前见过,算起来他年纪应该最小,你是老二,他是老三,要是他知道自己多了个这么厉害的二哥,不知道会多么高兴。”
     “老二?”宋青书总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别扭,特别是想到段誉那小子,对他总没什么好感,实在不想和他成为结义兄弟,不过萧峰正在兴头上,倒也不好扫他的兴。
     不想把话题往段誉身上扯,宋青书转移话题道:“大哥,之前不是问过你么,以你的武功与机警,那些少林高手再多,应该也留不住你才是,为何会身受重伤,被追得走投无路?”之前问萧峰的时候,他刚好因为伤势发作晕了过去,所以重新问了一遍。
     “此事说来话长,”萧峰苦笑道,“我上次南下给你助拳之后,并没有直接回辽国,而是继续呆在中原调查带头大哥一事。”
     “可惜一路调查,知情人接二连三地死去……”萧峰还没说完便被萧远山打断了:“那些人是我杀的,让你认贼作父,故意欺瞒你,实在该杀。”
     萧峰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什么,毕竟萧远山是他的父亲,父亲杀的人,他也没办法义正言辞来指责。
     不过宋青书却不一样,他正色说道:“像谭公谭婆赵钱孙这种人杀了倒也罢了,他们毕竟参与了三十年前围攻你们夫妇,不过乔三槐夫妇这些年将令子辛辛苦苦养育成人,视若己出;玄苦大师传授他一身武艺,这三个人你却是杀得大大的不该。”
     萧峰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这些话其实他也想说,但是囿于父子之情却不好开口,如今宋青书替他说了,简直可以算得上是搬走了心口上的一块大石。
     在萧远山想来这些汉人都是居心叵测,就算表面上对儿子好,也不过是利用他,不过他忌惮宋青书之前表现出来的神奇武功,再加上刚刚被对方救了,倒也不好反驳,只是脸上表情明显不以为然。
     阿朱看了他一眼,担心自己未来公公难堪,很体贴地转移话题:“后来我们从马大元的遗孀那里得到消息,说带头大哥是大理段……段王爷。”
     萧峰闻言心有余悸地说道:“说起来就后怕,原来是马夫人的祸水东引之计,害得我差点杀了阿朱铸成大错。”
     赵敏忍不住问道:“你们就算去找大理的段正淳,为何会导致差点杀了阿朱姑娘?”宋青书是因为看过原著,可是赵敏身在局中,自然不知道。
     萧峰怜惜地看了阿朱一眼,道:“因为阿朱是段正淳的亲生女儿,我们到了大理之后她才得知这一切,而这个傻姑娘却不和我说,只是偷偷假扮成段正淳的样子来和我决斗。”
     赵敏惊呼一声:“这太危险了!相爱的人互相之间若是不能坦诚相见,那么很容易造成悲剧的。”
     连宋青书也好奇起来,剧情为何没有像原著那样发展。
     “是啊,”萧峰庆幸地说道,“幸好那天我出门的时候,有个神秘人暗中传信给我,告诉我带头大哥另有其人。”
     “神秘人?”宋青书下意识看向萧远山。
     萧远山摇了摇头:“不是我。”
     萧峰答道:“那人只是远远将一个便签绑在飞镖上射了过来,很快便消失不见,那人武功很好,我还念着之后的大战,所以便没有去追他。”
     “不过幸好得他提醒,我才知道带头大哥另有其人,本来打算向段正淳问清楚,那时才知道原来是阿朱假扮的。”
     阿朱也是抿嘴一笑:“当初我得知我爹不是带头大哥时,不知道有多么高兴。”
     一旁的阿紫却是撇撇嘴:“也就是你们俩傻,我爹才多大年纪,三十年前不过十几岁的毛头小子,那些中原知名人士会听他的号令奉他为带头大哥?”
     宋青书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其实这也是后世无数读者吐槽的一点。
     阿朱解释道:“我们一开始也有这种疑虑,还问过马夫人,谁知道马夫人说段王爷流连花丛会采补之法,驻颜有术以至于实际上年龄很老了,可表面上看着才四十几岁。”
     “这就难怪了。”赵敏听得暗暗点头。
     萧峰接着说道:“那神秘人信中所说带头大哥是少林中某位重要人物,我不敢轻信,决定偷偷上少林求证一番,谁知道刚摸进那人禅房,里面早已埋伏好无数高手突施冷箭,导致我一个照面之下就受了重伤。”
     宋青书不禁赞叹道:“少林那么多高手以有心算无心偷袭你,居然都没能取大哥性命,可见大哥一身本领多么了得。”
     也就萧峰这样的实战强人才能在那种极端环境中杀出一条血路,换作段誉或者其他一些学院派高手,说不定一个照面便被轰杀成渣了。
     萧峰却是苦笑:“哪有那么容易,我只是拼了命才逃出那间禅房,要想逃离少林是万万办不到的,幸得我爹出手相救。”
     萧远山哼了一声:“那么多顶尖高手围攻,我可没那个本事将你救出来,多亏阿朱阿紫这两丫头机灵在少林寺中放火制造混乱,我们才趁乱冲出了寺庙。”
     听到他的赞许,阿紫扬了扬下巴面露得色,阿朱却是低头羞涩浅笑,一旁的宋青书看到了,不由得暗暗感叹,两人虽然是一母同胞亲姐妹,但性子却半分也不像。
     这个时候赵敏忽然开口道:“萧大王你刚才感谢那神秘人未免谢早了,恐怕他就是想将你引到少林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