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7章 天堂到地狱

     没过多久,外面便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显然是蒲察阿虎特带人闯进来了。
     也多亏宋青书如今已是易容术大成,不然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没法易容成完颜亶,饶是如此他也不敢大意,生怕因为时间仓促导致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差错。
     完颜萍看出了他的顾虑,快速说道:“我先出去拖延一下时间,你们再好好检查一下。”
     说完便跑了出去,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她的娇叱:“大胆,竟然冲撞皇上寝宫!”
     看了完颜萍一眼,蒲察阿虎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记错的话你是唐括辩的小姨子吧,俗话说得好,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今日看来果然如此。”
     完颜萍一张脸憋得通红:“你什么意思?”
     蒲察阿虎特冷声说道:“现在我怀疑宫里的皇上不是真正的皇上,而是唐括辩弄出来的冒牌货。”
     “岂有此理!”完颜萍腰刀出鞘,浣衣院的手下纷纷也跟着将刀拔了出来,“你妖言惑众该当何罪!”
     对她的威胁蒲察阿虎特丝毫不放在眼里,反而将自己的佩剑抽了出来:“就你的刀利,我的剑就不利么?”
     他麾下的士兵也纷纷将武器拔出来与浣衣院的人争锋相对,因为他们人数占了上风,裘千仞担心完颜萍吃亏,也带着部下从外面将阿虎特的人围了起来,一层夹着一层,一副剑拔弩张的氛围。
     眼看一有点风吹草动大战就会爆发,寝宫的门终于打开了,辉月使走了出来说道:“皇上已经知道你们的来意,本来非常震怒,不过考虑到南宋北伐在即,为了稳定军心,让朝廷文武百官和睦,同意接受这些长辈的检验。”辉月使如今担任的是内侍首领,因此众人看到她丝毫没有觉得奇怪。
     蒲察阿虎特暗暗心惊,他一开始猜测对方绝不会同意让他的人检查的,做好了趁机发难的准备,谁知道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同意了接受检查?
     “他就不怕暴露么?”这一瞬间蒲察阿虎特都开始怀疑这个皇帝会不会是真的了,不过他想到自己得到的各种情报,心情又笃定下来。
     “哼,装腔作势,差点被唬住了,他要真是皇上怎么可能容忍别人来检查他。”蒲察阿虎特之前原本只有九成把握,如今已经上升到了十成。
     当那几个老者进去过后,蒲察阿虎特带着人也准备进去,却在门口被辉月使拦了下来:“皇上允许人检查已经是破了天大的例,又岂能允许闲杂人等进去寝宫围观?”
     “你说我是闲杂人等!”蒲察阿虎特怒道。
     “蒲察将军自然不是,你可以进去,但你的手下不行。”辉月使冷冷说道。
     蒲察阿虎特呼吸一窒,看到深邃的寝宫不由心中一凛,心想莫非他们是故意支开我的手下,想来个瓮中捉鳖?
     越想越有可能,脑海里浮现出东汉末年的大将军何进也是手握天下兵权,结果就这样阴沟里翻船的,吓得急忙摆手道:“呵呵,我就不进去了,免得惊扰到皇上。”
     周围的人面色古怪,心想你带着这么多士兵来逼宫,还说怕惊扰到皇上……
     不过带头的都不进去,其余的人只能远远站在门口,万幸的是寝宫并没有关门,从门口望进去大致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只见皇上坐在里间御书房里,蒲察阿虎特带来的几个老者进去后先叩拜了他,然后方才起身走了过去。
     “远远望的这几眼,皇上似乎还是那个皇上啊。”不少人心中暗暗寻思。
     唯独蒲察阿虎特暗暗冷笑:“就算你容貌装的一模一样,身体特征难道也能一模一样么?要知道这几个老人都是女真族中最德高望重的存在,可以说是看着皇上长大的,假的又岂能瞒过他们的眼睛?退一万步说,就算身体特征也模仿得一样,但是记忆总不可能一样吧?从小到大皇上经历了那么多事情,随便拿一件事来问冒牌货就会露馅。”
     蒲察阿虎特往唐括辩方向看了一眼,看不出他的表情变化,心中大为快意,这段时间以来,唐括辩排除异己,大肆提拔唐括家的人,导致很多蒲察家的人被调离要害位置,如今只要唐括辩一除,金国就是蒲察一家的天下。
     所有人此时都紧张地望着御书房的方向,只见那些老者开始靠近皇上,甚至解开了皇上的龙袍检查某些部位,同时另外似乎有几个老者在询问着皇上一些问题,只可惜隔得太远,大家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也不知道结果怎样?”场中所有人都心怀不安,连歌璧、完颜萍等人也是七上八下,唯独蒲察阿虎特最为镇定。
     隔了一会儿那几个耆老纷纷起身再次向皇上行礼,紧接着慢慢从寝宫退了出来。
     蒲察阿虎特看得眉头一皱,心想都证明出他是假的了,干嘛还要对其行礼?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几个老狐狸就算看出了破绽也不敢在里面表露出什么的,免得被对方恼羞成怒之下灭口。
     如此一想,他有些焦躁的心情再次平静下来。
     待几个耆老出了大门,蒲察阿虎特笑呵呵地走了过去:“结果如何,看出了他是个冒牌货了吧。”
     几个耆老为首一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走到了唐括辩所在方位,这才开口道:“经过我们一直检查,可以确信……”
     顿了顿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才说道:“皇上货真价实,并没有被人假冒!”
     “我就说皇上是假的了么……”蒲察阿虎特本能地答道,忽然间脸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你说什么!”
     他谋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忽然间功亏一篑,那一瞬间他脑海简直是一片空白,本能地声色俱厉,吓得那几个耆老下意识往后一退。
     歌璧这时候往前一站,冷声笑道:“怎么,想威逼恐吓他们么?”
     “什么威逼恐吓,里面那个明明是个冒牌货!”察觉到属下那些人的骚动,蒲察阿虎特顿时急了。
     歌璧虽然不知道宋青书是怎么办到的,但她要是抓不住这机会,就枉生在了帝王家了:“几位不用怕,有什么话就直说,有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到你们!”
     为首那人这才说道:“我们仔细检查了皇上的身体,一些隐秘的特征一般皇妃也未必知道,但我们看着皇上长大的,自然一清二楚,与记忆中对比完全对得上;同时我们还问了皇上一些幼年时的事情,那时候他还不是皇帝,甚至连太子也不是,身边自然没有起居舍人,可以说除了我们和真正的皇上之外,没人知道那些事情,刚刚我们连续问了四五件事情,皇上都回答得清清楚楚。”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那种一瞬间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让蒲察阿虎特有些癫狂起来,嘴里不停喃喃自语。
     歌璧趁势说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皇上是千真万确的皇上,只是有人心怀不轨,以此为借口行谋逆之事。”
     “胡说八道!”蒲察阿虎特瞬间惊醒过来,“一定是你们被收买了,对,肯定是你们被唐括辩给收买了!”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几个耆老怒斥道。
     那几个老者在女真族中都是地位超然之辈,被他这样污蔑顿时不干了:“阿虎特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几个老头子半截都快入土了,谁收买得了我们?我们讲话凭的是良心,凭的是心中的正义!”
     几个老人七嘴八舌,以长辈的姿态反将蒲察阿虎特一顿狠批,气得他暴跳如雷。
     “二郎们,随我清君侧!”蒲察阿虎特拔出腰中佩剑,可是除了他最嫡系的亲兵跟随者举起了武器之外,其他的那些士兵个个面面相觑,眼中尽是狐疑之色,如果皇帝是假的,他们跟随起兵那是拨乱反正,事后个个都有功劳,可如果皇帝是真的,他们跟随起兵岂不是造.反?要知道这个世界谋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谁敢不犹豫?
     “阿虎特,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宋青书适时以完颜亶的样子出现在了宫门口。
     歌璧见状当先下跪拜道:“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几个阿虎特找来的宗室老者自觉这次被人怂恿以致冒犯天颜,正愁着怎么将功赎罪,见状急忙跪了下来,喊得比谁都还大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完颜萍带着浣衣院的手下也纷纷跪在地上,裘千仞则带着禁军也一起跪了下来。
     “万岁”的声音响彻整个皇宫,也不知道谁第一个开头,蒲察阿虎特手下的士兵也纷纷扔掉了手中兵器,接二连三地跪在了地上高呼万岁。
     看着周围只剩下数百最嫡系的武士站在身边,可是他们的脸色早已煞白,眼神中也尽是绝望,蒲察阿虎特意识到一切都完了。
     “我和你拼了!”他整个人忽然大鹏展翅往宋青书扑了过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如今唯一的机会就是擒下对方,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他是冒牌货,不然整个蒲察家族都会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