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89章 雌伏

     宋青书因为刚刚说了太多的话,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是以端了杯茶来润润嗓子,结果听到那密探的话一下子被呛住了。
     “耶律南仙?”当初在扬州阴差阳错之下,两人有了一段难以描述的亲密关系,那之后耶律南仙远走北方,宋青书又被其他事情缠身,很长时间没有对方的消息,哪知道如今第一次听到她的消息居然是她要嫁人的消息。
     “你确定是成安郡主耶律南仙么?”宋青书语气不善地追问道,要知道这些年数次接触下来他一直对耶律南仙很有好感,更何况两人哈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他哪能坐视她嫁给其他男人!
     “确……确定。”那密探没想到皇帝忽然这么感兴趣,一时间有些发懵。
     待密探离去后,歌璧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你认识这个成安郡主?”
     “以前打过几次交道,”看到几女玩味的眼神,他急忙补充了一句,“不怎么熟。”开什么玩笑,刚刚才把蒲察秋草的话题敷衍过去了,如今又来了耶律南仙,脾气再好的女人也会发怒。
     歌璧没有追问下去,反而分析道:“现在麻烦了,如果辽国与西夏联姻成功,我们就会四面受敌。”
     “要不我去一趟辽国,把那位什么成安郡主杀了,没了新娘这联姻自然结不成。”完颜萍提议道,她刚刚看到姐夫神情有异,感觉到他与这个什么成安郡主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是以故意这般说。
     宋青书被吓了一跳:“杀了她?”
     “怎么,舍不得?”完颜萍哼了一声。
     宋青书讪讪一笑:“我只是有些担心你,耶律南仙武功很高的,虽然与真正的顶级高手比起来差点火候,但在年轻一代中,绝对是佼佼者。”
     他虽然没有名言,但意思也足够明显,完颜萍武功不是耶律南仙的对手。
     完颜萍还有些不忿,歌璧却说道:“行了行了,大兴府这里哪里离得开你,再说了就算你杀了一个成安郡主,人家辽国还有那么多公主郡主,到时候再换一个联姻不就行了么,你又哪里杀得完?”
     宋青书这时候开口道:“这件事交给我吧,本来我也计划去辽国一趟,正好顺路。”
     歌璧蹙眉道:“你去的话太冒险了,要知道你现在身份不一般,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宋青书笑了起来:“放心吧,反正辽国人又不知道我和金国的关系,更何况我这次又不会大张旗鼓的过去,以我的武功,这天底下恐怕还没谁能留住我。”
     见对方依然有些迟疑,宋青书继续说道:“南宋即将北伐,金国今非昔比,很难同时应付四面八方的敌人,如果不去搞定辽国这一路,到时候这里就危险了,你觉得还有谁比我更能完成这个任务?”
     歌璧苦思一会儿,最后无奈地笑了笑:“好像还真没有。”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黛绮丝这段时间日子过得惬意无边,在皇宫里体会当皇帝的感觉,简直像天堂一般,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以至于现在看到这个比她小半轮的年轻男子,一时间情绪极为复杂。
     “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宋青书寻思着让赵敏一直在客栈等着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担心她不耐烦离开就麻烦了。
     “这么急?”歌璧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她名义上还是唐括辩的夫人,当着别人的面总有些拉不下脸来。不过完颜萍倒是没这么多顾虑,刚与他重逢就又要分开,难免会失落。
     “南宋那边随时都会北伐,想必正在等与其他几方势力沟通好就会出兵,使团已经快到上京了,再加上辽国与西夏一旦联姻完成,那什么都晚了,我必须和时间赛跑啊。”宋青书解释起来,同时心中有些淡淡的后悔,之前送黄蓉回桃花岛耗费了太多时间了,不过一想到黄蓉鲜艳妩媚的模样,忽然又觉得一切都值了。
     “爱江山更爱美人……我这毛病真要好好改改了。”宋青书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起来。
     完颜萍毕竟出身皇家,虽然不愿意这么快分开,但也分得清轻重:“那好吧,你自己保重。”
     “对了,你是怎么骗过那几个耆老的呢?”歌璧忽然想起来,忍不住问道,要知道刚刚她一颗心可谓是提到了嗓子眼。
     “对啊对啊,我当时手心全是汗呢,心想这次恐怕要带人拼命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谁知道居然峰回路转。”
     “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宋青书倒是没有故弄玄虚,直接给出了答案,“那几位耆老为了验证我是不是冒充的,一进来过后就瞪大眼睛盯着我,我不给他们催眠就不好意思了。因此后来不管他们看到什么检查到什么,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没问题。”
     一旁的黛绮丝微微动容,虽然她隐隐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不过从他口中得到确认还是有些震撼的,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无声无息地将几个人催眠掉,实在有些骇人听闻。
     “这人简直如同魔神一般,令人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黛绮丝暗暗寻思,若是自己将来想脱离他的控制,他直接对自己施展移魂大-法自己岂不是完全没法防御?一时间不由得忧愁无比。
     “姐夫这本事实在太厉害了。”仿佛是知道黛绮丝心中所想一般,完颜萍直接问道,“那你岂不是能让世上任何女人爱上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偷偷对姐姐和我施展过了。”
     听到她的话,一旁的歌璧脸色瞬间有些不自然,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真实情感,但目睹了一切她又哪里敢肯定对方有没有对她施展过?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如果真是那样,我还辛辛苦苦打什么天下,直接让每个国家的皇帝把皇位传给我不就好了?”
     “这倒也是,”完颜萍转忧为喜,搂着他的胳膊有些撒娇的意味,“我倒不想你那么厉害,不然感觉和你在一起特不真实。”
     “放心好了,这项本事永远不会用在你们身上的。”宋青书揉了揉她的头发,郑重承诺道。
     “嗯~”完颜萍乖巧地点了点头,连歌璧眼神中也波光流转,显然也极为感动。
     接下来几人闲聊了会儿,歌璧与完颜萍不得不离开了,毕竟如今歌璧需要负责唐括辩的事情,而完颜萍又要处理浣衣院的海量情报,刚刚裘千仞跑到蒲察家抄家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相关的事情都需要她们去处理。
     因为宋青书长时间没在金国,对这里的政务远远不如歌璧熟悉,再加上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他也没法越俎代庖,反而成了最空闲的一个人。
     很快寝宫中就只剩下了宋青书与黛绮丝,一旁的辉月使识趣地告退,看着她的背影,宋青书暗暗寻思:也不知道黛绮丝是如何收服她的。
     “你是不是对月儿感兴趣?要不我喊她回来给你侍寝?”黛绮丝似笑非笑地说道。
     宋青书一脸无语地说道:“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荒--淫无耻的存在?”
     黛绮丝淡淡一笑:“难道你不是么?”
     想到在她身上做的事情,宋青书呼吸一窒,倒也没有底气反驳,只好恶狠狠地将她搂入怀中:“有你这个昔日武林第一美人在这里,我哪还需要其他女人来侍寝?”
     “难道歌璧和完颜萍她们也不要么?”黛绮丝戏谑地望着她。
     宋青书没想到把自己绕坑里了,讪讪地说道:“她们都有正事要处理,不空的。”
     “所以你才来找我这个‘昔日’武林第一美人?”黛绮丝故意在昔日二字上咬重了读音。
     宋青书急忙说道:“什么昔日啊,我看现在也是嘛。”
     “是么,比之歌璧如何?”黛绮丝眼梢流露出来的风情在烛火的映照下分外动人。
     “她又不是武林中人。”宋青书答道。
     黛绮丝微微一愣:“你反应倒是快。”虽然对方没有明确回答,但她的表情显然已经足够受用,她没有再傻到追问对方自己比之周芷若如何,她毕竟不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
     “对了,有小昭的消息么?”宋青书想起她这次回中原就是为了利用金国的力量帮助波斯明教总坛分散压力,这次黛绮丝成了金国皇帝,虽然是假的,但肯定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查探女儿的消息。
     “波斯那边形势不妙,之前凭借连绵不绝的群山、数不尽的碉堡挡住了蒙古的铁骑,可这次蒙古调集了所有力量,可谓是势如破竹,已经攻破了外围地堡的防御了,想必波斯那边顶多还能坚持一两年。”黛绮丝一脸忧色。
     “现如今金国自顾不暇,实在没法施以援手。”宋青书苦笑道。
     “我知道,所以我比谁都希望你尽快解决这些事情,到时候就能发兵攻击蒙古。”黛绮丝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愿意……愿意雌伏于你,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