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90章 暴殄天物

     “雌伏?”宋青书眼神一动,“我喜欢你用的这个词。”
     黛绮丝脸色一红,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风流俊俏让一旁的宋青书看呆了,心想果然是个祸国殃民的女妖精,难怪当年让明教众人神魂颠倒,更是让光明右使范遥一辈子陷入魔障。
     清了清嗓子,黛绮丝轻哼一声:“不要故作用而言其他,我之所以答应……跟你,是为了借助你的力量帮助小昭,如果你不能尽快出兵的话,我会悄悄地选择离开你的。”
     “你还中了我的毒呢,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来。”宋青书霸道地说道,不过看到黛绮丝面色不善,急忙改口,毕竟用毒药控制人并非长久之计,还是要让其归心为好。
     “放心吧,等应付完这次的危机,将金国整合成铁板一块过后,我会出兵蒙古,替小昭那边分担压力。”宋青书心中却是蒙上了一层阴霾,其实他一直打的就是借助波斯明教消耗蒙古有生力量,替中原这边争取时间的主意。中原未定的情况下这么早面对蒙古的兵锋,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可是这些话又不能和黛绮丝明说。
     “我替小昭谢谢你。”黛绮丝欠了欠身盈盈一拜。
     宋青书急忙将她扶住:“都是一家人这又何必,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就算退一万步说,我至少能护住小昭的周全。”
     听到他口中的“一家人”,黛绮丝神情有些异样,这一刻仿佛是她和丈夫韩千叶在谈论女儿的事情一般,一时间倒没注意到他话中的潜台词。
     “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赶路,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偌大一个宫殿只有他们两人,孤男寡女烛火灯光似乎都多了一层暧--昧之色,黛绮丝忽然间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时间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宋青书一把拉住她的手,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就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黛绮丝脸色愈发红润,果然不负当年艳冠大兴府的桃花夫人之名:“你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把辉月使喊回来服侍你,或者说找几个完颜亶的妃子来,她们可是一直盼着皇帝雨露呢。”
     宋青书手上一用力,一把将她拉入怀中:“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不是她们。”
    被他一拥,黛绮丝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之前与他一起去重阳宫,一路上的旖旎风情,浑身也不禁软了下来:“歌璧和萍儿等会儿就回来了。”
    抱在腿上感受着这个绝世尤-物身体惊人的弹性,宋青书深吸一口气,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幽-香,不禁浮现出一丝迷-醉之色:“放心吧,她们手上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黛绮丝芳心狂跳,她自认为明明爱的是已经过世的丈夫,根本不爱眼前这个男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的小男人却能最大程度撩起她身体的火焰,这点连她深爱的丈夫都比不了。
    感受到她的身子娇柔欲融,宋青书将她抱了起来,感慨地说道:“大兴府这些王孙公子称你为桃花夫人,我觉得另一个外号更适合你。”
    “什么外号?”黛绮丝此时浑身上下散发出慵懒的风情,平日清冷的声音中也隐隐多了三分甜腻。
    “棉花夫人。”宋青书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黛绮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宋青书轻轻捏了她一把:“因为你的身子比棉花还软啊,只不过其他人只能看你,不能摸你,所以只知道你桃花夫人的外表,不知道你棉花夫人的实质。”
    黛绮丝瞬间大羞,伸出粉拳捶了捶他的胸膛:“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正经。”
    宋青书笑道:“夫人这小女儿姿态倒真是难得,没发现和我在一起后人都要年轻些了么?”
    黛绮丝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决定不再理他。
    宋青书也不在意,抱着她走到龙床边放了上去,凑到她耳边说道:“你刚刚不是所雌伏于我么?现在就来吧。”
    黛绮丝心中一跳,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羞怒地瞪了他一眼:“当年我丈夫都没这样作践过我。”
    宋青书耸了耸肩:“那是他不懂享受啊,其实之前和你一起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你虽然外表成熟美艳,可是闺房之中却生涩得像个小姑娘一般,只能说韩千叶放着这样一个祸水级的妻子在家里,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不许说他!”听到这个男人编排丈夫,黛绮丝不禁有些愤怒,不过愤怒之余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几分道理,当年丈夫在光明顶碧水寒潭中伤了肺叶寒毒入侵,之后一直咳嗽不停,长年累月都需要喝药调养。
    “是我不厚道了。”对于她的态度,宋青书并没有动怒,反而道歉起来。
    黛绮丝一愣,没想到他语气这么真诚,一时间倒也不好继续责怪下去。
    “好了不说他了,还是回到我们的事上来吧,你不是说了要……雌伏么?”宋青书下一句话就固态萌发。
    黛绮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有心要拒绝,可谁知道临到嘴边居然鬼使神差吞了回去,身体反而不由自主地趴了下去。
    “这才乖嘛。”看着她腰--臀间那夸张而曼妙的弧度曲线,宋青书情不自禁一巴掌拍在她翘--挺之上,惹得黛绮丝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眼眸之中却仿佛蒙上了一层水--润的雾气。
    “真是个绝世恩-物!”宋青书咽了咽口水,接着爬了上去……
    当天夜里歌璧和完颜萍虽然很想回来见情郎,可惜蒲察阿虎特谋反一事牵扯实在太大,她们根本分不开身,连夜审问蒲察家的主要人物,排除哪些参与了这次逼宫计划,哪些是完全无辜的,整个大兴府的官员都笼罩在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之中,生怕自己被卷入谋逆之案,没一个人能睡好安稳觉,除了皇宫里没心没肺的某人。
    当第二天歌璧和完颜萍来送别宋青书的时候,双方形成了鲜明对比,两女虽然美艳,可是熬了一晚上夜,却难免充满疲惫之色,有点黑眼圈啥的,唯独宋青书却神清气爽,精神好得不得了。
    “昨晚真是辛苦你们了。”宋青书有些歉意地说道,以他的厚脸皮也不禁有些鄙视自己,让女人去忙里忙外,自己却在皇宫里享尽温柔,实在有些不厚道;不过他转念一想,能让这么多聪慧美丽的女子为自己效力,又是一种值得骄傲的本事。
    “那些雄狮不也整天只负责吃饭、打架、交--配,具体工作都是雌狮在做么。”宋青书这样一想,心中愈发淡定下来。
    以歌璧和完颜萍此时的身份,自然不方便公然送他出城,几人在皇宫中依依不舍良久,终究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我会尽快搞定辽国的事情回来的。”临走之时宋青书郑重承诺道。
    有皇帝御赐的金牌,宋青书稍微改变一下装束,光天化日之下走出皇宫倒也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在去赵敏所在客栈的途中,宋青书暗暗寻思:从昨晚和黛绮丝交流的情况来看,波斯那边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自己得稍稍放下儿女情长,尽快整合好中原的资源面对蒙古才是。
    当他来到客栈之时,发现赵敏正在二楼床边慢慢用着早膳,为了避免麻烦,此时的赵敏选择了男扮女装,不过饶是如此,还是引得周围的食客频频侧目,心想哪里来的翩翩佳公子,唇红齿白简直比女人还要俊俏三分。
    “郡主在哪里都是这样的光彩夺目。”宋青书走过去笑着说道。
    “走开,别让衣服上的脂粉气影响了我的食欲。”谁知道赵敏看到他后,表情极为冷淡,语气更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
    “有脂粉气么?”宋青书抬起衣袖闻了闻,下意识答道,“我还特意洗了澡换了衣服了呢。”
    此言一出他便知道中计了,看着赵敏冷若冰霜的表情,不禁叫道:“好哇,你故意套我话呢!”
    赵敏白了他一眼:“还用套话么?在这里有人称金国第一美人的便宜妻子,以你的品性回来后不会去找她春风一度?”
    宋青书急忙说道:“我昨晚真没和歌璧发生什么。”因为昨晚陪自己的是黛绮丝,当然后面这句话他不会傻到说出来。
    见赵敏一点相信的意思也没有,他急忙发誓道:“我昨天要是和歌璧发生过什么,就让我……就让我……”一时间有些语塞,他不知道该发什么样的誓才好。
    “就让你什么呀,没话说了吧。”赵敏讥讽地说道。
    宋青书灵光一现:“就让我这辈子都没法娶到你!”
    赵敏一怔,比玉还要白净的脸颊瞬间红了,拿起手中扇子砸到了他怀里:“你这混蛋,扯到我身上干什么!”
    “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宋青书嘿嘿笑着凑了过去。
    赵敏虽然心中恼怒,可这誓言倒还真让她信了,不过嘴上却不肯服输:“懒得理你,现在来找我是意味着可以出发去上京了么?”
    “当然!”宋青书嘴角一扬,望着北方的江山,一瞬间涌起了无限的豪情壮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