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93章 大隐隐于朝(第三更)

     当宋青书从魏王府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怅然若失,他知道自己和耶律南仙之间并没有山盟海誓,也不是情侣关系,自己没道理要求她这样那样,可是想到她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他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特别是她的态度,看自己仿佛看一个普通朋友一样……不对,连普通朋友都不如,更是让他受伤不已。
     可他也清楚人家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感,想勉强也勉强不得。
     他就这样一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赵敏的小院,看到他回来,赵敏随口问了一句:“找到线索没有?”
    “没~”宋青书摇了摇头,显然有些意兴阑珊。
    赵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她现在正在兴奋头上,倒也没太留意他的反常:“你快过来看,我这里倒是分析出一些线索。”
    “哦?”宋青书终于提起了一丝精神,要知道慕容景岳不仅关系着赵敏体内的毒,还是冰雪儿一直追查的杀夫仇人,他一日不除,冰雪儿就多一日的危险,慕容景岳隐藏在暗处,就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一般,不除掉实在难以心安。
    赵敏展开一卷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人的名字,指着上面的人名说道:“这是契丹朝廷所有重要官员的名单。”
    看着上面井井有条的名字,不仅有名字,还有官职,以及一些简要点评,宋青书忍不住赞叹道:“你的效率还真是高啊。”
    “本郡主出马当然无往不利了,”赵敏得意一笑,“我给你大致讲一下,免得接下来你一头雾水。”
    “好。”宋青书之前在金国虽然也对辽国的朝堂有所耳闻,但只知道其中出名的几个人,其余文武百官,就完全属于两眼一抹黑了。
    “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就不用介绍了,我相信慕容景岳也没这个本事能冒充他。”赵敏简单评价了一下,宋青书暗暗点头,自己能李代桃僵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他不认为慕容景岳也能办到。
    赵敏继续说道:“辽国如今虽然没落了,但后宫嫔妃依然众多,不过重要的只有三人,皇后萧观音,文妃萧中慧,元妃萧莺莺。”
    宋青书暗暗寻思,当初苏荃也说来辽国,不知道她现在哪里。
    “皇后萧观音,国色天香,又擅长琴棋书画,乃北府宰相萧匹敌的女儿,她如今最受宠。”赵敏指着一个人名介绍道。
    宋青书觉得萧观音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忽然想起她就是历史上那个死于冤案的皇后,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她还会不会迎来那个悲戚的结局。
    “文妃萧中慧,是皇后萧观音的堂妹,也是国舅五房中的女儿,娇俏活泼,也素来得到皇帝喜爱。”赵敏继续介绍到。
    “萧中慧?”宋青书眉头暗皱,这个名字感觉好熟悉的样子,好像是某本金书女主角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元妃萧莺莺,是南院枢密使萧奉先的妹妹,娘家强盛再加上她姿容非俗,也很得皇帝宠信。”赵敏点评道。
    萧奉先这个名字宋青书有印象,一来是辽国重臣,二来很容易联想到三国的吕奉先,所以让他印象深刻,据浣衣院情报,这人表面上一副忠臣孝子,实际上也是野心勃勃之辈。
    “皇子如今都还年幼,不提也罢,倒是两个公主已经嫁人了,赵国公主的驸马是萧讹都斡,时任牌印郎君,”看出宋青书的疑惑,赵敏解释道,“牌印郎君类似于秘书,呆在皇帝身边帮忙处理一些文书上的事情。”
    见宋青书理解了,赵敏接着说道:“魏国公主的驸马是都尉萧霞抹,这个人是我重点观察对象,我怀疑他很可能就是慕容景岳。”
    “为何?”宋青书奇道,这么多官员赵敏为何挑出了他?
    “因为这个萧霞抹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结果皇帝给魏国公主招亲的时候,他忽然异军突起,打败了各路强有力的竞争者,成为了驸马。”赵敏答道。
    宋青书表示认同,像前世看小说,主角往往一开始也是默默无闻,结果忽然横空出世,往往就是被穿越了……
    赵敏忽然神情古怪地审视着他:“话说起来,以前的宋青书虽然也算是江湖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是却远远算不上顶尖,结果屠狮大会后你一飞冲天……你该不会也是谁假扮的吧?”
    宋青书心头一跳,这赵敏果然聪明,随便一猜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不过他可不想最大的秘密泄露,急忙哼了一声:“我经过屠狮大会惨败大彻大悟,破而后立自然不能用以前的目光看待。”
    “那倒也是,”赵敏浅浅一笑,她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放在心上,“除了萧霞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十分可疑之人,那就是殿前司副都点检萧十一,人称萧十一郎。”(注:这里萧十一郎的原型是辽国历史上的殿前司副点检萧十三。)
    因为北宋的影响,不管是辽国也好、金国也罢,官制上都有不少北宋的影子,比如这个殿前司就是其中之一。
    宋青书正在喝水,听到萧十一郎的名字差点喷了出来。
    赵敏不知道他为何反应这么大,自顾解释道:“萧十一郎武功高强,可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实在太过神秘。”
    宋青书心想萧十一郎不是金书世界的人,的确很有可能是慕容景岳假扮的,不过转念一想,之前薛衣人、沈璧君都出来了,多个萧十一郎貌似也合情合理,一时间不禁有些纠结起来。
    赵敏不知道他此时脑海中已经天雷滚滚了,继续给他讲解契丹朝廷的情况:“辽国最高权力机构是北枢密院,北枢密使耶律仁先,现如今长期在西北平叛,致使北枢密院的权力落入了二把手知北院枢密使事耶律乙辛手里,对了,他就是成安郡主耶律南仙的父亲。”
    宋青书点点头,这个他早就知道了。
    赵敏接着说道:“三把手知北院枢密事,萧余里也,侄女嫁给了耶律乙辛的儿子;四把手北院枢密副使,萧惟信倒是素来刚正不阿,不与耶律乙辛结党,只可惜他已经年迈,所起作用有限;同知北院枢密使事张孝杰也是耶律乙辛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如今的北枢密院已经尽在耶律乙辛掌控之中。”
    宋青书不解:“耶律乙辛既然如此权势滔天,为何会让自己的嫡亲女儿去和亲呢?在上京城随便找个郡主还不容易么?”
    “这个我也不太理解,”赵敏摇了摇头,“想必他是想借机与西夏搭上关系,有这个外盟更能巩固他的权势吧。”
    宋青书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了。上次在扬州耶律乙辛为了逃命,不惜用耶律南仙的性命给自己争取时间,可以看出他天性薄凉,根本没有父女之情,心中想的是如何最大化女儿的效用而已。
    “南枢密院则是萧奉先的地盘,他的妹妹是皇帝的元妃,弟弟则是都统军司都统萧嗣先,真正实力不在耶律乙辛之下。”赵敏评价道。
    宋青书之前从金国的情报中了解到,辽国上京城中有三股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一是殿前司,类似于汉人王朝的御林军,守卫皇宫;二是诸行宫都部署,掌管宫分军,是直接忠于皇帝的最精锐部队;三则是都统军司,是上京城的地方驻军,负责上京城的防卫。
    如今萧奉先兄弟俩一个掌管南枢密院,一个掌管京城守卫,的确实力不可小觑。
    因为辽国官制里面往往有北就有南,宋青书一开始以为北就是管契丹人的官,带南的就是管汉人的官,后来在金国的情报中才了解到并非如此,管汉人的官是叫汉儿枢密院等等,难登实际权力中枢,不管是南枢密院还是南宰相府,管的依然是契丹部族的事情,和汉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之所以要分南北枢密院,是因为北枢密院专门管军国大事,南枢密院专门管平常的民务政事;
    而之所以要分南北宰相府,则是因为契丹部族众多,建国时有20个部族,中期扩大到34个,后期甚至有48个,北宰相府管辖五院、六院、乌隗、涅剌、突吕不等28部的军政事宜;南宰相府管辖乙室、楮特、突举、品等16部的军政事宜。
    而鼎鼎大名的北院大王,南院大王,实际上就是五院和六院的别称,北院大王管五院军政事务,南院大王管六院军政事务,因为五院、六院是契丹最大的部族,所以权力比起其他部族首领要大得多。
    赵敏忽然起身:“辽国朝野的情报大致和你介绍得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就从驸马都尉萧霞抹开始查吧,看他是不是慕容景岳假扮的。”
    宋青书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从萧十一郎身上开始查?”相比萧霞抹,他觉得萧十一郎身上的疑点更多。
    赵敏拿着一封密信扬了扬:“因为之前得到消息,发现萧霞抹从皇宫出来后,并没有回驸马府,而是鬼鬼祟祟往城郊方向走,显得十分可疑,既然撞上了,那就从他开始咯。”
    “看来都是缘分啊,那就从他开始查吧。”宋青书却是暗暗心惊,赵敏安插在辽国的情报网络还真是强大,一个驸马的行踪居然都有人时刻关注。
    ---
    感谢书友如钻石般闪耀、皓月janny 、全真赵志敬、撸串才是真理、黑鳍白鳍 、dapeng1987 、莫哥不木、王一生啊等书友的捧场和月票,
    另外和尚不得不吐槽一句,如钻石般闪耀你这头像看着有点眼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