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97章 血色死神(第三更)

    当晚两人又凑在一块将上京城内的文武百官分析了一遍,只可惜讨论到后半夜,还是没什么收获,最后因为太困了,两人不知不觉就在书房睡着了。
     第二日赵敏醒得更早,先是一惊,待看到趴在对面桌上睡觉的宋青书,嘴角渐渐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
     蹑手蹑脚跑出去梳洗一番,赵敏注意到下人们看她时那古怪的眼神,先还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原来这些下人是在震惊于她与一个男人睡一个房间。
     虽然两人在屋中并没有身体接触,但外面这些人不知道啊,在他们看来,赵敏显然已经和宋青书睡在一起了。
     赵敏脸颊一红,眼中闪过一丝羞怒,但这样的误会又不方便解释,难道逮着一个下人就说她昨晚和宋青书之间没发生什么吗?
     一来人家肯定不会信,二来她也丢不起这个人。
     匆匆梳洗完毕,回来发现那个始作俑者还在呼呼大睡,赵敏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走过去一脚踢在他凳子上:“懒猪,起床了!”
     宋青书瞬间被吓醒,若非他武功好说不定这一下就会让他摔倒在地:“什么情况?”
     看到他嘴角亮晶晶的水渍,赵敏一脸嫌弃地将手中毛巾扔给了他:“这么大个人了睡觉还流口水,真恶心。”说这话的时候她小脸不禁一红,原来刚才她起来的时候状况也差不多。
     宋青书讪讪一笑,拿毛巾擦干了嘴角:“能得到郡主服侍洗漱,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正说话间忽然闻到毛巾上淡淡的香气,不禁面色古怪道,“这么香,不会是你用过的吧?”
     赵敏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随手就将自己的东西扔给了他,暗暗羞恼可是嘴上却不能承认:“怎么可能是我的,是院子里煮饭的吴婶的。”
     “哦,既然如此那我拿来擦脚了。”宋青书故意说道。
     “你敢!”这句话瞬间引得赵敏柳眉倒竖,看到宋青书似笑非笑的眼神,她立刻明白自己中了他的奸计。
     “混蛋~”赵敏骂了一声,却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懒得跟你计较,洗漱完了出去尝尝上京的美食。”
     很快两人便出现在城中大街上,尝着上京的各种特色美食,因为昨晚冥思苦想了那么久都没想到什么线索,两人如今很默契地没在提慕容景岳的事情扫兴,就当是在彻底休假了。两人难得有这种放松的机会,因此格外珍惜。
     只可惜才享受了没一会儿,赵敏的手下就跑来,看了宋青书一眼,那人犹豫再三,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他们已经默认这个人是他们汝阳王府的姑爷,心想多半也不用瞒着他。可是赵敏素来御下极严,他又担心事后被赵敏处置,最后还是没有公开说而是凑到赵敏身边小声禀告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当那人走后,宋青书随意地问道,以他的功力要偷听其实也不是难事,不过出于尊重,他并没有窃听对方的谈话。
     “南宋的使团快到城外三十里的小镇上了,本来今天就能进上京的,不过南宋那边好像比较重视良辰吉时,打算在城外休整一晚,明天一早再进城。”赵敏答道。
     “南宋使团……”宋青书眼神一凝,知道这是为了商议南北出兵夹攻金国而来。
     “想要破坏和谈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了,如果等他们进了城后,被各方势力盯着再加上辽国各支军队的保护,再想做什么手脚难度可不止提高一倍。”
     宋青书面色古怪:“你这是在暗示我去做点什么么?”
     赵敏嫣然一笑:“我可什么都没说。”
     宋青书终于忍不住心中好奇,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问道:“按理说宋辽联盟出兵攻击金国对你们蒙古最有利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赵敏脸色微红,移开目光:“你也不必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我并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帮自己而已。”
     “帮自己?”宋青书疑惑道。
     “对蒙古有利却未必对汝阳王府有利,这些年我已经隐隐察觉到大汗开始忌惮猜忌我父王了,只是碍于如今还需要父王帮他经略中原所以才没动手,可如果中原这边最强大的敌人金国垮掉了,鸟尽弓藏这样的事情不得不防。”赵敏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北方,眼中尽是忧色。
     看来蒙古的权力斗争也到了白热化阶段了……宋青书暗暗寻思,嘴上却打趣道:“看来你们是打算养寇自重啊。”
     “别说得那么难听,”赵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自保总需要智慧的,话说你到底去不去啊?”
     “去,当然要去,”宋青书清楚自己此行北上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不能让宋辽那么容易联盟,“你陪不陪我去?”
     赵敏脸上一红,别过脸去:“我陪你干什么,又不是我的事。”
     “这倒也是,”宋青书苦笑起来,“那我们兵分两路吧,我去阻止南宋使团,你则继续调查慕容景岳的下落。”
     “好。”赵敏倒也干脆,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与赵敏分别过后,宋青书一路往城外小镇赶去,三十里的路并没有多远,因为天色尚早,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免得大清早正是人家使团精神最好的时候。
     约莫一个时辰后,他终于赶到小镇那里,辽国派人安排了南宋使团一行人在驿站住下,宋青书暗暗查探,大致摸清了使团规模。
     这次南宋派来的人不多,只有二十来个人,显然是为了目标更小更不容易被敌人发现。除了正副使节之外,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看来宋廷那边也很重视使团的安全。
     “不知道怎么才能阻止两国联盟啊。”宋青书躲在一棵树上,苦恼异常,其实他心中隐隐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却一直不想面对。
     要破坏两国联盟,最干脆的办法就是将使团队伍给杀了,更高级点的做法还可以故意放走一两人,最后嫁祸到契丹人身上去。
     到时候就算宋廷不计前嫌,重新派使团来,一来一回又可以多争取数月的时间。而且可以一直杀下去,杀到两国互相猜忌,那就大功告成了。
    可是宋青书并非这般残忍好杀之人,特别是为了自己在金国的利益,残杀宋人他心里总过不去那个坎。
    “要是赵敏在这里估计又要讥讽我妇人之仁了。”宋青书苦笑连连。
    忽然间他神情一动,下意识藏在了树丛更里面,没过多久一个蒙面人忽然从外面闯了进来,一路悄无声息地潜进了驿站。
    “这人身影好像有些熟悉?”宋青书疑惑不已,可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正头疼之际,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阵低呼,虽然戛然而止但宋青书瞬间听出那是人死前的惨叫声。
    “这人……”宋青书心中一惊,正犹豫要不要过去看看,驿站这边的契丹武士显然也被惊动了,纷纷呼喝着拿着武器往这边赶过来。
    这么会儿功夫那黑衣人已经从屋中走了出来,手中长剑一滴滴血缓缓渗了出来。
    宋青书眼神一凝,他已经认出了这柄剑,这是薛衣人的剑!
    此时那群契丹武士发现南宋使团的人纷纷躺在血泊之中,纷纷惊骇欲绝,嘴里呼喝着往凶手冲了过去。
    空气中闪过一道血光,薛衣人的剑仿佛死神的镰刀,闪烁着血红而凄美的光芒,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生命。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驿站之中已经没了活人,薛衣人拿出一条手帕擦拭掉剑上的血迹,缓缓收剑入鞘,悠闲地往外走去,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宋青书悄悄到房间里去查探,发现宋国使团中人纷纷一剑毙命,很多侍卫刀刚刚拔到一半,眼神中还残留着生前的惊骇,仿佛没有想到对方的剑能快到这种地步。
    “薛衣人是皇城司的人,为什么要杀朝廷的使团?”宋青书心中震惊不已,这剧情的发展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越想越是狐疑,宋青书最后决定跟上去看看。薛衣人轻功很好,这会儿功夫已经离开小镇数里了,也亏的是宋青书轻功无双,才难逐渐追上他。
    看到薛衣人背影了,宋青书便放缓了速度,薛衣人剑法已是当世数一数二,真要交手一时半会儿也擒不下他,而且他性格坚韧,多半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还不如偷偷跟在他身后,看看他去哪儿背后主使是谁,来个一探究竟。
    薛衣人在皇城司任职,不仅武功奇高,而且擅长追踪隐匿之术,也多亏了宋青书如今修为已臻化境,方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他身后,可饶是如此,中途也有两三次差点被他发现。
    “咦,居然进了上京城?”看到远处的城门,宋青书心中愈发惊疑不定,“难道薛衣人和辽国人勾结?”
    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种猜测,如今站在辽国的角度没道理杀宋国使团,可薛衣人总不可能是为金国卖命吧?
    宋青书身为金国最高层,自然知道这不可能,于是越发好奇薛衣人的动机了。
    一路跟着薛衣人进了城,只见他东走西绕,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幽僻的民宅当中。
    ---
    感谢败马王子、书友53494589、秋名老司机、将不过李、pdrewer等热心书友的捧场与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