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99章 鸳鸯刀的秘密

     宋青书一怔,他之所以易容成“吴天德”的模样,主要是因为这样更容易取得她信任,然后从她嘴里套取情报,哪知道她居然会是这种反应。
     他并不是柳下惠,不过此时此刻实在有些不合时宜,人家赵敏在家里心急如焚,他又哪好意思到外面寻-花问柳? 
     “夫人在做梦么?”宋青书推开秦可卿,温柔地问道。
     秦可卿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忽然醒悟过来,呀的一声坐直了身体,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宋青书担心刺激到她,不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良久过后,秦可卿心情勉强平复下来,心中好奇之意占了上风,要知道他已经被朝廷任命掌管四川军权,算起来如今应该上任了,怎么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这里。
    “因为我想夫人了啊。”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
    “讨厌~”秦可卿往后缩了缩身子,忽然脸色一白,“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她并不傻,对方能找到这里,又岂会不知道她是贾府的少奶奶?
    宋青书伸手抚了一下她鬓间的发丝:“宁国府的少奶奶艳冠京城,整个临安城的男人都想一亲芳泽,我又岂会不认识?”
    秦可卿听得心中大羞,不过羞涩之余还是有一丝得意,毕竟哪个女人不想被人称赞美丽?哪怕这种美丽会给她招来不幸……
    望着宋青书脸上的胡子,秦可卿双眸晶莹璀璨:“你一会儿有胡子,一会儿没胡子,到底哪副面孔才是你?”
    宋青书一怔,这才想起了之前夜探贾府以本来的面貌和她打过照面,后来以吴天德的身份和她共度一宵时被她认出了同样的气息,而自己因为最近事情太多,结果忘了这茬。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特意换装了。”宋青书郁闷无比,搞一半天原来是做了些无用功。
    秦可卿抚-摸着他的脸颊:“你到底是谁?”她生活在豪门大族,又岂会不明白这个层次是多么地波涛诡谲,想到对方身份神秘,说不定是刻意接近自己,再想到这样会引发的一系列可能的后果,忽然间心底寒冷无比。
     “你我相逢本就是一场意外,又何必刨根究底?对谁都不好。”宋青书如今和贾似道集团关系微妙,若是让秦可卿知道了自己身份,就算秦可卿替他保守秘密,但在贾似道等人的手段下,他不信秦可卿能抵抗得了,到时候身份暴露,那可就麻烦了。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秦可卿咬着嘴唇,有些嗔怒地看着他,不过她媚-骨天成,哪怕生气的模样也是妩-媚至极。
     “就当我是个偷心贼。”宋青书答道。
     秦可卿嘟着嘴咕哝了一句:“哪里什么偷心贼,明明是采-花-贼。”
     宋青书一头黑线,只好解释道:“请夫人放心,我绝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夫人或者要挟夫人的事情的。”
     秦可卿怔怔地看着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身上充满着神秘,她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却愿意相信对方的话,仿佛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异样的魔力一般。
     “夫人为何不在临安城中,而是跑到这苦寒之地?”宋青书假装无意地问道,上京虽然也是大城市,但毕竟不如江南那边宜居。
     “哎,还不是有必须来的理由。”秦可卿眉宇间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是为了鸳鸯刀么?”宋青书忽然问道。
     秦可卿瞬间警惕起来:“你怎么知道?”
     “猜的。”宋青书有些后悔,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装什么正人君子,直接顺水推舟和她重温旧情,待你侬我侬之时再开口询问,肯定比如今要容易得多。
     秦可卿虽然柔弱,可是并不傻,很快便猜到她来意,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单单是我回答你的问题太不公平了,这样吧,我们依次问对方问题,对方要保证绝不隐瞒。”
     宋青书一怔,苦笑道:“那好吧。”
     “我先问,”秦可卿生怕吃亏,抢着说道,“你到底是不是吴天德?”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没必要再瞒她。
     “难怪上次殿前比武吴天德没有受影响。”想到之后贾似道恼怒地责问那晚到底有没有尽力,秦可卿不禁脸色一红,同时一直以来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
     “既然你问完了,现在轮到我了,”宋青书笑道,“要调查鸳鸯刀的下落,贾府麾下那么多能人异士,为什么要让你这个少奶奶亲自出马?”
     “因为我娘当年见过鸳鸯刀。”秦可卿一句话顿时石破天惊。
     “什么,你娘见过鸳鸯刀?”宋青书震惊不已,要知道鸳鸯刀在江湖中极为神秘,素来只有传说,没听过谁见过实物,如今的他连鸳鸯刀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嗯。”秦可卿点点头,眉宇间止不住为母亲感到骄傲。
     宋青书一开始有些怀疑,不过想到她的母亲是方腊的女儿金芝公主,说不定还真见过:“鸳鸯刀究竟什么模样?”
     秦可卿摇了摇头:“你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宋青书这才记起了双方约定的规则:“那你问吧。”
     秦可卿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样子。”
     “上次你不是见过了么?”宋青书苦笑道。
     “谁知道那会不会是你另外一幅面孔?”秦可卿语气中有些幽怨。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之所以戴面具主要是这张脸你更熟悉。”
     近距离看着眼前男子剑眉入鬓,线条硬朗,比之前吴天德的模样不知道俊了好多倍,秦可卿不禁脸色微红,她之前虽然对那晚的“吴天德”印象深刻恋恋不忘,但是她并不喜欢络腮胡子,扎得她生疼,如今看到他本来的样貌,也算了却一桩心愿。
     “我更喜欢这张脸一点……”秦可卿微不可闻地快速咕哝一声,看到对方惊异的眼神,急忙转移话题道,“该你提问了。”
     宋青书耸了耸肩:“刚刚我不是已经问了么?”
     “哦,”秦可卿有些慌乱,“鸳鸯刀并不是一把刀,而是一雌一雄两把刀,分为鸳刀和鸯刀,我娘只见过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