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2章 同病相怜的姐妹

     李清露虽然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但那一瞬间的反应又岂瞒得过一直观察屋内情形的宋青书?
     “李清露执掌西夏一品堂,武功又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什么能让她这么失态呢?”宋青书若有所思,“削铁如泥的宝刀……”
     “你们一群人打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有脸怪武器?”耶律乙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给我滚!”
     李清露适时出声劝道:“魏王也不用责怪令-公子,江湖上能人异士多得很,而且还有兵器之利,公子吃亏也怪不得他。”
     听到她替自己说话,耶律绥顿时投去感激的目光,心想这个西夏公主不仅人长得美,居然也这般善解人意。
     “好吧,看在银川公主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还不快滚下去,别耽误我们谈正事。”耶律乙辛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耶律绥无奈,只好悻悻然地走了出去,出来之后,嘴里不停咕哝着:“最近父亲越来越严厉了,难道是当着外人的面不好替我出头?”
     此时屋中的李清露不露痕迹地使了一个眼神,早有一个手下心领神会,悄悄跟了出去,这一切没有瞒过宋青书的眼睛,犹豫了一下,见这里也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便悄悄跟了上去。
     只见那西夏人悄悄追上了耶律绥也,旁敲侧击地询问关于他之前碰到的女子信息,因为刚刚李清露帮忙说话的缘故,耶律绥也对西夏人有足够好感,很快便被引动情绪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更加详细地描述了一遍。
     宋青书暗暗皱眉,心想李清露这么关心这件事干什么,难不成想替耶律绥也出头,借此讨好耶律乙辛?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她毕竟是堂堂一国公主,替纨绔子弟欺男霸女来讨好别人,未免太放低姿态。
     正疑惑之际,大厅那边传来了动静,宋青书急忙闪到一旁,原来是西夏一行人出来了,耶律乙辛为了显示友谊,甚至还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宋青书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悄悄跟在李清露等人身后,看她究竟在搞什么鬼,毕竟之前的一切实在有些反常。
     且说此时上京城郊,一个身披水蓝色的凫裘的清丽少妇忽然停下了脚步:“阁下跟了我这么久,也该现身了吧?”声音清脆柔腻,显然是一个极温柔的女子。
     “小姑娘果然武功不俗,居然能发现我的行踪。”一阵哈哈大笑过后,一个黑衣人从附近一棵树上跳了下来,虽然是白天,他却依然蒙着黑巾,不过从露出来的斑白头发,看得出他年纪已经不小了。
     少妇清丽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心想自己孩子都几岁了,居然喊自己小姑娘,不过她也明白,这黑衣人恐怕年纪不小,喊她小姑娘倒也没错:“不知前辈一路跟着我所为何事?”
     那黑衣人笑了笑:“也没什么其他事,就是想借夫人背着的宝刀一观。”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她背后背着的那柄刀。
     少妇微微色变,不卑不亢地答道:“此乃先夫遗物,不便与人,还望前辈见谅。”她又如何看不出对方是为此刀而来,至于什么借刀一观,只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那真是太可惜了……”那黑衣人叹了口气,话还没说完身形便动了,整个人犹如一只黑色大鹏鸟,铺天盖地往少妇扑了过去。
     那少妇显然早已有所戒备,手腕一抖一条银铃金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往对方攻了过去,黑衣人心中一凛,只好中途变向躲过了这一击。
     少妇毫不停留,手中银铃金锁犹如云中蛟龙神出鬼没往对方攻了过去,惹得那黑衣人惊呼连连:“小姑娘武功居然达到了这等境界,实在是让人惊叹。”
     那少妇却没有丝毫高兴之情,因为她已经将手中长索催动到了极致,可惜还是奈何不了对方,显然黑衣人的武功比她高了不止一筹。
     果不其然,经过这段时间那黑衣人已经看准了她出招的路数,忽然身形一闪,连续让少妇的攻击落空,几个呼吸时间已经欺入她身旁三尺之内。
     这么近的距离那长索已经没了用武之地,少妇慌而不乱,直接拔出了背后的长刀,此刀刃口只露出半尺,巳见冷森森一道青光激射而出,待那刀刃拔出鞘来,寒光闪烁不定,饶是以黑衣人的武功也不敢直撄其锋,怪叫一声后退到一丈之外。
     望着刀身上闪烁的寒光,黑衣人赞叹道:“果然是传说中的宝刀。”
     少妇眉头微蹙,心想先夫这把刀虽然也是难得的好刀,但在江湖中的名气却远远不如屠龙刀,也不知道这人为何对此刀如此上心。
     “小姑娘可听过怀璧其罪的故事?”黑衣人并不急着出手,反而开口道。
     “自然听过。”少妇轻哼一声,同时凝神戒备,眼前这黑衣人武功奇高,若是以前的自己,恐怕早已不是对手,多亏那人传了师门至高神功给自己,这才能支持这么久。想到修炼那门神功的过程,少妇清丽的面容上忽然浮上一层妩媚的红晕。
     饶是那黑衣人年纪已大,此时也不禁有些失神:“真乃人间绝色。”
     不过他毕竟久经风浪,很快便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开口道:“这把刀不是你能拥有的,勉强留在手里只会给你招来灾祸。”
     少妇冷笑连连:“我不能拥有,你就能拥有了么?”
     黑衣人负手而立,傲然道:“老夫自然有本事守住这柄刀。”
     少妇怒道:“先夫遗物,岂能给人,有本事就自己来取吧!”
     黑衣人眼神转冷:“那老夫就得罪了。”再次出手,他的速度以及出手的掌风,比刚才还要快强一倍,少妇一开始还能凭借手中宝刀勉力支撑,可二十几招过后,她出手已开始晦滞,仿佛随时都会被对方攻击击中。
     又过了数招,黑衣人终于瞅准一个破绽,一掌按在了刀身之上,少妇如遭雷噬,整个人跌落到了地上。
     黑衣人这次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直接攻了过去试图将刀夺下来,此时的少妇体内气血翻涌,要恢复战力最少也要三个呼吸过后,这时哪还有反抗之力?
     眼看黑衣人即将得逞,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叱,黑衣人余光扫到一金色之物激射而来。
     他不敢托大,只能放弃进攻,一个翻身夺了过去,看着插在一旁树上的那根金色飞镖,一时间有些变色:“金蛇锥!”
     “冰雪儿姐姐,你没事吧。”此时一个秀眉凤目,玉颊樱唇的女子过去扶住了那少妇,尽管她自己也是梳了少妇的发髻,不过脸蛋皮肤白里透红,当真是比少女还要雪白--粉嫩。
     “青青,是你?”那少妇又惊又喜,这会儿功夫她已经调理顺了体内真气,不过更让她高兴的是此时遇到熟人。
     原来这少妇就是阔别已久的胡一刀的遗孀冰雪儿,当初她与宋青书分别后,这些年一直在暗中查找着杀夫仇人慕容景岳的线索,渐渐地查到了上京城这边来,谁知道刚进城就碰到了一纨绔子弟上前调-戏,她教训了对方一顿过后想到那些家丁口中声称他是魏王的公子,知道耶律乙辛权势滔天,为了避免麻烦,她打算出城躲躲风头,谁知道刚出城没多久就被这神秘黑衣人给缠上了。
     至于另外这个肌肤白里透红的女人自然就是夏青青了,当初她本来准备找东方暮雪抱袁承志之仇,结果从东方暮雪口中得知袁承志很可能没死,她又惊又喜与东方暮雪一起回到了燕京,帮对方处理政事之余开始调查袁承志的信息,最后查到有人在上京城见过和袁承志很像的人,于是她便启程往这边赶来。
     一路上都在寻思东方暮雪和她说的话,就算找到了袁承志又如何,难道你还能回到过去和他重新来过?
     夏青青也很迷茫,无数个深夜她都在扪心自问,如果袁承志还活着,在他与宋青书之间她会选谁,虽然理智告诉自己是袁夫人,可她却发现宋青书已经完全占据了自己的心房,虽然他很花心,又油嘴滑舌……
     “我还真是个坏女人啊……”尽管心中有了选择,但是她还是决定来上京一趟,确定袁承志的下落,彻底了结自己的过去。正患得患失之际,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打斗声,跑过去一看发现其中一人是冰雪儿,当初刚和宋青书好上的时候,两人见过面,虽然知道她是胡一刀的遗孀,但也知道她和宋青书之间的关系。
     正因为两人同为遗孀,所以有些同病相怜,虽然某种程度上两女如今已算得上情敌,可是她们却一点争风吃醋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把对方引为知己。
     看到冰雪儿遇险,夏青青岂会袖手旁观,直接就是几记金蛇锥射了出去救下她。
     “金蛇剑!”看到夏青青手中金光闪闪的剑,黑衣人瞬间迟疑起来,他倒不是怕新来的夏青青,她虽然武功不弱,但两女联手都不是自己对手。他忌惮的是夏青青背后的那个男人——金蛇王宋青书。
     尽管宋青书与夏青青从来没有公开过关系,但大家又不是瞎子,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些,总有些风言风语传出来,不过因为宋青书这些年表现太过强大,也没谁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夏青青跟了他才是理所当然,美女配英雄嘛。
     “阁下既然认得是金蛇剑,还要继续打下去么?”夏青青也忌惮此人的武功,生怕把他逼急了到时候来个鱼死网破。
     黑衣人面露犹豫之色,不过目光落到冰雪儿手中宝刀之上,眼神最终又变得坚定起来:“老夫所求的只是这把刀而已,看在金蛇王的面子上,你们把刀交给我,我保证不伤你们一根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