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3章 一网打尽

     冰雪儿秀眉一皱:“刚刚我已经说过,这是先夫遗物,我又岂能给你?”她为了替丈夫报仇,这些年一直走南闯北查慕容景岳的消息,前不久路过沧州的时候拜祭了胡一刀,特意将埋在丈夫墓中的冷月宝刀挖了出来,打算用这把刀手刃仇人为丈夫报仇。
     更何况胡家刀法用这把刀施展起来威力更盛,胡斐也渐渐长大,将来要将此刀传给他,又岂能交给别人?
     “那就怨不得我了。”黑衣人冷笑一声,他已经打好主意,正所谓天高皇帝远,宋青书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知道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大不了来个杀人灭口,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黑衣人身形一闪,瞬间往两女攻了过去,冰雪儿和夏青青早有防备,举刀拔剑迎了上去。
     冰雪儿已经学会了古墓派至高武学《玉-女心经》,还学了部分《九阴真经》,夏青青跟在宋青书身边时间更久,得到了数次指点,武功进步更大,两女已经跻身当世一流高手之列,若非对面这黑衣人武功隐隐直追五绝,两人联手早已胜过了他。
     黑衣人却越打越心惊,一个刀法中正大气,一个剑法诡谲异常,这两人刀剑合璧,当真是取长补短威力岂止增强一倍,他武功虽远高于任何一人,但要胜过两人联手,却怎么也要数百招之后了。
     就在这时黑衣人忽然眉头一皱,跳出战圈不再攻击,反而望向西边所在的方向,冰雪儿和夏青青背靠在一起,一边凝神戒备一边也往那边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面蒙轻纱的窈窕少女领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骑马往这边靠了过来,这群人显然就是李清露为首的一品堂中人了。
     “咦?”看到那神秘黑衣人,李清露不禁秀眉微蹙,她从耶律绥也口中得知了冰雪儿的消息,然后一路打探找到城东,谁知道居然还有另外的高手在场。
     此时黑衣人心中也惊疑不定,负手而立站在原地不再出手,他虽自负武功高强,但也不至于傻得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事,没弄清这群西夏人来历之前,他已打定主意不再出手。
     远远跟在李清露身后的宋青书此时也认出了冰雪儿与夏青青,不禁又惊又喜,特别是冰雪儿,自从上次分别,恐怕已不止一年的时间了。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上去相认,这次他是秘密来上京城的,如今人多眼杂,实在不便现身。
     “先看看西夏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吧。”想到李清露等人明显冲冰雪儿来的,宋青书心中愈发疑惑。
     “你们继续,我们只是路过的。”经过最初的错愕过后,李清露嫣然一笑,作势欲离去。
     “哼!”不管是黑衣人还是冰雪儿两女,谁都没信她的鬼话。
     见没有糊弄掉对方,李清露停下了脚步,对那黑衣人说道:“不知道阁下此行为何?”她看出这黑衣人武功高强,能不招惹就最好。
     “不知道姑娘此行为何?”黑衣人瓮声瓮气地说道。
     李清露浅笑道:“这位夫人刚刚欺负了我一个朋友,我那朋友大人有大量不与其计较,不过我总要带她回去向我那朋友道个歉。”她认出冰雪儿发髻知道她已经嫁人了,更何况因为年龄关系不可能像那个黑衣老者那般叫对方小姑娘。
     宋青书撇了撇嘴,什么大人有大量,分明就是耶律绥也打不过冰雪儿,至于找她去道歉,只不过是个说辞而已,鬼才信。
     “可李清露为什么非要找冰雪儿?”宋青书沉吟不语。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看来大家来意一样,又何必遮遮掩掩。”他自然也不信李清露的鬼话。
     李清露嫣然一笑,也不以为忤:“凡是讲究个先来后到,既然前辈先来,那就由前辈先。”她看出之前双方在打斗,显然不欲现在去插一脚。
     黑衣人冷笑几声:“老夫年纪大了需要歇歇,换你们年轻人来吧。”
     听到两人推来让去把她们当成待宰羔羊,夏青青大怒,不过她虽然生气却不愚蠢,知道这两边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不能硬来只能智取:“我们是金蛇营的人,特别是这位是金蛇王的夫人,你们若是胆敢冒犯,金蛇营饶不了你们。”
     一旁的冰雪儿大羞,心想自己名义上是胡大哥的未亡人,干嘛说我是宋青书的……一旁的夏青青吐了吐舌头,她自己不好意思说与宋青书的关系,只好把冰雪儿推出来了。
     “好姐姐,事后我向你负荆请罪。”夏青青急忙在她耳边小声解释道。
     冰雪儿咬着嘴唇,可是又没法对她发火,知道这是最明智的做法,如今只有期待宋青书的名头能唬住对方了。
     躲在暗处的宋青书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惬意,心想青青这妮子不错,知道关键时刻把自己男人招牌打出来。
    那黑衣人目光闪烁,之前他决定出手是自信能彻底制服两女,消息也传不出去,可如今西夏这么大一群人在场,他自问没那个本事将这些人全部搞定,是以升起了暂时退却的心思。
    “金蛇王,是新封的那个齐王么?”李清露忽然冷哼一声,想到当初在临安城外被对方戏耍的情形,哪怕蒙着脸,依然可以看出她脸蛋儿上浮现出一层晕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不过一山大王,我西夏立国百年又岂会惧?”李清露冷哼一声,“来人,把这两个女人给我抓了。”
    她一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是听到了宋青书,顿时心浮气躁起来,直接下令动手。
    谁知道段延庆等人对视一人,并没有动,反而上前对她悄声说道:“公主,姓宋的可不好惹,要不算了吧。”四大恶人数次与宋青书交手,从一开始还有来有回,到后面对方一骑绝尘,如今的他们连宋青书的尾灯都看不到,自然再也生不起与其作对的心思。
    “怕什么,”李清露怒道,“西夏与金蛇营相隔千里,中间还隔着几个国家,难道还怕他带兵打过来么?”
    一旁的叶二娘苦笑道:“带兵倒是不怕,可他武功通神,万一孤身前来西夏报仇……”
    李清露冷哼一声:“那就是他自投罗网,且不说我西夏雄兵数十万,就是一品堂高手也不知凡几,更何况还有神功盖世的太妃呢,用得着怕他?”
    旁边的云中鹤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什么,心中却腹诽:太妃武功虽高,可也未必是姓宋的对手。当然太妃在西夏人眼中是无所不能的存在,这番话他可不敢当众说出来。
    “你们不动手,难道让本公主亲自出手么?”李清露终于按捺不住,语气中多了一丝森然之色。
    段延庆几人对视一眼,他们毕竟是吃的一品堂的饭,无奈之下只得准备对两女出手了。
    暗处的宋青书眉头一皱,捡起几颗石子准备暗中出手相助,忽然心中一动,回头望向不远处。
    场中众人显然也察觉到了异样,纷纷回头,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一队契丹骑兵冲了过来,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他们团团围在了场中。
    那队骑兵当先一人是个英武不凡的年轻骑士,眉宇间有一股儒雅之风,仿佛不像征战沙场的将军,更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
    宋青书已经认出了这骑士首领就是耶律齐,回忆起之前耶律乙辛与驸马萧霞抹的谈话,好像耶律齐如今已经升任了诸行宫都部署,如此年纪就掌管着皇帝亲军,当真是前途不可限量。
    “将军这是何意?”李清露之前没见过耶律齐,但认出了对方是辽国的骑兵,是以倒也一点都不慌乱。
    “你们是谁?”看着这群人古怪的装束,耶律齐皱眉问道。
    早有一品堂的人上前答话:“我们是西夏使节,这位是敝国银川公主。”
    “西夏使团?”耶律齐皱眉道,“据我说知如今西夏使团不应该在城内宣徽院中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李清露等人顿时语塞,因为他们刚刚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先回了宣徽院,再偷偷跑出来,本想抓了冰雪儿就走,哪知道会引出这么多事来。
    耶律齐视线继续审视,看到那黑衣人心中一凛,这副装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待看到夏青青两女,不由惊到:“袁夫人!”
    “耶律公子。”夏青青也回了一礼。
    之前耶律齐与萧峰一起相助金蛇营对抗满清的围剿大军,当时双方打过交道,自然认得出对方。
    耶律齐本想说什么,不过犹豫之后还是挥了挥手:“来人,把这些人全部押回去。”
    李清露等一行人顿时大怒:“我们是西夏使团,你们也敢抓,不怕影响两国邦交么?”
    “如今非常时期,你们是不是西夏使团回去后自然有人查明,”耶律齐顿了顿,仿佛又面向夏青青解释道,“如今宋国使团被人劫杀,皇上震怒,特派诸行宫都部署全权调查此事,这段时间城内外所有可疑人物都要抓回去审问,还请见谅。”
    被一群骑兵围着,再看着对方手中寒光闪闪的弓弩,李清露哼了一声,终究还是放弃了反抗:“哼,等会儿本公主一定让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夏青青与冰雪儿对视一眼,终究也没反抗,毕竟面对这么多全副武装的骑兵,她们反抗也没用,更何况有耶律齐这层关系,被他们带走也未必是坏事。
    不过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那黑衣人,大家看他光天化日之下这幅打扮,显然是为非作歹之人,都以为他会仗着武功冲出去,因此辽国这些骑兵有至少一半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可是所有人都没想到,他居然一点都没反抗,平静地任由人给他套上枷锁。
    “咦,当真是古怪。”藏在不远处树上的宋青书心中大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