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6章 死不瞑目

在耶律绥也看来,这两个女子为了脱离牢狱之灾,不得不来抱自己大腿,他素来爱做这种好事,不仅能英雄救美,还能享受到她们动人娇-躯的报答,想想就刺激。
     夏青青拉了拉冰雪儿的袖子:“姐姐,人家公子居然愿意救我们,何必再为之前的误会动气呢。”
     冰雪儿有些拉不下脸来与此人虚与委蛇,不过又碍不过夏青青的面子,只能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夏青青对耶律绥也使了个眼神:“公子我姐姐其实心中已经同意了,不过有些拉不下脸来,毕竟之前你惹到过他,要不您来劝劝她,用你的诚意感动他一下。”
     “好好好~”耶律绥也搓着手,一想到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对自己投怀送抱,特别是冰雪儿之前那般冷傲,还出手狠狠揍了一顿自己,可武功高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怪怪来自己胯--下承-欢?
     一想到之前高高在上的冰雪儿被自己蹂躏的模样,耶律绥也便觉得小腹中升起一股热气,迫不及待地打开牢门:“小娘子,我来了……哎呀~”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夏青青迎面一拳击在眼眶,整个人仰面而倒,夏青青丝毫不停留,一边封住他的穴道一边往他身上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打不死你。”
     看到她狠揍耶律绥也的样子,冰雪儿不禁目瞪口呆,仿佛还没习惯这前后的反差,隔了良久才去拉住了她:“算了算了,再打下去他就死了。”
     夏青青拍了拍手:“姐姐你就是心善,这种登徒子货色当年我在江湖上不知道杀了多少。”她嘴上虽然这般说,不过终究没有继续再打下去。
     宋青书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地上被揍得像熊猫一般的耶律绥也,神情不由得极为古怪,这些女人在我这里虽然温顺得像猫儿一样,不过在江湖上个个都是了不得的母老虎啊。
     刚刚因为耶律绥也自忖能用权势让两个女子折腰,所以特意遣散了牢房里的人,因此夏青青揍他的时候一个帮手的也没有。
     宋青书此时身着狱卒服侍,又改换了容貌,冰雪儿和夏青青见到他不由脸色微变,知道他只要张口一喊惊动了外面的侍卫那她们就麻烦了。
     根本不用言语交流,两个女人仿佛约好了一般一左一右往他攻去,
    宋青书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对方没认出自己,一想到这个他反而不急着相认了,直接身子一侧,轻而易举让过了两女的攻击。
    “咦?”不管是冰雪儿还是夏青青都惊讶无比,毕竟对面这人只是小兵装束,属于那种随随便便就打发的炮灰,两人之所以联手,是不给他任何发出声音惊动同伴的机会。
    可谁知道两人居然看走了眼,此人居然武功奇高,轻易就躲过了两人联手一击。
    冰雪儿和夏青青默契地再次出手,这次没有任何保留,因为明白对方恐怕是个高手,只可惜她们手刚扬起,便忽然浑身一软,一左一右被那人揽在了怀中。
    “你!”两女惊惧不已,她们什么都没看清居然就被对方俘虏,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今天有算命的说我命犯桃花,我还有些不信,没想到如今居然真有两位貌美如花的小娘子主动投怀送抱,当真是艳--福不浅。”宋青书一边说一边一左一右在两女脸蛋儿上香了一口。
    “两女的肌肤当真是一个比一个嫩--滑。”宋青书顿时赞叹不已。
    “你!”冰雪儿羞愤难当,正打算拼命之际,一旁的夏青青却笑了起来:“姐姐不用慌张,这世上武功这么高还这么恶趣味的,除了青书又还有谁?”
    比起冰雪儿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追查慕容景岳的下落,夏青青呆在宋青书身边的时间更多,自然也更了解他某些恶趣味的爱好,更何况她被宋青书抱着能感受到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
    宋青书一怔,不由得苦笑道:“这都能被你认出来?”
    听到他露出真实声音,冰雪儿不可置信地打量着他:“青书,真的是你么?”
    宋青书扯下脸上的面具,温柔地笑道:“真的是我。”
    冰雪儿脸上先是惊喜,继而红了起来:“你还真是个混蛋!”
    看到她嗔怒的模样,宋青书一阵心软:“冰雪儿,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世上还有什么比情人的安慰更加温暖?冰雪儿一下子觉得这些年经受的风霜与疲惫一扫而空,正想躺在他怀中好好休息一下时,忽然想到一旁还有别人,臊得急忙试图推开他。
    一旁的夏青青却仿佛知道她在顾忌什么一般,笑嘻嘻地说道:“姐姐何必这么慌张,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
    以夏青青的性子,原本不愿意自己男人左拥右抱的,不过这世上有两个例外,一个就是从情敌到姐妹的阿九,另一个应该就是同病相怜的冰雪儿了。除开这两人,夏青青可不愿意和别的女人一起让宋青书这般左拥右抱。
    听到夏青青的话,冰雪儿脸却愈发红艳了,心想你刚刚见到丈夫,现在忽然有心思说这些风凉话,不过她善解人意,这些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此时宋青书说道:“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我们出去后再说。”两女暗暗点头,一左一右呆在他身旁。
    当牢房大门打开后,因为门口的侍卫刚刚被宋青书点了穴道,很容易便走了出来,再没惊动外围的士兵之前,宋青书一左一右搂着两女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当他们走了没多久,牢房之中的耶律绥也渐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一边爬起来一边咒骂:“两个臭娘们,等我抓到你们后看我怎么将你们压在身下凌--辱!”
    他忽然觉得眼前光线一暗,疑惑地抬起头来,发现身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他正要说什么,眼前寒光一闪,耶律绥也一脸不可置信地捂着血液飞溅的脖子看着对方,想说什么,可惜嘴里血沫直冒,他根本说不出话来,最终不甘地倒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老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