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09章 礼教与道德煎熬(第二更)

“以你我之间的关系,我怎么可能杀你哥哥,”宋青书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怜惜地说道,“节哀顺变,我会帮你把凶手找出来的。”
     注意到一旁两女诡异的眼神,身为少女的耶律南仙终究是扛不住,跺了跺脚后索性转身就跑,消失之前留下一句话:“谁要你帮,我会再去查证一下你们说的是真是假!”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心中其实已经信了。
     看着耶律南仙近乎逃跑的姿态,夏青青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说道:“宋公子当真是红颜知己满天下呀。”
     一旁的冰雪儿也是秀眉微蹙,显然对于这个花心的男人,她也觉得有些头疼。
     隐隐感受到空气中的杀机,宋青书急忙岔开话题:“咳咳,我刚刚在里面查探了一番,只找到了青青的金蛇剑和冰雪儿的银铃金锁,至于冷月宝刀已经不知所踪了。”一边说着一边将盗出来的金蛇剑与软索递给了两女。
     “不知所踪了?”听到冷月宝刀不见了,冰雪儿不由得花容失色。
     “之前我也一头雾水,不过现在看来,拿走冷月宝刀的人多半就是那个杀害耶律绥也的神秘人。”宋青书分析道。
     “会不会是你之前提到的萧半和?”冰雪儿急忙问道,毕竟之前萧半和也是冲冷月宝刀来的。
     “不会,”宋青书摇了摇头,“之前我一直在跟踪萧半和,他没机会回来杀人夺刀。”
     “那会不会是西夏那边的人?”夏青青也分析说道。
     “这倒是有可能,”宋青书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不过他们夺刀即可,完全没必要杀耶律绥也,毕竟耶律绥也是耶律乙辛的独子,又是耶律南仙的哥哥,西夏太子即将迎娶耶律南仙,怎么会对耶律绥也下手……”
     他正在分析,忽然看到两女古怪的眼神,只听得夏青青小声地咕哝道:“你怎么就爱找别人的妻子……”
     宋青书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我和她更早好不好,只是被联姻横插一脚。”
     尽管他解释了,两女却依然一副知道你什么癖好的样子,宋青书也很无奈,索性不解释了。
     “会不会是西夏内部有人不愿意看到此番联姻成功?”夏青青提出了另外一种猜测,这些年她先后跟在阿九与东方暮雪身边,眼界早已非以前那个江湖女子可比拟。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需要再调查一番。”宋青书沉声道,不过不远处很快传来士兵的喧嚣声,原来刚才这里的打斗惊动了那边的守卫。
     “我们先回去再从长计议。”宋青书一手搂起一女,在士兵们赶来之前,离开了原地。
     回到浣衣院的秘密据点后,宋青书对两女说道:“今天时间不早了,你们折腾了一天肯定也累了,先歇息一下明天早上再去打探消息吧。”
     冰雪儿与夏青青点点头,今天打斗了数场,又被抓到牢里面去了,的确已经疲惫不堪。幸好宋青书早已贴心地提前吩咐下人准备好了热水,两女便各自找出衣裳去沐浴了。 宋青书则开始整理接下来的思路,除开找慕容景岳之外,如今又多了寻找凶手以及找冷月宝刀的任务,不过这两件事估计可以合成一件事,找到刀后就多半找到凶手了,根据多方面的信息判断,这冷月宝刀多半与鸳鸯刀有一定的关系,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明天起来去西夏使团那边去查查,看是不是他们下的手;另外可以去找萧半和问问,看他知道关于鸳鸯刀什么秘密;还有袁承志的事情……
     想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昏脑涨,宋青书索性不想了,打算先去偷看——啊呸,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偷么,去看两女沐浴再说。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两女各有心事,今天显然没有慢条斯理泡澡的心情,很快便沐浴完毕,宋青书正要潜入进去,房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你想干什么?”看到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冰雪儿疑惑地问道。
     宋青书一脸尴尬,原本要去推开房门的手顺势抬起来摸了摸后脑勺:“那个……那个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你们的热水够不够,哈哈~”
     冰雪儿脸色古怪,她隐隐觉得对方有些不怀好意,一旁的夏青青已经笑了出来:“雪儿姐姐,别信他的鬼话,他就是想进来偷香窃玉的。”
     冰雪儿脸色更加古怪了,毕竟她认识宋青书的时候他还是那个正直孤傲的形象,虽然也有点好--色……
    宋青书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冰雪儿不同于其他女子,她陪伴了他最落魄的时光,是以他心底总想给她留一个完美的印象:“那个,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了。”
    夏青青一把将他推到了冰雪儿身上,笑眯眯地说道:“你们已经这么久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好好陪陪雪儿姐姐吧。”一边说着还一边对宋青书眨了眨眼睛,眼眸分外明亮动人,然后笑嘻嘻地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宋青书原本都气得想打她屁-股了,没想到她居然送来了这么一记助攻,之前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他的确有很多话想和冰雪儿说——当然,他更想的是大被同眠,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敢想想而已,对冰雪儿他是又爱又敬,生怕一不小心冒犯到她。而且夏青青以前郑重地说过,只愿意和阿九一起陪他,其他的女人想都不要想,是以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这个青青!”冰雪儿跺了跺脚,有如冰雪一般的肌肤也府上了一层嫣红,她虽然和宋青书关系亲密,但还远远没到老夫老妻的地步,再加上又阔别多日,她心中羞涩之情愈发浓烈。
    “这段日子姐姐可安好?”宋青书拉着冰雪儿的手深情地问道。
    冰雪儿嫣然一笑:“我自然过得好啦。”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这次碰到姐姐,发现你都清减了,想必这两年天南地北奔波,肯定受了不少风霜之苦。”
    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冰雪儿只觉得这些年遇到的那些苦难也算不了什么了:“看到你以前那些风霜之苦就不翼而飞了。”
    宋青书没料到一向自矜的冰雪儿居然说出这般动人的情话,一时间不由得喜出望外,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没有其他丝毫欲-念,只有尘世中两个灵魂的亲近。
    良久过后,冰雪儿却一把推开了他,柔声道:“青书,你去看看青青吧,她今天见到……有些情绪不稳定。”
    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宋青书知道她不方便背着夏青青说出袁承志的事情,只能这般提醒他。
    “好。”宋青书倒没有拒绝,他还真怕夏青青又钻什么牛角尖,当初在清国被她那几次决定可折腾得够呛。
    且说刚刚夏青青将宋青书推到了冰雪儿怀抱,自己笑嘻嘻回到了房间,关上门后她的笑容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愁容。
    躺在床上一会儿想着宋青书一会儿想到袁承志,世俗礼教的各种压力铺天盖地而来,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
    “小娘子怎么哭了?”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夏青青惊喜地回头已经坐在了床边:“你怎么……”
    “我过来陪你啊。”宋青书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有些怜惜地说道。
    夏青青却表情有些古怪:“你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不会是别人冒充的吧。”一边说着还一边在他脸上扯了起来,看有没有易容-面具什么的。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你跟我一起久了也真是学坏了,思想越来越污了。”
    “哎呀~”夏青青惊呼一声,这才知道她刚刚方向想岔了。
    宋青书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就让你亲自试试我是不是别人冒充的。”一边说一边转到了她被窝之中。
    感受到他的禄山之爪,夏青青脸色绯红,一边躲闪一边说道:“等一下,先等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你说吧,我正听着呢。”宋青书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哎你这人,我是真有正事要和你说,”夏青青有些气苦道,见他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她只好说道,“我今天碰到袁……袁大哥了。”心想你总该停下手听我说了吧。
    哪料到宋青书仿佛无动于衷一般:“那又如何?”
    “我说的是袁承志,我……我丈夫,他并没有死。”夏青青担心他没有听明白,颤声解释道。
    宋青书果然停了下来,双手撑在床-上:“我知道,一直等着你主动告诉我呢。”
    “你知道?”这下轮到夏青青愣住了。
    “是啊,我不是化妆成狱卒么,看到他了。”宋青书答道。
    夏青青咬了咬嘴唇:“青书,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容易,”宋青书拍了拍她的腿,“张开。”
    夏青青正有些恍惚,本能地照做起来,宋青书腰身一沉:“就这样办。”
    
    
    ---
    第二更,感谢各位绅士下载公众号上的游戏!
    公众号:六如和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