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2章 躲在暗处的巨兽

“此话怎讲?”宋青书疑惑道。
     赵敏负手而立,望着远处隐隐的皇宫轮廓:“如果他假扮成普通的朝廷官员,恐怕早就被我们找出来了,如今我们又查了几个可疑的人,居然还找不到他,那就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压根不在上京,要么……是他的身份比我们之前找的那几人还要高,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隐藏他的踪影。”
    宋青书眼前一亮,不由得想到了前世那些刑侦破案剧里面,普通人犯案会留下一大堆线索与痕迹,可有些高手犯案却根本不给警方留下任何痕迹与线索,可这样反而一定程度暴露了他的身份,这么高明的反侦察意识多半是法政系统内部的人。
    现在想来,慕容景岳的事情是差不多的道理,藏得越完美,某种程度上狐狸尾巴的确露得越多。
    “你觉得到底是谁杀了耶律乙辛的儿子?”宋青书忽然想到此事,看能不能从赵敏这里得出什么不知道的情报。
    赵敏也是秀眉微蹙:“自然不是耶律齐、萧半和,本来我以为是你下的手呢,既然如今你说不是,那就值得玩味了,整个上京城耶律乙辛政敌虽然有,但是敢杀他的独子,做出这种不死不休的事情,我还真想不到谁敢。”
    “对啊,上京城这趟水越来越浑了。”望着远方,宋青书神情也有些凝重。
    赵敏沉吟片刻,忽然说道:“一直查不到慕容景岳的消息,我怀疑他有可能藏在皇宫之中,晚上你和我一起去皇宫查查吧。”
    “啊?”宋青书傻眼了,想到和夏青青约好晚上一起去皇宫找袁承志的,万一到时候让几个女的碰头,虽然不至于打起来,但那种修罗现场想想也觉得不好受。
    “怎么,你不愿意?”赵敏眉头微蹙。
    “那倒不是,”宋青书反应也快,很快找到了说辞,“主要是皇宫毕竟守卫森严,我一个人出入倒也罢了,带着一个人的话,被发现的概率大大增加,到时候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赵敏就这样淡淡地看着他,良久后方才点点头:“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这样吧就你一个人去查探好了,皇宫这么大,你一个人速度也快些,到时候仔细查找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赵敏没有坚持,不然到时候还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我先去查查西夏使团那边,看他们和这次凶案是否有关,我总觉得这次的凶手与慕容景岳脱不了干系。”宋青书说道。
    “如此也好,反正现在暂时没慕容景岳的线索,多点情报方才好分析。”赵敏深表赞同,她虽然足够聪明,可是没有足够的信息情报之前,她也没法推测出慕容景岳藏身之处。
    当宋青书即将走出亭子的时候,赵敏忽然开口道:“以后如果晚上不回来记得提前通知,昨天我等了一宿。”
    宋青书惊讶地回头望去,赵敏已经端起了一杯清茶饮起来,仿佛没有说过一句话般,宋青书忽然之间心中柔软无比,刚才那句话仿佛一个妻子对夜不归宿的丈夫说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查啊。”赵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说出那样的话,只好借着喝茶来掩饰脸上的红晕,可是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禁也有些恼羞成怒了。
    “好,我这就去查,”宋青书脸上渐渐浮现一丝笑意,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对了,今天皇宫里那么多要查的地方,多半不会回来了。”
    赵敏冷哼一声:“你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
    宋青书呼吸一窒,不过看到她傲娇的模样却是分外喜欢。
    且说宋青书从小院出来后,一路来到了宣徽院中,西夏使团的人就被安置在这里。
    “杀耶律绥也的既不是耶律齐,也不是我,说不定真是西夏内部有人不愿意看到这次联姻成功。”想到夏青青之前提到的一种可能,宋青书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足尖一点整个人无声无息地潜入了进去,发现宣徽院的士兵比正常来说多了近乎一倍,想必是最近上京城发生的大事太多,先是南宋使团被劫杀,后是耶律绥也被杀,担心西夏使团这边出问题,所以特别派了更多的人手来保护他们。
    一路潜入进去,发现西夏使团的人正聚在一间书房,外面还有西夏的士兵戒备着,不过这难不倒宋青书,很快找了一个守卫空档切入进去,然后倒吊在窗外的房梁下,凝神静气开始偷听起来。
    以他如今的功力,就算隔着一面墙,里面的对话也根本瞒不过他双耳。
    “外面契丹士兵越来越多了。”段延庆的声音非常有特色,一听就能听出来。
    “哼,口口声声说是来保护我们,我们这里高手如云,用得着他们来保护?我看明明是来监视我们的!”云中鹤尖细阴柔的声音也很明显。
    “好了,保护也好监视也罢,都和我们没关系,没必要大声嚷嚷。”银川公主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尽管云中鹤贪花好色,不过对这个美貌无比的银川公主他可不敢有任何不敬的想法,听到她的话哪还敢说半个不字。
    “我好奇的是这次到底是谁杀了耶律绥也,是冲耶律乙辛去的,还是想破坏我西夏与辽国联姻?”李清露站起来推开了窗,秀眉紧蹙地说道。
    幸好宋青书感受到她往窗边走来,提前卷腹整个人紧紧贴在了房梁顶上,今天李清露一席西夏传统服饰,一席红色衣裙,头发梳成无数精致的小辫子,当真像一个火焰中的精灵。
    不过宋青书此时却无暇欣赏她的美貌,而是担心她忽然抬头,那样自己可就无所遁形了。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明白过来,看来耶律绥也之死并非西夏使团所为。
    “会不会是凉王从中作梗?”叶二娘迟疑着说道。
    李清露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凉王乃我大夏国之栋梁,又岂会做这种有损国家利益的事,类似的话以后不要再提。”
    “是!”被她眼神一扫,凶名在外的叶二娘却觉得心中一寒,急忙弯腰称是。
    窗外的宋青书暗暗寻思,叶二娘口中的凉王是西夏皇帝的弟弟,貌似也对继承皇位有点意思,自然不愿看到太子通过联姻得到强援。而李清露立即制止她说下去,这种做法也很常见,多半是怕屋中有凉王的眼线,故意说这样的话麻痹他的。
    “难道真的是西夏内部权力斗争?”宋青书眉头暗皱,总觉得这事不这么简单。
    忽然听得李清露开口道:“相对而言,我更怀疑是金国人下的手,毕竟金辽是世仇,破坏两国联姻对金国最有利。”
    窗外的宋青书却暗暗摇头,这次金国的确想破坏两国联姻,不过派来的人是我自己,上京城浣衣院的分部都由我节制,根本不是他们出的手。
    李清露接下来又说了一句:“还有南宋那边,前不久好像在上京城看到了皇城司的踪迹,要知道皇城司到处都是薛家人的影子,而薛家又和贾似道是盟友,若是此次联姻成功,到时候我们几国联合金国恐怕真要完蛋,主持南宋北伐的韩侂胄水涨船高,贾似道想必绝不愿见到这种情况……”
    宋青书心中一动,是啊,之前薛衣人才杀了南宋使团,听秦可卿所说他们又是为鸳鸯刀而来,那这次杀耶律绥也夺刀很可能就是他动的手!
    心中有了定计,待李清露转身之际,宋青书趁机离开了宣徽院,继而往薛衣人等下榻的地方找去。
    不过当他找到那个地方时,愕然发现秦可卿等人已经人去楼空,而且更让他意外的是,并非他们主动换地方的!
    房间各处显得狼藉不堪,很多桌椅门窗破损,显然是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打斗,地上还有不少暗红色血迹,也不知道是秦可卿等人的还是袭击人的。
    “不知道秦可卿有没有事情。”其他人宋青书倒是不关心,可秦可卿毕竟和他有过一段情。
    不过他转念一想,薛衣人武功那么高,再加上贾珍的武功放在江湖中也算是好手,要护住同伴安全应该不难,方才略微放心了点。
    “到底是谁袭击了他们?”宋青书越来越明显感觉到,上京城中有一股神秘势力仿佛择人而噬的巨兽一般,可惜自己对其还一无所知。
    又四处查探了一下,还是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宋青书只好回到浣衣院据点当中,先和夏青青到皇宫解决了袁承志的事情再说。
    见到他回来,不管是性格活泼的夏青青还是性子清冷的冰雪儿都露出一丝喜色:“查到什么了么?”
    宋青书将从西夏使团那里得到的消息以及在皇城司据点看到的大致说了一遍,当然有些心虚地没有提赵敏那边的事情。
    “现在看来线索又断了。”冰雪儿轻轻一叹,想到自己弄丢了丈夫的宝刀,她就自责不已。
    宋青书急忙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将冷月宝刀找回来的。”
    “谢谢你,青书。”冰雪儿柔声说道。
    宋青书嘿嘿一笑:“嫂嫂打算怎么谢啊?”
    注意到一旁夏青青玩味的眼神,冰雪儿脸色一红:“你这人总是这么不正经。”
    宋青书哈哈一笑:“嫂子慢慢想,等我和青青从皇宫回来后再来找嫂嫂。”说完带着夏青青便出了门。
    “这人~”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冰雪儿跺了跺脚满脸羞红,不过她性子再清冷,也是个正直青春的女人,想到晚上的事情,一时间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