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3章 色既倾国,思乃入神

     任盈盈一开始神情还算镇定,可是越听表情越是惊骇,到后来不得不紧紧捂住嘴巴,方才不至于惊呼出声。

     “你说金国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唐括辩就是你假扮的?”任盈盈整个人依然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不止唐括辩,如今的金国皇帝其实也是我假扮的。”宋青书苦笑道。

     “皇帝?”任盈盈忽然觉得自己脑袋有些不够用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谁让你男人这么有本事呢。”宋青书颇为自得地说道。

     “可是……可是……”任盈盈犹豫了良久方才想到了问题关键所在,“你这段时间一直在临安这边跑,金国那边怎么办的?”

     “我安排了几个人伪装金帝和唐括辩,有她们坐镇,金国依然能运行如常。”宋青书解释道。

     任盈盈秀眉一蹙,充满担忧地说道:“可是……这种事情关系重大,你找的那些人靠得住么?要知道执掌一国权柄,是多么大的诱惑,万一那些人联合起来把你踢出局怎么办?”

     宋青书笑了笑,扶着她的肩头静静看着她:“你觉得我能相信你么?”

     任盈盈脸色微红,有些不自然地别过脸去:“当然可以。”

     “那我也同样相信她们。”宋青书不禁想到离开金国这么久了,不知道歌璧、黛绮丝她们近况如何。

     任盈盈一怔,待注意到他眼中的柔情忽然反应过来,不禁有些酸溜溜地说道:“原来是你的红颜知己。”

     宋青书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蹭了蹭她光滑细腻的脸蛋儿:“你也是我的红颜知己啊。”

     任盈盈忽然说道:“对了,久闻唐括辩的妻子歌璧公主是金国第一美人儿,你既然假扮了唐括辩,那她知道么?”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她知道……现在就是她在冒充金国皇帝。”

     “她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帮你?”任盈盈话说到一半,忽然醒悟过来,“你这人,连人家的妻子都不放过。”

     宋青书苦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歌璧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也算历经风雨最后才看到彩虹。”

     “好啦好啦,知道你们是真爱还不行么?”任盈盈忍不住哼了一声,尽管一开始就知道他身边很多红颜知己,可是一个一个名字冒出来,还是让她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盈盈你是不是吃醋了?”宋青书搂着她柔软的身子,充满怜惜地说道。想到这些原著中的女主角,哪个不是天之骄女,配不上一段完美的爱情?可如今因为自己的存在,却让她们不得不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爱情……

     “若是这都要吃醋的话,我这一辈子岂不是要被酸死?”任盈盈幽幽叹了一口气,她是一个聪明睿智的女人,一开始就知道情郎身边还有其他女人,若是每个都要吃醋的话,哪里忙得过来。

     看到任盈盈如今略带失落的表情,宋青书决定还是暂时不将满清那边的布置告诉她,一来短时间太多信息担心她接受不了,二来满清那边由东方暮雪坐镇,任盈盈父女毕竟和东方暮雪有一段深仇大恨,只能慢慢来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临安这边就辛苦你了。”宋青书充满歉意地说道。

    “能帮你分忧就好,更何况你还找了那么多人帮我。”任盈盈唇角挂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对那些人你也不要掉以轻心,除了丁典人品值得信赖之外,其他的都要防着点,特别是陈友谅,他就是一条毒蛇,一个不慎就会被他反噬。”宋青书忍不住提醒道。

    “那对骆冰姐姐,还有那个王夫人也要防着点么?”任盈盈脸上露出一丝狭促的笑意。

    “呃~”宋青书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不过为了她的安全,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她们当然比陈友谅值得信任,不过女人间相处,难保她们不会起什么心思,她们虽然不至于对我不利,但对你却不一定了。”

    任盈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那个王夫人也是你的房中人了?”

    饶是宋青书脸皮够厚,面对眼前少女纯净的眼神,他还是有些心头发虚,下意识解释道:“李青萝和我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她表面上是曼陀山庄的王夫人,暗地里却是白莲教的圣母,因为之前救过她几次,再加上帮她替小姨、小姨父洗刷了冤情,因此她和我之间关系目前还算可以。”

    “岳飞岳元帅么?”任盈盈忍不住赞叹道,“虽然之前很讨厌你,不过听闻你为岳帅洗清了冤屈,我还是非常佩服你的。”

    “既然佩服我,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刺杀我啊?”感受到她柔软的腰肢,宋青书忍不住去挠她痒痒。

    “咯咯~”任盈盈一边娇笑着一边闪躲,“谁让你之前那么讨厌呀。”

    “那现在就不讨厌了么?”宋青书凑了过去,两人的脸只有三寸不到的距离。

    两人贴得这么近,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任盈盈睫毛轻颤,咬着嘴唇哼了一声:“一样地讨厌~”

    感受着少女柔软的身体,柔情似水的眼波,宋青书只觉得幸福感充斥了胸腔:“盈盈,我忽然觉得幸福得有些不真实。”

    “呆子~”任盈盈甜甜一笑,忽然露出一丝忸怩之色,“今晚你别走了。”

    “什么?”宋青书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白皙如玉的脸蛋儿因为羞涩的缘故染上了一丝晕红,显得愈发娇艳动人。

    “没听到算了。”任盈盈别过脸去哼了一声,却又犹豫了一下,还是重复了一遍,“今晚你别走了。”

    “你为什么……”宋青书不禁有些疑惑,平日里素来害羞内敛的任盈盈,今天为何如此主动?

    任盈盈转过脸来,轻轻的抚摸着眼前男子的脸颊:“你将这等关系重大的秘密告诉我,还把总领江南势力这么要害的职位交给我,你对我如此信任,我自然也要做出对等的回应……”

    任盈盈虽然不像赵敏、黄蓉那般锋芒毕露,但其实也是一个非常睿智聪慧的女子,同样也非常清楚分寸。

    宋青书将关系到身家性命的秘密都告诉了她,可以说对她毫不设防,但她和宋青书之间目前的关系似乎不足以回报这份信任。

    当了这么多年日月神教的圣姑,她清楚上位者御下的规则,若是一个要害的职位交给心腹,必须要有能控制心腹的手段,可惜如今宋青书并没有能控制她的东西。

    对方虽然处于爱怜没有提,但她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便主动提了出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盈盈,你不必这样,我与你相识相知相爱,我愿意无条件地相信你,你不必有任何负担,更不需要这样,我不想我们之间纯粹的爱情掺杂了任何的杂质。”

    任盈盈眼波流转,仿佛一汪春水一般:“你觉得我是那种因为感动而牺牲爱情的女人么?我之所以愿意……愿意这样,唯一的原因是我喜欢你呀。”

    “盈盈~”听着少女情深款款的告白,宋青书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宋郎~”任盈盈双手缠着他的脖子,想到两人经历的种种,眼神里尽是柔情蜜意。

    宋青书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触及到那香甜柔软的嘴唇,他脑袋里轰的一声,仿佛整个人都要幸福地炸开一般。

    任盈盈也是嘤咛一声,整个人仿佛要融化一般,身子越来越软……

    房间里烛火微光照映之下,任盈盈羊脂白玉一般的身体似乎发射出柔和的光芒,宋青书都有些看呆了:“盈盈,你真美~”

    任盈盈脸蛋儿上的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羞涩的晕红:“呆子,你又不是没有看过。”

    “不一样的,”宋青书摇了摇头,“以前都是我用了卑鄙的手段看到的,今天却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解下衣裳的。”

    任盈盈红着脸啐了一口:“你也知道你以前卑鄙啊。”

    “谁让令狐冲早先一步走进你的芳心,我只能另辟蹊径了啊。”宋青书情不自禁地说道。

    任盈盈纤纤素手轻轻按住了他的嘴唇:“这个时候不要提到其他人。”

    “我真是兴奋得糊涂了。”宋青书不再说话,轻轻地吻了上去。

    任盈盈今晚再主动再大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哪里经得住身上男人的轻佻手段,很快便细喘连连,白皙如玉的肌肤也染上了一层娇艳的嫣红,分外迷人。

    “我来了?”宋青书温柔地吻了吻她的耳垂,略带征询地问道。

    任盈盈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彻底放开身心,迎接着他的到来。

    正所谓温柔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英威灿烂,绮态婵娟;素手雪净,粉颈花团。睹昂藏之才,已知挺秀;见窈窕之质,渐觉呈妍。草木芳丽,云水容裔;嫩叶絮花,香风绕砌。色既倾国,思乃入神,一种销.魂谁解得,云英三五破.瓜前。

    ……

    且说黄蓉在院子里闲逛了良久,渐渐有些乏意,估摸着这么久了宋青书和任盈盈二人有什么话也应该说得差不多了,便决定回去看看。

    不过还没走到房间,便隐隐传来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黄蓉下意识停下了脚步,一张俏脸瞬间羞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