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3章 喜当爹

且说两人出了门过后,夏青青忽然皱眉说道:“宋大哥,皇宫这么大,我们到哪里去找?”
     “这个简单,”宋青书笑了笑,“既然萧半和国丈的身份曝光,那显然那晚来救他的就是他的女儿,如今身为文妃的萧中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初大牢里的人对她毕恭毕敬。”
     他同时暗暗心想,萧半和、萧中慧,这都是《鸳鸯刀》里面的人物啊,没想到此番来上京居然触发了这本书的剧情,不过与原著里的身份又大为不同,萧中慧居然成了皇妃,而且根据之前的情报,文妃好像还给皇帝生了个儿子吧。
     “贵圈真乱~”宋青书只能这般吐槽。
     之前在西夏使团那边以及皇城司据点花费了不少时间,如今夜幕已经渐渐降临,正是潜入皇宫的好时机。
     宋青书已经不记得自己这是第几次潜入皇宫了,这次虽然还带着夏青青,但依然轻车熟路,一路未卜先知一般躲开了重重巡逻的皇宫侍卫。
     “宋大哥,你太厉害了!”看到被江湖中人视为龙潭虎穴的皇宫居然被宋青书如此闲庭信步随意进出,夏青青不禁两眼直冒小星星。
     宋青书嘴角一扬:“这句话你昨晚也说过不止一次。”
     “讨厌~”夏青青脸色一红,羞恼地举起粉拳砸了他几下。
     宋青书哈哈一笑,搂着她的纤腰往内宫方向飞去,路上随便制服一个宫女问出了文妃寝宫所在,然后再用移魂大-法洗掉了她的记忆。
     看着他轻车熟路做完这一切,夏青青酸溜溜地说道:“你的本事真是太大了,如果用这招的话,想得到任何女人都是轻而易举。”
     宋青书捏了捏她的脸蛋儿:“所以说如果你选择了袁承志,我就用这一招把你夺回来。”
     “呸~”夏青青啐了一口,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两人虽然不是夫妻,关系却胜似夫妻,早已熟悉对方开玩笑的一些方式。
     很快便找到了文妃的寝宫,内宫宫殿虽多,但很多嫔妃要与其他人合住一个院子,有那种独自一座宫殿的都是后宫中身份极高的妃子。
     文妃所在的宫殿位置极好,又修得恢弘大气,从格局上来说仅次于皇后的寝宫,由此可见萧中慧在后宫中极为得宠。
     宋青书带着夏青青跑到屋顶背面一侧,两人这次特意换了黑色衣裳,晚上伏在屋顶倒也很难被发现。
     皇宫屋顶用的琉璃瓦,再加上结构巧妙,自然不像一般民居那般随便就能取下来,不过这也难不倒宋青书,用内力悄悄震断两块瓦片,同时在内力的包裹下,那些碎片也不会掉下去惊动其他人。
     透过空隙往下望去,只见一群宫女正服侍一女子卸下白日里的盛装、首饰,宋青书上次虽然只看过她小半张脸,但依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那晚大牢中的女子。
     虽然称不上国色天香,但皮肤白皙,杏眼樱唇,倒也是个美人,宋青书还想再看,却被一旁的夏青青捂上了眼睛:“不许看,人家要换衣服了。”
     宋青书哑然失笑,不过倒也没有异议,如果他一个人在这里,自然秉承不看白不看的信条,不过如今和女伴在一起,自然不方便再看了。
     过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夏青青方才把手松开,宋青书往下看去,发现萧中慧已经换上了一套居家的服饰,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一副贤妻良母的形象。
     “你们都下去吧。”萧中慧对屋中的宫女挥了挥手。
     “可是晋王殿下……”旁边一个嬷嬷指着她怀中的婴儿欲言又止。
     “原来她的儿子就是晋王,看来萧中慧果然很得宠。”屋顶宋青书暗暗寻思,要知道一般皇子要成年后才会封王,这么小就封王的实在屈指可数,足以证明皇帝有多么喜欢他们母子。
     萧中慧淡淡说道:“我先带会儿,等会儿再喊你们。”
     “是~”那嬷嬷也不敢再说什么,行了一礼后便和其他宫女一起退了出去。
     萧中慧过去将门反锁上,确认所有人都离开了,她这才说道:“袁大哥,出来吧。”她话音刚落,一个男子便从屏风后面闪了出来,赫然便是袁承志。
    夏青青满脸惊骇地望向宋青书,让她吃惊地不仅仅是再次看到袁承志,而是在一个后妃的寝宫中看到袁承志,要知道皇宫之中素来防男人防得紧,没事的话连侍卫、太医都不能随便进入内宫,如今大半夜的袁承志出现在一个皇妃的寝宫,孤男寡女的难免不让人联想。
    宋青书也是一脸玩味,看得出来两人关系非常,这袁承志倒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到哪里都有漂亮妹子。
    “小敖当真是可爱。”袁承志出来后望向她怀中的婴儿,满眼尽是宠溺之色。
    看到他那孩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萧中慧脸上洋溢着母亲的光辉:“小敖,这是你袁叔叔。”
    听到她口称其为袁大哥,夏青青脸色一暗,之前还以为袁承志失忆了,没想到他只是不想认自己而已。
    袁承志一把将孩子抱了过来,举到天上逗弄他,一大一小两个的笑容此起彼伏,显然是真的开心。
    屋顶上的宋青书神色古怪,心想看他们这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一家人,这晋王不会是袁承志的种吧?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思,萧中慧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哎,只可惜小敖不是你的儿子。”
    袁承志抱着小孩走过来安慰道:“小慧,你又何必说这种话呢,他既然是你的儿子,与我的儿子有什么区别?”
    “袁大哥~”萧中慧心中感动,走过去轻轻搂住了对方。
    屋顶上的宋青书神情愈发古怪了,这一幕总让他联想到前世看《风云》电视剧步惊云和剑晨同时大喊“我当爹了”的那画面,真是不忍直视。
    一旁的夏青青轻咬嘴唇,尽管她已经下定决心与袁承志彻底了断,不过如今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亲昵的抱在一起,她心中难免有些酸酸的。
    忽然屋中萧中慧抬起头,咬着嘴唇望着袁承志小声说道:“袁大哥,其实我没必要给耶律洪基守身的,你如果想的话,我可以……”袁承志神色一肃,急忙推开了她:“小慧,我又岂能做那种事陷你于不利!”
    屋顶的宋青书一副快服了的表情,对夏青青说道:“这个袁承志,人家姑娘都主动投怀送抱了,他却在这里装柳下惠。”
    夏青青啐了一口,红着脸说道:“人家袁大哥是正人君子,你以为都和你一样么?”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我不这样又怎么能和你双宿双栖呢?”
    夏青青芳心狂跳,急忙试图推开他,毕竟如今丈夫还在下面呢,不管她做了什么抉择,在世人眼中她和袁承志都还是夫妻。
    只可惜宋青书一双手仿佛铁箍一般,牢牢地将她抱住,她根本推不开分毫。
    忽然她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暖流进入体内,先是一怔,继而大羞:“不许使用欢喜真气!”
    宋青书收回手指,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
    尽管一触即分,欢喜真气何等霸道,夏青青身体已有了些反应,一双眼眸水汪汪的,媚-眼如丝地瞪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龌蹉的心思……”
    她与宋青书在一起这么久,自然知道他某些难以言明的癖好,本想推开他只可惜如今身子酥-软得很,反倒变成了靠在了他怀中。
    “你不要这样~”夏青青真的有些慌了,担心对方胆大包天在这里做出什么事来。
    宋青书轻轻吻了她面颊一下:“放心吧,我还不至于那么荒唐。”不过他忍不住想起当初在金国和黄蓉的事情,一时间不禁心中一荡,真的有种冲动做点什么,幸好他如今定力今非昔比,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个邪恶的念头。
    屋中萧中慧又开口了:“冠南,是我对不起你,之前你要带我远走高飞,可惜我担心家族被我连累,拒绝和你私奔,如今你却为了我呆在这深宫之中,忍受这样的煎熬,我又于心何忍?”
    “冠南?”宋青书心中一动,“《鸳鸯刀》的男主袁冠南!”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之前就觉得有些熟悉,如今终于反应过来。
    “难道他不是袁承志,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宋青书心中升起疑惑,往怀中夏青青望去,只见她也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小慧你别这么说,”袁承志终于开口了,“当初若非你救了我,我早已死在荒郊野外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你却丝毫不嫌弃我,不仅给我取名字,还带我一起游历江湖。”
    听他提起往事,萧中慧噗嗤一笑:“我那时只是一时心软,还以为捡了个大傻蛋,谁知道最后不知不觉心都被你偷去了。”
    “小慧~”袁承志眼神之中尽是柔情。
    宋青书终于听明白了,看来袁冠南就是袁承志,当初袁承志被东方暮雪击杀,因为九转混元功的神奇死而复生,只不过伤到脑补失了忆,估计流落江湖时被萧中慧所救,然后两人很快情投意合,只可惜后来萧中慧被选进宫当贵妃,袁承志想带走她,她却担心连累家族,于是袁承志只好跟着进宫相伴其左右……
    
    (本章完)